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免費閱讀全文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人生的全部意義,就是等待和希望。

–《基督山伯爵》

安小海很愛看大仲馬,小仲馬父子倆的書,尤其是《基督山伯爵》和《茶花女》。

很可惜,在另一世,文學並沒有帶給安小海擺脫逆境的力量,安小海也沒能成為那個快意恩仇的愛德蒙唐泰斯。

小說中,唐泰斯的初戀情人梅塞苔絲並沒有等待他,反而嫁給了他的仇人。

現實中,林漩兒一直都在等待着安小海,直至生命消逝。

在這一點上,安小海比唐泰斯強了許多。

安小海並沒有等待太久,第四天下午,楊遠兵就出現在了病房中。

楊遠兵是深海市第一監獄的科長,他在深海市第一監獄整整幹了10年,10年後他就突然調到了深海市公安廳,接着又是海東省公安廳,可謂一路平步青雲。

但在2015年的掃黑除惡風暴中,楊遠兵落馬了,因為貪污受賄。

巴丁西街的煙酒商行萬樹行,是楊遠兵的小姨子開的,也是他專門用來收受賄賂以及洗黑錢的據點之一。

楊遠兵瘦得有點病態,眼神也顯得有些飄忽不定。

「是誰指點你這麼做的?」

安小海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有些事處理得模稜兩可些,反而會更佔優勢。

「你要知道,你的事,很麻煩!」,楊遠兵坐了下來,盯着安小海小聲說道。

「我知道的,我的事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安小海點了點頭:「不過楊科長不必擔心,我的要求也沒有你想像那麼高。」

「哦?」,楊遠兵眉頭一皺。

安小海的語氣神態根本就不像是19歲的少年,而且聽他話里的意思,他知道自己惹了不該惹的人,這就更加耐人尋味了。

「有意思,說說看吧。」

「很簡單,楊科長只要想辦法把我調到A區去就可以了。其他的事您能幫則幫,幫不了,不勉強。」

「你要調去A區?」,楊遠兵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深海市第一監獄 A區可不是什麼良善之地,那裡關押的全部都是重刑犯,死囚佔了很大一部分。那裡不但很危險,而且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沒有人願意待在A區。

楊遠兵做夢也沒想到,安小海的要求居然是這樣的,他不是想求幫忙想辦法減刑,又或者提供保護,他居然主動要求調去A區。

這就很奇怪!

「是的,我要調去A區。楊科長只要能幫我辦成這件事,咱倆之間就算兩清了。」

楊遠兵沒有馬上答應,而是低着頭摸着下巴,顯然是在思考着進退得失。

把安小海調去A區並不是什麼難事,楊遠兵他隨便找個理由就能給辦了,關鍵是這樣做會不會得罪那個人。

半晌之後,楊遠兵才再一次抬起了頭。

「你必須告訴我是誰教你怎麼做的,否則我很難做。」

楊遠兵認為,巴丁西街萬樹行非常隱秘,根本沒多少人知道,安小海明顯是個初犯,進來還沒幾天,他居然知道了這條通道,而且還依足了規矩。

這讓楊遠兵瞬間沒了安全感,他必須要先弄清楚這件事才行。

「楊科長,有些事還是糊塗一些比較好,再強大的人也是有敵人的!俗話說,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楊科長覺得如何?」,安小海不緊不慢的回答道。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楊遠兵恍然大悟,這就對了!

那位雖然在深海市權勢滔天,可他肯定也是有敵人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安小海說得沒錯,這件事他還是裝糊塗的好,這樣一來兩邊都不得罪,說不定將來還能左右逢源!

更重要的是,安小海求他辦的事太簡單了,很難引起那位的不滿,如果換一個說辭,甚至還可能得到那位的讚揚。

這個安小海,或者說他背後的人,不簡單!

楊遠兵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你想什麼時候過去?」

「越快越好。」

「這個…可以,但再快也是要一點時間的,你明白的。」

「好,謝謝楊科長!這份情誼我會記在心裏的」,安小海看了楊遠兵一眼,又緩緩閉上了雙眼。

楊遠兵起身離去,走到門口時突然又轉身說道:「要不要我想辦法再幫你打聲招呼?」

「不需要了,我想我自己能處理好。楊科長如此待我,我又怎麼能讓楊科長為難?」,安小海睜開雙眼,看着楊遠兵微笑着說道。

楊遠兵愣了愣,點了點頭後開門離去。

呼~

安小海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

三萬塊在這個年代已經算得上是一筆巨款了,這時候國企的平均工資也就在三四百塊錢左右。

安小海原本還在擔心母親一時間下不了這個決心,可看楊遠兵來的速度,母親幾乎是沒有任何遲疑就把這件事辦了。

安小海心中既感動又悲痛,感動的是母親對自己的愛,悲痛的是在另一世自己是那樣的混賬!

在另一世,安小海的母親為了把他弄出去,同樣是傾盡了所有,只不過沒有起到任何作用而已。

安小海的母親只是一個普通村民,自然是不知道這些暗中的套路的。

「事情完成一半了,接下來就看你的了……」,安小海再次閉上了雙眼。

想要在這座牢籠中平安的待到出獄,搞定楊遠兵顯然是不足夠的,必須再給自己上一層保險,這一層保險就只能看潘壯壯的了。

———

楊遠兵走出病房後也是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安小海雖然非常年輕,但他眼神中的壓迫感卻大的出奇,甚至讓楊遠兵產生了一絲不真實感。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神仙打架?似乎又有點不像啊……」,楊遠兵突然感覺自己好像是被人盯着,停下腳步有點心虛的四下張望了一番。

走道里很安靜,沒有一絲聲響。

「特么的見了鬼了……不管了,反正又不是什麼很過分的要求,就幫他辦了吧…三萬呢!」,楊遠兵打定了主意。

———

四天後,深海市公安局。

時間已經到了凌晨,王鐵軍沒有半點要回家的意思,他頹然的坐在沙發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煙。

海鷂子是海東省最猖獗的販毒組織,也是王鐵軍的一生之敵。

今天白天,王鐵軍安插在海鷂子中的卧底失聯了。本應是接頭的日子,可到現在為止卧底一直沒有出現,生死不知!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這名卧底警員很可能是暴露了,他一旦暴露,下場可想而知。

這已經是暴露的第五個卧底了,都是優秀的警校學員,都是王鐵軍親手送他們走上了這條道路,可王鐵軍卻沒能帶領他們一直走到勝利。

內疚、挫敗、憤怒、自責……這些負面情緒差點將王鐵軍徹底擊垮,王鐵軍整整緩了一天神,直到現在才終於再次鼓起了勇氣。

隨手掐滅煙頭,王鐵軍走出了辦公室。

不能再這麼頹廢下去了,還有許多工作需要做,只有將這伙毒販徹底剷除,才能對得起戰友們的在天之靈!

王鐵軍開上了自己那輛捷達車,打算回去洗個澡睡一覺,可當他開出市局大門時,一條黑影突然從一旁的綠化帶中竄了出來,並且擋在了他的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