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免費閱讀全文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安小海發出一聲痛哼,從昏迷中清醒過來。

全身都是火辣辣的疼,尤其是右胸處,更是痛得鑽心。

尿騷味瀰漫,潮濕而堅硬的水泥地貼着臉頰,那一點點冰涼,讓安小海混亂的頭腦逐漸有了一絲清醒。

「這是地獄還是人間?我這是做夢嗎?難道這就是死後的世界?……」

安小海掙扎着想爬起來,可才剛剛支撐起身體,右胸劇烈的疼痛就讓他眼冒金星,全身一陣發虛,安小海再次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不,這不是夢…這感覺,這記憶,實在是太清晰了!清晰到整整折磨了安小海三十年!

安小海的記憶力非常好,好到了病態的地步,用專業的話來說,安小海是一位輕度超憶症患者。

對此,安小海從來沒有與任何人說過。

安小海在十九歲前都生活在天堂,家裡只有他一個孩子,從小就被長輩們寵上了天;

因為超憶症,使得安小海無論如何頑皮,他的成績始終名列前茅,在那個學習成績就是一切的年代,所有人都對他越發縱容。

1992年,安小海18歲那年,他順利的考上了國防科大,安小海一下子成了十里八鄉的名人,成了所有人眼中別人家的孩子,小漁村裡最靚的那個仔。

可就是從那時起,安小海這輩子的好運氣似乎全部用完了,不久後,他一頭便扎進了無比幽暗的地獄。

1993年那年暑假,安小海回村後便捲入了一場打架鬥毆,更是失手捅死了一個人,從此他的人生便來了一個180度的大轉彎,轉入了無盡黑暗的下半場。

一審判決安小海誤殺,判了十年有期徒刑,安小海的家人不服,自然選擇了上訴。

可就在安小海住進監獄後的第2天晚上,意外發生了,他莫名其妙的被同監舍的犯人捅傷了後腰。

經歷過無數次反反覆復的治療後,有一顆腎還是沒能保住,安小海的身體從此迅速虛弱下去。

與此同時,安小海家人的上訴也失敗了,並且由於在監獄內又牽扯打架鬥毆,安小海還被加了三年刑期。

身心的雙重巨大打擊,徹底擊垮了安小海的意志。安小海從此沉淪,而他的超憶症,也由他不為人知的驕傲,變成了不為人知的噩夢!

痛苦的一切都深深印在了安小海的腦海中,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清清楚楚,這些恐怖的記憶會不斷冒出來,並折磨着他。

儘管家裡人一直都在為了他不停奔走,可安小海卻開始自暴自棄,在監獄中染上了種種惡習,刑期一加再加。

直到20年後,也就是2013年,安小海才終於走出了監獄。

整整20年的牢獄生活,讓安小海從一個意氣風發的少年,成了一個身體虛弱的中年刑滿釋放人員。

家裡4位老人,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他入獄後的幾年中陸續撒手人寰,母親為了幫他治病、翻案,賣光了家裡一切能賣的東西,並且欠下了數不清的外債。

當安小海被母親接回家時,看到的是一個用帆布搭建的簡易窩棚,以及滿院子母親撿回來的垃圾。

20年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人生,甚至足以改變一個世界,外面的一切都變了。

安小海年近40,沒有學歷,沒有工作經驗,身體虛弱,有案底……這讓安小海幾乎沒了任何在社會上生存能力。

好在但還有人沒有放棄安小海,除了母親硬是靠着撿破爛養活了他以外,還有潘壯壯和林漩兒,他們都是安小海的同村發小,從小玩到大的那種。

尤其是林漩兒,安小海失手殺人,跟她有很大的關係。

在三人的共同努力下,安小海花了將近7年時間,才終於開始慢慢振作。

可命運就是如此,只要捉弄過你一次,它似乎就嘗到了甜頭,於是便會開始不斷的捉弄你。

致命的打擊接踵而至:

首先是潘壯壯,他不知為何染上了毒癮,從此性情大變,進出戒毒所成了家常便飯,從那時開始,他便一直刻意躲着安小海,再沒有在他面前出現過;

然後就是林漩兒,在一個下着小雨的凌晨,她被一輛泥頭車撞死在了回村的路上;

接二連三的打擊讓安小海本就殘破不堪的心,再次碎了一地,差一點又一頭栽進從無邊的黑暗之中。

幸好母親仍在安小海身旁不斷呼喚,又一次將安小海拉回了人世間來。

可到了這時,母親早已經到了強弩之末,不知不覺間,母親都已經是快70歲的人了。

「小海,媽實在是撐不住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不要放棄……」,這是母親臨死前留下的最後一句話。

安小海摟着母親如枯柴般的身子,在窩棚中坐了一整夜,他心裏其實很明白,如果不是放心不下自己,母親恐怕早已撐不住了。

光是那些每日幾次上門催債的人,都足以讓任何人徹底瘋狂。

「媽,對不起,原諒我,我真的無法獨自面對這個世界……」

徹底的絕望淹沒了安小海,安小海就這樣一直抱着母親,直到三天後慢慢的停止了呼吸。

在彌留的那一刻,安小海看到了一片黑暗的大海,母親、林漩兒和潘壯壯,還有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就在這片黑色的大海上微笑着等着他。

安小海是真的沒有勇氣活下去了,聰明如他又怎能感受不到,他所遭受的這一切,似乎並非只是天意!

在黑暗中,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遮蔽了天空,遮住了安小海頭頂的漫天星光!

只是,等安小海終於反應過來時,他已經成了一個失去一個腎臟的、虛弱的、坐了十幾年牢的服刑人員,他已經沒了反抗的機會。

所以,那便結束吧!

這就是安小海充滿悲劇的一生,而悲劇的開始,就是1993年這個夏天!

——-

月光從小小的鐵窗口照射進來,光亮刺激得安小海再次睜開了雙眼。

「這不是夢!夢沒有這麼真實!……難道我重生了?……又或者,那三十年的經歷才是一場夢境?……」

痛苦不斷侵蝕着安小海的身心,讓安小海越發清醒。

安小海心中升起一股激動,如果之後的一切都還沒有發生,那麼他安小海就有了一絲逆風翻盤的機會!

激動猶如一股暖流,瞬間便充斥了安小海全身,這使得他渾身的傷痛似乎都減輕了不少。

安小海拼盡全力,咬牙翻過身來。

是的,就是那間熟悉的監牢!安小海甚至記得牢房中的每一塊霉印,每一道痕迹。

胸腹間的疼痛又開始變得劇烈起來,那是不久前被打斷的兩根肋骨,是同監舍的劉俊乾的。

也就是這個劉俊,在幾個小時後,還會用一把磨得鋒利的牙刷扎進安小海的後腰,從而毀掉了他的一個腎臟,也毀掉了他的一生。

此刻,這一切還沒有發生!

安小海打了一個激靈,忍着痛,咬着牙坐了起來,他必須要做點什麼,否則一旦慘劇再次發生,他將又一次萬劫不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