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英雄救美

第二章 面見仙帝

  「這裡是哪裡?」
  傅幻塵頭痛欲裂,意識也是一團亂,眼前朦朦朧朧,模糊一片,漸漸的……意識回歸大腦,看着周邊陌生的環境,不屬於21世紀的物品擺放在屋子裡,回想起昨晚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處,還是不是在地球上……
  靜靜的夜,一聲驚呼響徹在一個小巷子里。
  「救命啊……你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叫吧,叫吧,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小美人,你就從了大爺我吧,我會好好疼愛你的,嘿嘿……嘿嘿……」男的邊說邊發出聲聲的奸笑。
  「你別過來……別過來……」
  「這裡都沒人會過來,小美人,你就別躲了……嘿嘿……嘿嘿……」
  「咳咳,這個這個……我純屬路過……」
  聽到這個聲音,流氓男子回頭髮現巷口出現了一個20歲左右的男青年,膽顫的聲音,配上瑟瑟發抖的單薄外表,任誰也感覺不出這個男子能對誰起到威脅。
  「小子,既然是路過,就滾遠點,干你該乾的事去!別礙着大爺的好事!」男子惡狠狠的說道,一邊說著還一邊向著女的身邊靠近。
  「咳咳……這個……您請等一下……」
  「你還要幹嘛,再不走小心老子揍你!」流氓男子明顯顯得有些不耐煩了,惡狠狠的眼光直瞪男青年,想來誰在這種情況下,卻屢屢被人打斷都會不耐煩,何況還是這個流氓男子……
  「額……我只是想請問一下……您確定這個地方真的沒有人會來嗎???」傅幻塵嘴邊帶起一個隱隱的壞笑問道。
  「廢話,就你個小不死的路過,來壞老子的好事,你還不快給老子滾!」流氓男子一邊說著一邊掏出了放在口袋中的匕首,走向了傅幻塵。
  「真的沒有嗎?嘿嘿……那就好辦了……」傅幻塵心裏想着,嘴上卻說著,「大哥,您別過來……我這就走,您別拿刀,我從小就怕這東西,你拿出來我腿都軟了,想走都走不掉了……大哥,您就放過我吧……」傅幻塵一邊說著一邊還表現出了非常驚恐的模樣。
  流氓男子看着傅幻塵的這個熊樣,不知怎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想來今晚好不容易跟蹤這個大學美女到了這個地方,將她拐入巷子中,卻不想被這個小子給破壞了,越想心裏越是不平,抬起一腳就要向傅幻塵踢去……就在這個時候,那個瑟瑟發抖的男子卻突然將頭抬了起來,流氓男子只見青年眼中寒光一閃,接着便胸口一痛,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看着倒在腳邊的流氓男子,傅幻塵撇了撇嘴角,「真垃圾,一招就昏了,不過這招綿掌的威力怎麼跟師傅說的不一樣呢?師傅還說叫我不能亂用呢,沒想到今天心血來潮試了一下,也沒感覺有多大威力嘛……」接着他看也沒看倒在地上的流氓男子,走向了躲在牆角的少女,可是如果他檢查一下這個流氓男子的話,他就會推翻自己剛才的話了,而對他師父的話也會更加的深信不疑。那個流氓男子恐怕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了,敢問一個全身骨骼寸斷了的人還有幾個人能活的?
  「美女,沒事了,快回家了哦……長這麼漂亮以後就要小心點,晚上就別一個人出來亂逛咯……」說完,傅幻塵就從女孩身邊走了過去。
  女孩抬起她的頭,透過散亂的頭髮看着眼前的這個男子的背影,再看看倒在地上的流氓男子,猛的站起來,向自己家的方向,猛然跑了出去。
  傅幻塵向自己住的地方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在回想着自己剛才發出的那一招綿掌……「不對啊,師父跟我說這招很厲害的呀,而且算是殺招了,還叫我別亂用的,可是怎麼打出來之後都沒什麼感覺呢?難道我招式用的不對?還是發力不對?恩,明天問問師父去,額,還是算了,要是讓師父知道我用了這招,可能更沒好果子吃,還是等下次師父試招的時候故意問問看,嘿嘿。」
  突然一聲響雷,響徹在傅幻塵的耳邊,「咦,天氣也沒見要下雨呀,月朗星稀的,怎麼會好好打雷呢?難道有天才地寶問世?聽師傅說,天才地寶問世都會有異象出現,不如咱去看看天才地寶長啥樣,嘿嘿……」想着想着傅幻塵就向著響雷之處飛奔而去……也虧得是夜晚,人們都在家中休息,不然如果看見一個人在地上以超過F1賽車的速度飛奔,還不讓他以為自己見鬼了……
  響雷聲不斷……離響雷的地方越近,越能感覺到空氣中的絲絲壓力。傅幻塵抬起頭看向打雷的方向,只見一道道銀光閃閃的雷光,帶着一往無前的氣勢,狠狠的劈着山頂某一處……
  「咦,難道真的是天才地寶?不會吧……我也就隨便說說,不過要不是,怎麼就像是安裝了巡航的一樣,定點劈一個地方呢?恩,我得去看看……」傅幻塵想完便抬起身形,縱身飛躍而上,離山頂越近,壓力就越大,不過傅幻塵好像沒事人一樣,瞬間就到達了山頂。看見眼前的場景,傅幻塵不由的呆立當場。
  「額,莫非這個就是傳說中的裝B被雷劈??不過怎麼感覺剛才雷電反被他一斬而斷……」只見雷電之中,一個人手持三尺青峰長劍,左手做劍指,右手持劍斜指天雷的雷電之源,看見這個造型或許還有點感覺像仙人的味道,不過如果再細瞧其烤焦的頭髮和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就有點說不出來的味道在其中了……
  這時雷聲漸停,雷雲之中隱隱雷光閃現,卻沒有消失,感覺像是在醞釀什麼一般,給人一種暴風雨前的寧靜的感覺。
  「額……這個人果然是高手,在這麼多的雷電打擊下還能屹立不倒,展現出一絲大俠風範。不過難道他不知道金屬是導電的?難道這把劍的金屬絕緣?不然怎麼用劍去反劈雷電……不過想想剛才他用劍反劈雷電的情景……絕對是一代牛人啊……」想着想着就出口問道,「這位大蝦,請問您在做什麼呢。怎麼會好端端的被雷劈呢?」
  「你個小毛孩懂個啥子,這是天劫,天劫懂嗎?」
  「大蝦……您小說看多了吧……還天劫……難道您已經驗證大道……已經得道成仙了?」
  「不與你這無知小鬼一般見識,九九天劫……九九天劫啊……還有最後一道天雷了,難道我丹青子要命喪於此?散修散修……雖死也不散修……!」說完整個人發出一往無前的氣勢,青鋒劍直指雷雲……
  「難道真的是天劫??這個世界真的存在修真??不會吧……按這麼說,那這個老頭不是要嗝屁了?會不會很危險?我要不要留下來看看這個傳說中的天劫呢?」想着想着,傅幻塵就想離開此地,回去告訴師傅當世真有修真的存在。
  可是正當傅幻塵抬腳欲要離開之時,天劫的最後一道劫雷已經向丹青子狠狠的劈了下來……只見丹青子一聲大喝,便向天雷飛去,同時手中三尺青峰劍斜斜的斬向天雷,只見天雷被全力而出的丹青子給斬斷,而同時,青鋒劍也變成了兩截……
  但是,這一次卻不像上一次一般,上一次斬斷後天雷便自行消散,而這一次,天雷斬斷後卻變成了兩截……一截方向不變,繼續劈向丹青子,丹青子無奈,只好用他的爆炸頭去抗這一剩下的半截天雷,而另一截……
  「我靠……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好奇心害死貓???不過這個音樂還真是很好聽,難道這就是仙樂???」這就是傅幻塵的最後一絲意識……
  丹青子孕育在五彩先光之中,聽着五彩仙樂,看着同樣被孕育在五彩先光中的傅幻塵,心裏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想我歷經千年修行,才到渡劫期,這小子就看我渡個劫,就跟我一起被接引之光籠罩……這是不是說這小子不用修行就直接成仙了???這還有沒有天理了……人比人氣死人啊……」丹青子這時候連殺人的心都有了,不過如果讓他知道,這個跟他一起享受接引之光的人,分了他一般的接引之光用來改造自己的身體,不知道他還會想些什麼……
  看着周遭的事物,再想想自己的經歷,傅幻塵知道自己沒死,而且很有可能玩了一把「成仙」的遊戲……
  「哦……你醒了,感覺如何?」一個老頭推門進來,看見已經醒來的傅幻塵,淡淡的問道。
  「老人家,你好……我還好,就是感覺頭有點暈,身體軟綿綿的……請問您這裡是什麼地方?難道這裡是仙界?那您是神仙?」
  「呵呵,小夥子運氣不錯嘛,被九九天劫的最後一道雷劈中還能存活,還被接引之光改造,不用修鍊渡劫直接成就仙體……算來,你也是仙界幾億年來的第一人了……老頭子笑呵呵的說道。
  「那您就是神仙咯?我還一直以為神仙那是神話故事呢,沒想到真實存在着的。」傅幻塵興奮的說道。
  「恩,你也是地球傳送來的吧?算來我們還算是老鄉。我嘛,也就是一個小小的金仙,現在承擔接引仙使的職位,大大小小算個官吧……對了,你呢,現在暫時也不要到處亂跑,先在這住幾天,過幾天,仙帝會派人來找你,嘿嘿,小子剛來就承蒙仙帝賞識,不錯不錯……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