◈ 第2章 逆軍(2)

第3章 逆軍(3)

可他還沒走出兩步,便被人一把拽住了。

那人騎着馬從後面趕來,聲音粗重,聽上去像是一頭壓抑着怒意的熊。

「顧三郎!平日喝花酒時候怎麼沒覺得你有這等膽略!憑這麼柄輕薄的佩劍,便想去沖女真人的騎軍!要我說,你就該呆在杭州府喝喝花酒、舞弄文墨,幹什麼要來趟這千里勤王的修羅場!」

趕過來的騎將抓着他執劍的手,不知用了什麼手法,一把便將那柄劍奪了下來。

顧淵試了幾下,也沒能把自己的胳膊從他鐵箍一樣的手裡抽出來,索性也放棄了。

他看着那追來的高大騎將,又指了指身後那些甲士,擠出一絲苦笑:「披甲執刀的人退了,不就只剩下我們這些舞文弄墨的書生了么?神州天頃,這大宋總該有個男人站出來去迎一迎女真人的刀劍吧!」

此時的顧淵,多少有些破罐破摔的心思——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陷入了一場奇詭的夢境,就像《盜夢空間》那樣,只要死了,便能從大夢一場中醒來。

或者這是個虛擬現實的世界?

死亡不過是廢掉一個存檔,重生一次,也許還能重選難度再開一局。

總之是不想再來這修羅場一樣的汴京城下。

他在心底默默地想着,卻沒想到自己面前騎將臉色一沉,顯然是被自己的話戳到了痛處。

「是!我們披甲執刀,可你怎知我們要退?又怎知我們沒有捨命迎上去過?」那粗豪的騎將鬆開手,將劍拋還。

他瞪着眼睛,帶馬在顧淵身邊兜了一圈,細細打量着這位與自己一道從兩浙路北上勤王的浪蕩公子。只覺得這前後不過片刻的功夫,這位參議身上有什麼東西似乎已經被永遠地改變了,可他是個粗鄙的武夫,實在說不出來什麼。

最後他也只得苦笑一聲,指着雪幕之後那座城池的影子嘆息道:「顧三郎,你進去過汴京么?」

「算去過吧……」顧淵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九百年後,他應該算是去過吧?

清明上河園熙熙攘攘、盛世如畫,那些身着漢服的年輕男女在仿製的古鎮中放飛孔明燈,橘黃的燈光點綴在藍絲絨的夜空中,卻不知能否復刻九百年前東京夢華萬一。

「是啊,你是富貴公子,你家老爺子能砸錢給你買一個從五品參議,又怎會連這汴京都沒來過……」騎將嘆了口氣,聲音低沉卻難掩其中噴薄的怒意。

他一邊不安地望着遠處那支逼近中女真騎軍,一邊揚起馬鞭又指向自己身後那支正在整束裝具的騎軍,悶聲悶氣地說道:「可我們這些兄弟!從陝甘兩州背井離鄉,轉戰燕雲、太原,為這滿城的相公官家、屍首遍布半壁河山!卻沒有一個人進過這城!如今眼看着就要拼光在這汴京城下,那城中相公們卻連門都不敢開一下?就這樣一座城,你告訴我有什麼理由讓我們兄弟為它拚命!」

「老劉……你與他一個買來的參議分說那麼多作甚,趕緊分散突圍吧,不然我們註定是走不出這修羅場了。」剛剛說著要降的老卒此時也牽了匹馬走過來,他將馬韁塞到顧淵的手裡,說起話來斷斷續續,好像喘不過氣。

顧淵仔細看,才發現他右胸處有一處箭傷,創口處的血已經凍上了紅色的冰渣。

「顧參議也別怪我們指揮說話不中聽……」那老卒緩了下語氣,繼續道,「杭州府吃喝你那麼多頓,兄弟們剛剛捨命護你出來,也算報答了……如今來的是女真西路軍大帥完顏宗翰的親軍,別看只有百來人,兄弟們卻是沒有把握的——之後的路,咱們各安天命吧。」

他們說話時,厚重的陰雲又遮住了那纖細的晨光,汴京大地再一次被鐵色的黑雲籠罩。

而遠處,那些女真輕騎已經開始緩緩提高馬速,驅趕着潰軍如涌動的浪,向他們衝來。

「天命?」顧淵抬眼,看着天空,聲音越來越沉鬱。

他穿越而來,睜眼便在這敗軍之中,幾句話交談下來總覺得這支敗軍未曾潰散,定是有什麼東西在心底最深處支撐着他們。

而現在他隱隱覺得自己抓住了那根弦。這些敗軍自己心底還藏着些許的驕傲和戰意,想要對抗這糟爛的世道,想要對抗這命運的不公!而他想要活下去,便只有撥動這些人的心弦,讓他們在這雪原潰軍之中逆軍一戰!

「——幾萬條人命,割草一般就沒了,那些只知吟詩作畫、阿諛奉承的蠢貨卻還能端坐在孤城中……」他看看那粗豪的騎將又看了看那老卒,抬頭仰望飄雪的天空,像是在對他們,又像是在對自己說,「若說這是天意,你們就沒想過掀了這天穹?若說這是命數,你們就沒想過就打碎這命運?!」

他說著忽然揚起佩劍,縱身策馬上前,劍刃在大雪中閃着寒光。

如潮似的潰軍哭嚎着從他身旁滾滾而過,可他卻拼了命地勒馬,硬是在這潰敗的洪流中逆軍而上!

「站住——都特么的給老子站住!」他惡狠狠地揮劍,聲音在呼嘯的風中更是顯得張狂無比。

哪怕他原本不是性格飛揚激烈之人,可剛剛穿越而來,便值此天傾,胸中一口鬱氣正不知向何方神佛舒展!

「你們這群白痴,若是覺得自己兩條腿能跑得贏他們四條腿,就繼續跑!若是想活命!就跟着老子!乾死那些追兵!給自己謀條生路!」

喊聲在偌大的戰場上傳不了很遠,可確實開始有潰兵從最初的慌亂中紛紛停下。

他們好奇地打量着,見到這逆軍而上的只是個甲胄都沒有的書生,也一鬨而散。

「哪裡來的小子,知不知道自己是幹什麼的,便要衝女真人的騎軍……趁還有力氣,趕緊跑吧!」潰退的潮水中,有人出言勸道。

顧淵舉劍四顧,可洪流之中已找不到說話之人。

最後,他索性朝着身後放聲嘶吼,似乎要將這穿越而來滿身累積的鬱氣,都隨着這一聲怒喝釋放出來。

「我是顧淵!」

「我從很遠地方來!」

「來此一世!挽此天頃!」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