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免費閱讀全文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安小海痛得渾身冷汗直冒,可還是拼盡全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與身體。

想要擺脫今夜的絕境,就不能驚動任何人。

安小海現在所處的是監舍中便池的位置,為了保留可憐的一點個人**,這裡砌了一道矮牆。安小海就是在熄燈後,被劉俊拖到這裡打斷了兩根肋骨。

安小海用手扒着矮牆,探頭往外看了看。監舍中很安靜,除了輕微的呼嚕聲,再聽不到任何聲響。

監舍中一字排開擺了6張床:

最靠近門口的一張床是吳觀海的。

吳觀海30來歲,從外表看就像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可安小海知道,這個吳觀海一點都不簡單,他才是這間牢房中真正的老大;

第2張床就是劉俊的。

劉俊,二十七八歲,生得膀大腰圓,凶神惡煞。據說是外面一個叫雲哥的人的頭號打手,這次之所以會進來,就是因為在外面將人打成了殘疾;

第3張床是劉江的。

劉江30歲上下,冷冰冰的,很少惹事,但也沒人敢惹他,包括監獄警在內,他的身份非常神秘;

第4張床是王步來的。

王步來年紀不大,個子很小,不到1米6,看上去就像是個初中生,但這一點兒也不妨礙他為非作歹,據說在外面,他還是一個小幫派的頭目;

第5張床是彭元貴的。

彭元貴,25歲,沙頭角村人。整個人都是畏畏縮縮的,讓人看了就忍不住想要欺負他一下,同監舍的人對他都是呼來喝去的,他也一直在逆來順受。

安小海心中明白,彭元貴絕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這麼軟弱,只有當他低下頭時,眼中才會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暴戾神色。

當然,真正軟弱的人也不可能出現在這間牢房裡。

安小海能看到彭元貴暴戾的眼神。是因為他經常都被人打倒在地。視線比較低。

別的人都可以先不管,要擺脫今夜的絕境,一定要搞定的就是睡在第2床的劉俊!

安小海抬頭看了看頭頂鐵窗外的月色,估摸着大約是凌晨一兩點鐘,他大約還有兩個多小時的時間。

安小海記得很清楚,劉俊用牙刷捅他的時候,大約是在凌晨,4:30到5點之間。

這個時間很好推算。

安小海本來就已經被劉俊打得奄奄一息,他被捅了後根本無力掙扎,在原地慘哼了半個多小時,直到起床時才被獄警發現並送到了醫院。

怎麼辦?!

安小海腦海中閃過許多念頭。

現在去叫獄警肯定是行不通的,只要安小海一開口,獄警還沒來之前,劉俊就有足夠的時間收拾他。

更何況事情還沒有發生,就算獄警及時到了,並以肋骨上的傷勢將安小海帶離監舍就醫,但這樣只是延緩了受傷害的時間而已,回來以後可能會更慘。

更要命的是,這樣一來,無異是在提醒那個幕後黑手,自己已經察覺到他了。

找同監舍的獄友幫忙?不可能,如果這些人肯幫他,就不可能任由他在便池邊慘哼那麼久。

反殺?可能嗎?有可能,必須有可能!

安小海的眼神閃爍得飛快,俗話說否極泰來,達到極致的絕境,其中往往會蘊含著種希望!

很快,安小海眼神一凝,必須反殺,這是所有選擇中的最優解!

不過,如果等到劉俊起來時再反抗,肯定就沒機會了,但現在,還有機會!

安小海收回盯着劉俊的目光,挪動身體靠在了牆上,閉上雙眼開始嘗試恢復體力,腦子也飛快運轉起來。

要想反殺劉俊並不簡單。

以安小海現在的狀況,正面硬剛肯定不現實,唯一的機會就是趁着劉俊現在還在熟睡之中,進行反殺,並讓他徹底喪失行動能力。

想要做到這一點,同樣也不容易,但是,如果能找到劉俊捅自己的那把牙刷,一切或許就會有轉機!

安小海開始回憶30年前,這個夜晚所發生的一切。

安小海被捅得那麼嚴重,監獄肯定是要調查的,後來通報的調查結果是:安小海和劉俊因為睡覺打呼的原因產生了口角,進而導致肢體衝突。

打鬥中,劉俊倒地,無意間看到了吳觀海的床板底下藏着一把牙刷,於是便隨手抓了過來,刺進了安小海的身體。

所以那把牙刷吳觀海的!

至於吳觀海為什麼要把它磨得這麼鋒利,吳觀海的解釋是為了防身。

打架鬥毆,私藏利器,這在滿是重刑犯的獄中司空見慣。劉俊和吳觀海雖然都受到了懲罰,但並不嚴重,以至於後來他們倆出獄甚至比安小海還要早得多。

這些說法雖然聽起來荒唐可笑,可獄方就是這麼認定的。

在大部分獄警眼中,反正這裡關着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不消停,死了就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早點結案就早點結案。

那把牙刷現在應該是在吳觀海的床板下面藏着!

安小海睜開雙眼。

雖然無法確定這個說法是否準確,但這已經是安小海最後的機會了。

安小海不敢耽誤太多時間,誰也不敢肯定劉俊現在的狀態,這傢伙隨時都有可能暴起傷人。

得加緊了。

安小海找了一個盡量不觸及右側肋骨的姿勢,慢慢從便池的矮牆內部,小心翼翼的挪了出去。

極度的緊張讓安小海全身都在微微發抖,肋骨斷裂的疼痛似乎減輕了不少,安小海明白,這是體內的內啡肽發揮了作用。

安小海爬出便池位置,繞過了自己和彭元貴的床鋪,鑽進了王步來的床下。

鐵床的陰影籠罩,給安小海帶來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安全感,這讓安小海緊張的心情平復了少許。

似乎沒有人覺察到安小海的動作,監舍中仍然一片死寂,就連此起彼伏的呼嚕聲都一下子消失得一乾二淨。

安小海寒毛倒豎!

睡覺打呼嚕的是彭元貴和王步來,呼嚕聲突然停止也是正常的,但兩個人的呼嚕聲突然同時停止,那就有些不正常了!

安小海屏住呼吸,等待着呼嚕聲再一次響起。

也許就是那麼一小會兒,但安小海感覺像是過了一個世紀。彭元貴的呼嚕聲終於再次傳來,但頭頂上的王步來仍然安靜得要命。

王步來應該是已經醒了,他也感覺到安小海已經爬到了他的床鋪下,在不能確定安小海目的的前提下,王步來沒法不緊張。

安小海呼出一口氣,開始向著隔壁劉俊的床鋪下爬了過去。

想讓王步來放鬆警惕,唯一的辦法就是趕緊告訴對方自己對他沒有惡意。

安小海這是在賭,賭王步來跟劉俊他們不是一夥兒的。

安小海賭對了,當他進入到劉俊的床鋪下時,王步來輕微的呼嚕聲又開始響了起來。

安小海閉上眼,深呼吸了幾口氣,第一關算是過去了!

等到安小海再次睜開眼,那把毀了他一生的牙刷,赫然出現在了視線之中!

它根本不在吳觀海在床板下,它在劉俊的床板底下!就在靠近枕頭的位置,只要劉俊一伸手就能夠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