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免費閱讀全文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第二天一大早,安小海才剛剛醒來,病房的門就被推開。一條嬌小的人影飛奔過來,一頭就撲進了安小海懷中。

是林漩兒,這個為了自己一輩子沒嫁人的傻女人!

安小海被撞得很疼,但安小海卻沒有絲毫責怪林漩兒,反而伸出左手抱住了她,撫摸着林漩兒如瀑的長髮。

在另一世,當安小海踏出監獄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媽媽、潘壯壯以及這個傻女人。

那時候,林漩兒的頭髮已經是花白的了。

林漩兒很快就被拉開了,原本她是只能站在病房的窗外與安小海對話的,只不過當她看到渾身纏着紗布的安小海時,便不顧一切的沖了進來。

「小海,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

林漩兒哭得梨花帶雨,已經無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只是不停的責怪自己。

安小海之所以會失手捅死人,就是為了林漩兒。

不久前,安小海放暑假回村,正在村頭跟人打麻將,潘壯壯急匆匆的跑了過來,說林漩兒被人欺負了,安小海想也沒想就跟潘壯壯兩人一起沖了過去。

阿婆角村是個漁村,村裡大部分都是漁民,村尾有一個不大不小的魚市,林漩兒放假時就會在那裡幫家裡人賣魚。

這天,魚市中來了一群二流子,領頭的是隔壁沙頭村村長的兒子,這傢伙是遠近出名的混蛋,平日里就仗着自己的村長老爸橫行霸道的。

林漩兒是遠近聞名的小美女,這群二流子自然少不了要上前調戲一番。

林漩兒雖然長得很軟萌,但作風卻很彪悍。

當安小海和潘壯壯趕到時,林漩兒正舉着剔魚的尖刀與這幫傢伙對峙,不過對方人多勢眾,林漩兒已經被他們逼到了角落。

安小海哪兒受得了這個?二話沒說就衝過去和對方扭打了起來。

混亂中,一把尖刀不知道怎麼的就到了安小海手中,而安小海也不知怎麼的,就把尖刀刺進了對方腹中。

事情發生得太快,等到警察趕到時,安小海還沒有回過神來。而被刺中的那個傢伙,卻已經斷了氣。

這就是安小海進監獄的原因。

「漩兒,不哭,我很好!」,安小海的話穩定而充滿力量,猶如一針強力鎮定劑,林漩兒很快便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劉警官,求求你,讓漩兒在這裡陪我幾分鐘好不好?就幾分鐘,求你了!」,安小海望着劉聰,眼神懇切的懇求道。

「這……不符合規定!」,劉聰顯然有些為難了。

「劉警官,就三分鐘,三分鐘好不好?求你了!」,安小海再次懇求。

如果劉聰肯答應,安小海除了可以與林漩兒待上一小會兒外,還是一次絕佳的求生機會,安小海不能錯過。

「那好吧,但我必須在場。三分鐘,你們只有三分鐘!」,劉聰終於還是鬆口了,對於這個大學生囚犯,劉聰始終抱着一絲同情。

「謝謝你劉警官!漩兒,過來!」

聽到安小海招呼,林漩兒再次撲倒在安小海懷中放聲大哭起來。

劉聰看了兩人一眼,在邊上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並且低下了頭看起了手中的登記本,那登記本沒有什麼好看的,他只是給了安小海和林漩兒最大的尊重。

安小海輕輕摟住林漩兒,用臉頰蹭着林漩兒的頭髮,並且在不經意間將嘴巴靠近了林漩兒的耳朵:

「漩兒,你繼續哭,但要聽好了,你要幫我做幾件事。」

林漩兒繼續啜泣着,但抱着安小海的手臂卻輕輕緊了緊,安小海的話她聽到了。

「第一,告訴我媽,讓她不惜代價準備三萬塊錢,然後去巴丁西街的萬樹行,找老闆訂中華煙,把錢留下就走,不要拿煙。

但要記得把我的名字和服刑監獄寫張紙條夾在錢里。

第二,讓潘壯壯在六天後去找深海市緝毒大隊的隊長王鐵軍,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給他遞一個紙條。

紙條正面寫上海鷂子三個字,背面寫上我的名字和服刑監獄,加上紅色的保密二字;

第三,讓潘壯壯不要在外面亂混了,去國強南路找一份事做,不要在意工資,哪怕當個學徒都行,等我出來再說;

第四,你絕不能放棄學業,這次沒考上大學不要緊,去復讀一年,報考專業就選生物醫學,金融財會或者英語,都可以。

就這四件事,你一定要辦好,辦好了,我就有希望能早日出去,明白了嗎?

林漩兒停止了啜泣,抬頭看向了安小海,她的眼神中滿是驚訝,她沒有考上大學這件事發生在安小海被捕以後,照理來說安小海是不知道這回事的。

「聽明白了嗎?」,安小海看着林漩兒的眼睛微笑着小聲問道。

林漩兒用力的點了點頭:「放心,我一定會做到的!小海,你要好好的,我會等着你,不管多長時間,我會一直等着你!」

看着林漩兒仰着臉認真的樣子,安小海的眼睛有些發紅。

不管多長時間,我會一直等着你!

這句話如果放在30年後,幾乎沒人會相信,可安小海知道的,眼前這個傻女人,她真的做到了。

林漩兒等了自己整整20年!二十年後,她毫不猶豫的將整個身心都交給了自己,只不過那時的自己太過混賬,以至於徹底辜負了她的一片情意。

這次不會了,我會一輩子照顧好你!

安小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一把摟住林漩兒吻了下去,林漩兒渾身一震,但馬上開始熱烈的反應着。

「咳…三分鐘已經到了!」,一旁傳來了劉聰的提醒。

安小海不怪劉聰,劉聰能通融到這個地步,已經相當不錯了,安小海輕輕的推開了林漩兒。

「漩兒,時間到了。去吧,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好的,我會照顧好自己,你也一樣!」

林漩兒咬了咬嘴唇,強忍着沒有再次落淚,乾淨利落的轉身離去。林漩兒從小就崇拜安小海,安小海的話對於她來說就是真理。

安小海拜託她的事,林漩兒下定決心一定要做到。林漩兒很清楚安小海這是在自救,她決不能壞事。

「值得嗎?」

看着林漩兒離去的背影,劉聰忍不住問道。安小海的事他很了解,很清楚他與林漩兒之間的糾葛。

「值得!」,安小海微笑着輕輕點了點頭。

看在劉聰眼裡,這頭點得重若千鈞!

「好吧!……」,劉聰輕輕地呼出了一口氣:「你好好休息,從今往後要認真學習,好好改造,爭取減刑。」

「好的,我會的,謝謝劉警官!」

劉聰看了安小海一眼,原本還想說些什麼,可最終只是一聲長嘆。

劉聰離開了。

安小海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終於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該做的已經做了,如今就只剩等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