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痴呆?

第六章 魔法廢物

  玉清兒看着丈夫,自兩年前兒子不像一般人一樣乖乖出生,而擔足了心的丈夫第一次露出這種小孩子般的興奮表情不由噗嗤一笑,道:「兒子才剛出生,哪裡能聽得懂你的話呀……」
  傅天威這時反而有些得意記忘形地道:「那可未必,我傅家的孩兒,和普通人可不一樣,人家普通人在娘胎里最多十月就呱呱墜地了,可我們的兒子愣是兩年另六個月才出來,誰敢說我兒子一定聽不懂我說的話,嘿嘿……」
  傅天威話剛落下,本來哭得正歡的傅幻塵好像回應老爸的話一樣,哭聲嘎然而止。
  其實傅天威剛才也只是說說,自已也不相信剛出生的兒子能夠聽得懂自已的話,但夫妻倆結婚二十多年,這才嘻得一子,高興過度胡話大話自也是免不了的。
  只是傅天威話才剛落下,本來哭得正歡的兒子卻突然不哭了,夫妻兩人雖也覺得有些奇怪,但也並沒多想,只是同時向躺在床上的兒子看去,此時只見這小傢伙睜開了他那大大圓圓的黑眼睛,正愣愣地看着他的父親傅天威發獃呢。
  玉清兒此時看着正呆看着丈夫的兒子,又想到剛才丈夫的話不禁忍俊不禁的輕笑了出來,道:「可能你說的還真不錯哦,咱們家幻塵不但比別人在娘肚子里多呆了近兩年,這才剛出生就和別人不同呢,精神這麼好。」
  一直在旁邊伺候的丫環聽着老爺和夫人的對話,也有些好奇地輕步靠了過來,正好看到傅幻塵正睜着一雙賊溜溜的小眼睛,一臉好奇地四處張望,小小眉頭竟是有些鬱悶地皺起來,不由掩嘴笑了起來:「老爺夫人,咱們家小公子一出生就會皺眉了,真的好可愛啊!」
  而也在此時屋門被推了開來,只見兩顆小小的腦袋自外伸了進來,向裏面不斷好奇的張望着。
  聽到推門吱呀聲,傅天威不由回頭一看,笑說:「虎兒、雨瑤,你們倆個快進來看看你們的弟弟。」
  聽到義父的叫聲,自門外走進一位七八歲的小男孩和一位粉雕玉鑿的三四歲的小女孩。
  那位七八歲的少年是傅天威早年一時善心發作,收養的義子傅虎,而那個三四歲的小女孩,則是其義兄的遺孤。
  這時兩個孩子聽到義父的言語湊了上來,興緻勃勃地看着玉清兒身旁的傅幻塵。
  「父親,弟弟好小啊。」才三歲多的傅雨瑤這時反而睜着一雙漂亮的大眼,她看着剛剛墜入人間的傅幻塵對着父親道。
  而懂事點的傅虎看着自小就疼愛的妹妹不由逗笑道:「你當年出生的時候,和弟弟也是一般大,可是沒有弟弟乖哦,整天就知道哭。」
  這時傅天威也笑了起來,道:「雨瑤,你比幻塵大三歲,以後可要照顧好弟弟啊。」
  傅雨瑤聞言拍着胖嘟嘟的小手雀躍道:「好耶,我也當姐姐了,我也當姐姐了!」說著伸過頭去看着傅幻塵,道:「弟弟你以後可要聽姐姐的話哦,姐姐給你好吃的。」
  聽着傅雨瑤這天真的孩童之語,眾人皆大笑起來,只有傅幻塵仍自睜着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左看看右看看,一臉的鬱悶表情。
  「靠,這個死老頭,難道真讓我重新成長,不是吧……有沒有天理啊……我要再重新活20年啊……人生啊……」傅幻塵心裏悶悶的想着。
  正如傅天威夫婦所言,傅幻塵自從娘胎里開始,就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樣……
  並沒有生過孩子的玉清兒因為傅雨瑤自出生沒多久就由她帶大的原因,卻也知道,嬰兒剛出生後不久,都比較貪睡,一般一天要有十來個小時在睡覺。但自已的兒子似乎和別人不同,每天只睡幾個小時就醒了,然後就是不出一聲的一個人發獃,小臉上居然露出惡狠狠的表情,讓人大為驚奇。
  還有就是傅幻塵自出生哭過一陣後,就再也不哭了,除了餓了或是想小解的時候象徵性地呀呀叫幾聲外,平時基本聽不到他的聲音,不管大人怎麼逗和誘惑都無一絲效果。
  一開始夫婦倆都還沒怎麼注意,可這樣一過就是半年,夫婦倆不由着急起來,想盡了各種辦法,也看遍了各地名醫,卻沒有一絲好轉的跡象。這種情況一直維持到一年後的一天……
  看着懷裡只是痴痴地看着屋頂發獃沒有一絲反應的兒子,這讓一家人又怎麼還能夠高興得起來。
  「這日子什麼時候到頭啊,天天裝小屁孩,都麻煩死了。不過倒是這一年藉助先天之氣將傲天決修鍊到了第二層,可以開啟儲物手鐲了,不得不說,這個地方的靈氣要比地球好的多了,沒污染就是好啊。」想着儲物戒指裏面的好東西,傅幻塵的嘴邊一絲亮晶晶的東西順着嘴角流了下來。
  大年三十,本該高興的日子,但傅家飯桌上卻傳出一聲憂傷的嘆氣之聲。
  「清兒,你也別難過了,兒子會沒事的,就算找遍天下名醫我也一定會把兒子醫治好的。」可是,話是這樣說,傅天威自已也對兒子的這種情況完全失去了信心,整個龍威帝國有名的醫生都找遍了,但每個醫生看過傅幻塵後,卻都千篇一律地說「此子天生痴呆,根本無法醫治。」雖然也同樣難過,但畢竟身為男人,並且還是一名在戰場上從不言敗的錚錚鐵漢,傅天威也只能強忍着不讓淚水流下來。
  知道丈夫這是在安慰自已,其實自己又何嘗不知兒子這種情況能治好的機會基本等於零,但傅幻塵必竟是她懷胎整整兩年另六個月的親生骨肉,是她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這又讓她怎麼能夠高興得起來,並且當初天月道人離去前曾言,自已此生除此一胎外再也無法生育。想到這樣玉清兒的心裏就更加難受,古人言,不孝有三,無後為大,雖然自已給傅家生了一個兒子,但這似乎並沒給傅家帶來多少歡喜,反而因為自已生了個痴呆兒子,又知自已再也無法生育,這反倒讓傅家上下愁眉不展。
  也許是上天對這一家的眷顧,也許是上天也實在看不下這一家子在大年三十這樣喜慶日子不但沒有歡喜,反而充滿了優傷的原因吧!
  「媽媽你別難過……」
  突然,一聲奶聲奶氣的童音自淚落的玉清兒懷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