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山河故宋 第2章 逆軍(2)_塔靜小說
◈ 第1章 逆軍(1)

第2章 逆軍(2)

顧淵睜開眼,自己正躺在一片雪地上。

他的周圍是一片惶然的人馬嘶鳴。

……

「這是……哪一年?」他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表現得淡定一點。

「靖康元年。」甲士們臉上只有麻木,反倒是一位沒披甲的青衣少年滿臉憂心地湊上來,聲音里還帶着哭腔。

「靖康?!那我們這是在哪?今天是哪一日?」

「閏十一月二十六,咱們當然是汴京城下啊,參議……你還好吧?」

「金人……靖康——那後面那座大城該是汴梁了吧?賊老天,這玩笑開得有點大啊!」

顧淵扶着腦袋,只覺得頭痛欲裂。此時此地,距離自己生活的那個時代,已經阻隔了九百年時光!

熹微的晨光透過陰雲的縫隙灑在雪原上,無邊的大雪還在繼續。

雪原之上,數不清的屍首披着沉重的甲,層層疊疊凍硬在那裡,像是成群死去的魚。

顧淵茫然地看向圍在自己身邊的甲士,他們也以同樣茫然的目光回應。

這應該是一場天崩似的潰敗,而他正處在敗軍之中!

他掙扎着想要站起來,卻又覺天旋地轉,晃了晃身子便腿軟倒了下去……

來自過去……或者應該說未來的記憶如同破碎的鏡面一樣在腦海里飄蕩着,無法拼合成完整的畫面。

仔細回想了一下,唯一能想起來的是自己杭州岳王廟前,步履蹣跚地倒在地上——中槍的傷口帶來劇痛,還有大量的失血讓他只覺渾身發冷。

岳飛像在他面前,那位金剛怒目的兩宋名將看着他,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他依稀記得那時候自己心底的苦笑:「岳王爺——若是能拉我一把,我便將你那破碎的山河重整、把那糟爛的乾坤再復!」

沒料到的,就在自己剛剛賭咒發誓完畢,天空就開始雷雲密布——滾滾雷聲中,不知何方神佛似乎忽然就對他說了一句:「我給你這個機會!」

彌留之時的胡言亂語,就這樣被不知名的偉力實現。似乎對那些神佛來說,捲起歷史的漣漪不過是場兒戲。

於是,他被兒戲一般穿越千年、被兒戲一般扔到汴梁城邊目睹這場煌煌大宋的末世之戰!

此時此刻,他還沒從魂穿九百年的暈眩中回過神來,自然注意不到周圍軍士的惶然。那少年見狀,終於忍不住暗戳戳地拉了一下他衣袖,提醒道:「參議……看南面……南面」

「南……哪邊是南?」

顧淵順着周遭甲士驚惶的目光看去,在目力所及的極限,黑色騎軍彷彿掀開了無邊的雪幕,那些女真騎士披着雜色的皮襖,不時發出呼喝、怪叫向他們所據守的雪丘壓迫過來。

這些騎軍的數量不多,如今好整以暇地拉開稀疏的陣列,踩着滿地宋軍屍首、踏破剛剛被凍住的鮮血——他們的鐵蹄前,還驅趕着幾千已經奔逃得筋疲力盡的潰軍,正如潮水一般向他們這裡蔓延……

「是韃子的騎兵……那些女真韃子又兜回來了!」

「開城、開城啊!俺們千里勤王,也死戰過,怎地這個時候要看着我們死在這城下么!」

雪丘上,剛剛喘息一陣的敗軍頓時亂做一團。

他們這支敗軍還算有點組織,大多數沒有拋掉甲胄兵刃,可士氣已經崩潰。這時候沒有人出來列陣,只是不住地向身後那聳立的城池哀求。

可那座城池卻以一種詭異的安靜回應着他們……

顧淵也跟着仰起頭。他看到城牆上的檣櫓已經被金人炮石砸得殘破不堪,上面不知為何,連一個守軍也沒有,只有一面面墨色的經幡在在莽莽落雪中有氣無力地飄着。

那應該就是汴梁了吧,煌煌大宋東京城!

只是此時此地,它卻同自己一樣,不過是個獵物,被十二萬女真大軍連營幾十里包圍,絕望又懦弱……

「淮西路的兵馬呢?河北路的兵馬呢?還有西軍?說好是天下兵馬勤王,怎麼到頭來只有我們兩浙路到了這城下……」

「河北路估計完蛋了,剛剛有人在潰軍中看到了他們的統領潑韓五,他帶着十幾精騎闖陣而去了……」

「淮西路原本就比咱們靠前,這下怕是也凶多吉少……」

周圍敗軍紛擾還在繼續,攪得得顧淵頭痛欲裂。

千年之後,史書斑斑,可沒有閑筆記載在這汴京淪陷、神州天頃之時,還有這些各路拼湊的孱弱兵馬在這汴京城下的修羅場中掙扎抵抗過……

「不若降了吧……至少能全條性命。」

終於,身邊一位老卒深深地嘆了口氣,說出了有人想說的那句話。他的聲音不大,卻讓四周一瞬間安靜了下來……

「不成……不能降……降了只怕死得更慘……」顧淵猛地清醒,他艱難地站起來,哪怕記憶還是一片混亂,哪怕穿越九百年帶來的暈眩依然困擾着他,可他對這個北方少數民族的野蠻與殘暴依然有着足夠的了解!

他可不想剛剛穿越過來就被捉去做什麼兩腳羊……

「金人殺人的花樣可多得很,更何況是這汴京城下!你以為他們為何會留我們在這裡,就是要用我們的命,誅汴京守軍的心!他們就是要當著城頭守軍的面,把我們變着法地殺個乾淨……到時候馬踏剝皮什麼的……怕都是輕的。」

顧淵一邊說,一邊冷冷地與那老卒對視,直到將他的目光逼開方才轉過頭去,看向遠處不斷接近的女真騎軍。

「我是個怕死的人,不願意拿命來賭……可我也不願意把生殺予奪的權利交到女真韃子手裡!」他頓了頓,指着那些潰軍,繼續道,「你看對面那些女真韃子,不過百人,驅趕着這幾千幾萬的潰軍,像是驅趕羊群。我們光是聚攏這裡的兄弟就比他們多出一兩倍!你們——是想像殺牛宰羊一樣,被在這汴京城下屠個乾淨?還是想押上這條性命……哪怕輸了,至少死個痛快!」

沒有人回答他,四野只有潰軍如潮、漫過修羅場般的雪原。

所謂軍心士氣便是如此,這些年宋人被女真人擊潰的可不僅僅是軍陣。

顧淵身邊的甲士們獃獃地看着這一切,又看着他這個忽然跳出來的文官,眼中只有茫然與麻木。

「十四萬人齊卸甲,竟無一人是男兒——這惶惶大宋……真是個糟爛透頂的時代啊!」

最後,這位年輕的穿越客重重地嘆了口氣——這世道,就算掙扎着活下去都難,可笑後世居然還有那麼多人幻想——穿越百餘年前,便可力挽天傾……

他一半憑着演技、一半不知是靠着什麼支撐自己,從腰間抽出佩劍,跌跌撞撞地踩着沒過小腿的積雪向前迎了上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流放荒星,我在星際種田養崽 反派大小姐在貴族學院狠狠學習 宋雪寧陸近高贊熱文 沈忘州黎安念 鄉下野丫頭回京後,震驚全天下完整版 最狂小太監 喬楚楚裴淵的小說叫什麼 殷月蕭凌琰 齊墨塵楊洛心 各種親戚催生的壓力 好幾個老師傅 月影之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