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巴的軍火商乾爹,橫推娛樂圈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幾十個身穿迷彩服的精壯男子將園區包圍,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握着一把AK,臉上的表情也是一副肅殺之色。

院子里,十幾個黝黑精瘦的男子抱頭跪在地上,身上傷口遍布,傷口、血水、汗水混在一起,將衣服緊緊黏連在身上,但他們卻不敢發出聲音,只是眼神驚恐的看向不遠處。

那個方向,不斷傳來求饒的慘叫聲。

「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

「沒有啊…..人都在這裡了……」

「啊……啊……」

被打的是他們園區的負責人阿龍,此刻,他渾身是血,身上的皮膚沒有一處完整,手指上還**着各種鋼針,每哀嚎一聲,那些傷口的疼痛就多了一分。

在李騰一腳踹下去後,他渾身抽搐,嗷嗷兩聲慘叫。

李騰轉過身,在男子身上擦了擦自己的鞋子,這才轉身出去,到院子里。

院子里的陰影處,擺着一張黑色的實木椅子,前面還放着個茶几。

椅子上,坐着一個黑衣男子,眉目剛毅,不怒自威。

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的年紀,卻給人一種經歷風浪,威嚴異常之感。

他端起茶壺,慢慢悠悠的將水倒入茶葉中清洗,整個動作十分的輕柔悠閑。

跟周遭的環境形成一種強烈對比,完全看不出來他身邊此刻正充斥着鮮血。

茶葉洗好後,他這才給自己沏了壺茶水,一口一口的抿着這茶葉。

「地方差,茶葉倒是還能喝。」

白辰喝了兩口這才淡淡開口。

李騰走上前躬着身子彙報道。

「老闆,都搜過了,沒找到二少爺……」

「但他們供出來,前陣子剛丟了一批屍體到後山喂狼……」

白辰握着茶杯的手緊了緊,雙眼中閃過一抹冷色。

李騰連忙低下頭,不敢繼續說話。

白辰放下茶杯,靠在椅子上,看不出情緒,但那張臉上,卻好像是蒙上了一層冰霜,寒冷的嚇人。

片刻後,他再次開口。

「安排人去後山搜,找到為止。」

「是!」

李騰片刻不敢耽擱,匆忙出去,帶着人就往山上走。

三小時後。

「扔屍體的地方我們找過了……只在現場找到這個。」

李騰用紙巾包着一塊皮肉碎屑,已經高度腐爛,但隱約還能看到皮肉上的紋身,這是一個類似槍支,但又有點像匕首的圖案。

這個圖案,是他們白家的族徽。

白辰往這方向看了一眼,眉頭微微皺了皺,那眼神中,閃過一種難以言喻的殺氣。

李騰跟着白辰十幾年,自然知道老闆這樣的表情,意味着什麼。

他看了眼遠處那一批園區頭目,已經知道之後會發生什麼。

「動我白家的人。」

「正好,他們的人應該要到了,一起算算賬。」

白辰將長腿翹起,看向大門外的方向。

不過片刻,那邊就突然傳來一陣轟隆聲!

沒錯,本地軍閥到了!

此刻,園區里被綁起來的這幫人,像是看見希望一般,全都睜大眼睛朝着園區外邊的方向看過去。

哐哐哐,大門被蠻橫撞開,成百個皮膚黝黑,穿着迷彩服的精瘦男子從外邊衝進來,在這些人簇擁中,一個穿着制服的中年男子走在前面。

沒錯,最前面的這位,就是軍閥的頭目。

而他,也是這個園區的幕後大佬。

「將軍!!將軍!!」

「救救我,救救我!!」

” 這幫人竟然在您的地盤上撒野!您要救救我啊! ”

之前被打的很慘的幾個園區頭目,一看見軍閥,就連滾帶爬的往他這邊撲過去。

等到了跟前,更是直接拽住他的衣服哭訴。

「將軍!這個人是瘋子,他把您抓來的那些豬仔全都放了,還有,還有咱們的那些設備,手機電腦,系統,盤口,全都被他砸了!!」

他們這些電詐園區跟當地軍閥之間的關係很是微妙,存在着供養關係。

電詐園負責賺錢,賺到的錢里大部分都要上交給軍閥,現在,這個叫白辰的動了園區,就等於是動了他們的錢袋子。

果然,在聽完這番話後,那個將軍的表情瞬間嚴肅起來。但看到園區里那些拿着AK對着自己的僱傭兵,他卻也不敢輕視了那個年輕人,警惕的看向他。

「你是哪裡來的?」

「你難道不知道這裡是我的地盤?動了我的人,你就休想全身而退。」

而此刻,白辰仍舊是淡定的坐在椅子上,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他端起茶杯吹了吹,稍微涼了兩分,這才一口喝下。

喝完後,似乎在感嘆茶葉不錯,繼續倒水泡茶。

「你聾了嗎!」

「勞資在跟你說話!」

將軍即便是忌憚他的背景,但當著手下的面,這人絲毫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這一下子就給他激怒了。

將軍拿出手槍,直接就指向白辰的方向。

而就在他舉槍射擊的時候,遠處一個子彈過來,直直穿透了他的手腕。

而將軍射出的子彈,卻還是直直朝着白辰過去。

李騰等人,全都緊張的朝着白辰望去。

然而就在子彈即距離白辰一米時,暗處突然又冒出一個子彈將原先那顆打偏了位置。

砰!

一聲,在左側的牆面上射出一個彈孔。

白辰坐在椅子上紋絲不動,繼續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