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人生重開看他如何逆天改命免費閱讀全文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病床上的人,莫名的有些熟悉,可安小海卻想不起自己究竟是在哪裡見過他。

這種情況並不少見,一個正常人只要參與社會活動,每天都會見到很多陌生人,大多數陌生人都是擦肩而過,又或是在人海中匆匆一瞥。

安小海有超憶症,一個人只要在他面前出現過,他就會留下一些印象,病床上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這種情況。

「誒,是你啊偶像哥!你怎麼也在這裡啊?好巧啊!」

巧飛機啊……

安小海在觀察病床上的人,病床上的人也看到了他,這傢伙頓時眼神一亮開口說道,就連那誇張的**聲都停止了。

安小海眉頭微皺。

病床上這人與他年紀相仿,長得挺帥氣,染了一頭金毛,應該才剛剛進來,否則還不可能留着長發,可安小海無論如何去回憶,也無法想起這個人究竟是誰。

「偶像哥,原來你不認識我啊,自我介紹一下,我是徐天佑,幸會幸會!」

徐天佑伸出了右手,那樣子是像是要與安小海握手,可他跟安小海之間的距離至少有兩三米。

安小海雖然沒動聲色,但心中已是驚濤駭浪,他終於認出了眼前這個人!

徐天佑是海佛爺販毒集團的公子哥兒,他的老爸就是海西省大名鼎鼎的毒梟,海佛爺徐崇華!

多年後,就是徐天佑一伙人,他們被警察包圍在了一座海島上,這些人仗着手上有各種的輕重武器,負隅頑抗了將近一個月,等到他到被抓住時,已經瘦得皮包骨頭。

這場戰鬥的最後有現場直播,徐天佑被從藏身的山洞中拖出來時,有一個正面特寫。

但安小海仍然覺得,自己對徐天佑的熟悉感,並非來自那段新聞畫面。

「偶像哥你給點面子啊,跟你握手呢,別不理我啊!」,徐天佑嘻嘻哈哈的道,看上去人畜無害的。

安小海舉起右手,隔空跟徐天佑握了握。

安小海深知徐天佑的可怕,別看他說得笑嘻嘻的,如果真的不順他的意,說不定他就能笑着給你來上一刀。

這傢伙就是個瘋子!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配合一下就配合一下吧。

「哈哈哈!終於跟偶像哥握到手了,開心!哈哈哈……」

徐天佑笑得渾身亂顫,還作勢要爬起來跟安小海來個擁抱,被他旁邊的年輕警察一把推倒在床上。

「徐天佑!你老實點!」

徐天佑雙手一攤,衝著安小海撇了撇嘴,做了個無奈的表情,沒有繼續發癲了。

醫生掀開覆蓋在徐天佑身上的床單,他兩條腿都被紗布包得嚴嚴實實的,上面血跡斑斑。

醫生剪開紗布,對徐天佑腿上的傷口又做了一番處理後,給他打了一針,看着徐天佑慢慢昏睡過去後,一行人就全部離開了。

那位跟過來的警察用手銬將徐天佑的兩隻手全部銬在了病床上,離開前還狠狠瞪了安小海一眼。

房間中安靜了下來。

安小海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到現在為止,他仍然沒有想清楚,自己對徐天佑的那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究竟是來自於哪裡?

只有一點可以肯定,這種熟悉感並不來自於那段新聞畫面。

「管他呢,也許是以前在大街上碰巧遇見過吧……」

安小海放棄了思考,蓋上薄毯蒙頭就睡,心裏想着要不要乾脆申請回監舍算了,跟眼前的徐天佑比起來,監舍中的那幾位似乎安全了太多。

一夜飛快過去。

安小海迷迷糊糊的清醒過來時,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剛一睜開眼就看到了徐天佑的大臉,他的臉距離自己非常近,鼻孔中的氣息噴在自己臉上,有點癢。

安小海嚇了一大跳,扭頭一看,原來徐天佑這傢伙將一邊床欄杆給掰斷了,然後拖着整張病床湊到了他邊上。

這就離譜兒!

「你要幹什麼?」

「偶像哥,你是不是就快要出去了?我看你好像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徐天佑根本沒理會安小海的問話,反而是開口問道。

「是啊,我這兩天應該就要回監舍了。」

「我捨不得你!」,徐天佑撅着嘴滿臉委屈的說道。

我尼瑪……

安小海寒毛倒豎,這傢伙!怕不是個彎的吧!

就在安小海還在想着該如何應對,說時遲那時快,徐天佑突然暴起,大頭狠狠向下一砸,直接砸在了安小海打了石膏的右臂上!

咔嚓聲傳來,也不知道是石膏裂開了,還是徐天佑的頭裂開了,又或者是安小海的手臂又斷了。

安小海疼得冷汗直冒,略微感覺了一下,覺得石膏肯定是裂開了,他的手骨估計也再次裂開了。

還沒等安小海緩過勁兒來,徐天佑抬起頭又一次狠狠砸在了石膏上。

「啊~」,安小海終於發出了一聲慘叫,這太疼了!

徐天佑抬起頭,滿腦門子都是血,但他的眼神卻狀若瘋魔:「偶像哥,你忍一下,很快就好了!我把你的手再搞斷,咱們就可以多在一起待幾天。」

我待你妹啊!

安小海勃然大怒,這徐天佑就是個變態!安小海下意識一腳就踹了出去,正中徐天佑小腹。

徐天佑發出一聲誇張的慘叫,但卻沒有退開,反而死死地摟住了安小海的腿,然後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我特么……

「啊!~」,安小海再次發出慘叫,撕心裂肺的慘叫。

警員和醫生終於趕過來了,大家費了好大力氣才把徐天佑從安小海身上扯了下來。

徐天佑滿臉都是血,笑起來牙齒上也全都是血,腿上的傷口更是完全迸裂,血流了一地,可他的眼神和表情卻沒有半分痛苦,反而全是興奮。

這場景看得安小海渾身都是雞皮疙瘩。

醫務室忙了整整一小時,才終於將滿屋狼藉清理乾淨。徐天佑被換到了一張更堅固的鋼架床上,雙手雙腳都被上了銬,渾身包着紗布,躺在床上就像個粽子。

可惜,監獄的醫務室,也就這一間留觀病房。

安小海的右臂也再次打了石膏,剛剛癒合的骨頭果然又開裂了。

「他為什麼要攻擊你?」,劉聰開口問道,他的身旁仍然是孫麗在做筆錄。

「攻擊我?沒有啊,我倆就是鬧着玩而已。」

「鬧着玩?你當我們全是傻子?!」,劉聰火冒三丈。

安小海的回答以及表情神態,根本就不像一個剛剛蒙冤入獄的大學生,而更像一個在監獄裏混了很多年的老油條。

「真的是鬧着玩!」,安小海無奈苦笑。

這真是無妄之災,早知道不在這裡耗着了,還不如早點回監舍。

「你們不要嚇唬偶像哥!有什麼沖我來!」,徐天佑躺在床上都不能動,但還是不消停。

「你給我閉嘴!一會兒再收拾你!」,劉聰越想越氣,吼了徐天佑一嗓子後又轉向了安小海:「他為什麼叫你偶像哥?你們之前就認識?」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叫,我們之前也不認識」,安小海回答得很平靜。

劉聰滿臉不相信的表情。

「因為他就是我的偶像啊,所以我叫他偶像哥!我們之前不認識的!」,徐天佑還在大喊大叫。

劉聰頗為無奈,但也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又不能把徐天佑的嘴巴堵住,又問了幾句話後,發現問不出有什麼有用的東西,於是也準備離開了。

等孫麗走出病房後,劉聰快步走了回來,湊近安小海小聲說道:「我警告你,徐天佑很危險,你千萬不要跟他扯上什麼關係,否則,你這輩子就完了!

他們是一幫窮凶極惡的匪徒,在海風鎮的抓捕行動中,他們開槍拒捕,打傷了我們兩名武警戰士。

你好自為之!」

「謝謝劉警官,我心裏有數的」,安小海很感動。

這些話劉聰本不應該跟他說的,這是犯紀律的,可劉聰還是說了,這位正直的年輕獄警是真的想要拯救他。

原來,這個黑暗的世界中,是真的有光的!

只不過在另一世,這些微弱的光芒都被安小海忽視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