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熱巴的軍火商乾爹,橫推娛樂圈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藍台電視台門口,熱巴縮着身體,用手不斷摩擦着胳膊,以此來給自己取暖。

北方的早晨氣溫很低,她只穿着一件單薄的運動短袖,在冷風中站了三個小時,此時身體早就在瑟瑟發抖。

「那個不是熱巴嗎?她怎麼站在電視台外邊啊?」

「不知道啊,我記得今天好像是要錄跑男第二期來着,她怎麼還在這?」

「聽說她得罪了baby,好像被節目組封殺來着,怎麼還在這裡啊?」

旁邊,響起來竊竊私語的聲音。

對於周遭的聲音,熱巴全然不在意,只抱緊了身子,努力給自己取暖。

她看了眼時間,已經七點半了,可還是沒有看到集合的拍攝團隊。

熱巴終於忍不住,再次拿起來手機給副導撥了出去。

嘟嘟嘟,過了許久,電話終於在最後一刻被接通。

「喂?導演,您不是說早晨四點鐘在電視台門口集合嗎?我這邊怎麼沒有見到導演團隊~」

即便是在寒夜裡等了三個多小時,熱巴說話的態度卻依然十分禮貌,聽不出半點不悅。

那頭傳來嫌棄的聲音。

「哦,我們改拍攝時間和地點了。」

熱巴沉吸口氣,顯得異常淡定。

畢竟,這種情況本月也不是第一次遇見了,她早就習以為常。

「那是改到幾點了?在哪裡,我現在過去。」

她起身活動活動站的麻木的雙腳,做好換地方的準備。

「你就不用過來了,後邊的部分我們請了別人,你就不用參與了。」

「導演,您不能這樣,我都拍了一半了,您這邊怎麼能突然這樣?」

熱巴原本性格很好,並不准備爭辯什麼,但此刻導演都說要換人了,卻也不能不為自己爭取一下。

「你以為我想換啊?我為什麼換人你不知道嗎?你得罪誰不好,偏偏要得baby!」

「你知道因為你,前面錄好的部分都得重新剪輯嗎?行了別說了,我勸你趕緊轉行吧,別在這裡繼續禍害別人了……」

「我只是替一個小群演說了兩句話,難道這也算是得罪她了嗎?那個小姑娘不小心拽到她的衣服而已,baby就把人家臉都抽腫了,她也就十來歲,這麼小的姑娘,她怎麼下得了手!」

熱巴不理解,她想來想去,實在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她知道那個baby在節目組有背景,知道她背靠滬圈的資源,但就算有背景,也不能欺負人啊?小群演才十來歲!誰還不是父母生爹娘養的,她這樣打人,根本就沒有道理!

明明自己沒有錯,錯的是baby啊!

為什麼所有人都說自己錯了?讓自己去跟baby道歉?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誰?竟然還敢出頭,baby是你能指責的嗎?你也不看看人家是什麼背景,什麼身份?她你也敢得罪。」

「我勸你趁着年輕,趕緊退圈吧,憑藉著姿色找人嫁了算了,得罪他們,娛樂圈這口飯,別想了……」

熱巴還想說什麼,電話里卻已經傳來忙音。

她有些茫然的看看手機。

禍害別人?得罪baby小姐?她想不通自己錯在哪裡?

此時,經紀人王姐的電話打過來,熱巴彷彿看到希望一般。

「王姐,導演組…..」

她還沒說兩句,電話里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你怎麼回事你?你說說,公司好不容易給你找個資源,你轉頭就給弄砸了,現在跑男不要你了,之前談的好幾個劇都通知要跟你解約。」

「因為你一個人,公司得面臨多少賠償你知道嗎?」

「你現在,立刻去找baby,找她道歉!不管是跪下還是磕頭隨便你,要是不能求得她的原諒,你就別回來了!……」

嘟嘟嘟,又是一陣盲音。

道歉?連公司都讓她去道歉?

就在此時,一輛黑色的商務車緩緩停在熱巴跟前停下。

車門打開,一個帶着墨鏡的年輕女子坐在座位上,一副高高在上睥睨眾生的表情。

「怎麼樣?得罪我的滋味不好受吧。」

「節目組不要你了,連經紀公司也不要你了?」

baby緩緩摘下墨鏡,眼神傲慢的瞥了眼在車外被凍的瑟瑟發抖的熱巴。

即便承受的委屈,但熱巴還是站直了身子,沒有半分畏懼。

「你為什麼要逐我齣節目組?」

baby哦了一聲,雙手環在胸前,一副不以為然。

「為什麼?你也不看看自己幾斤幾兩,還敢指着我罵?」

「你別以為自己有點姿色,就能混娛樂圈,我告訴你這裡是滬圈,對付你這種人就跟踩死一隻螞蟻一樣?」

baby早就看她熱巴不爽了。

自從她來到節目里,男嘉賓們圍着她轉,導演們圍着她轉!仗着有點姿色,就不把別人放在眼裡。

甚至於還敢當著所有人的面指責自己?

她一個沒背景的草根,她憑什麼?想到這裡,baby抓住墨鏡的手指狠狠扣住,身體呈現出更加高傲的姿勢。

「我告訴你,你能不能繼續演戲,能不能繼續在娛樂圈裡混,就是我一句話的事情。」

「這樣,也別說我欺負人,不給你機會。這樣,只要你公開跪下給我道歉,承認自己是千人騎萬人睡的婊子……」

「我就…….饒了你。」

baby一個抬手,再次將墨鏡帶上,大長腿高高交疊在一起,那姿態就好像是在憐憫一隻地上的老鼠。

熱巴的臉色陰沉下來,一雙美眸閃過寒意。

她這話是什麼意思?為莫須有的事情道歉就算了,這樣一番話說出去,別說是待在娛樂圈了,自己這輩子也別想抬起頭。

熱巴一雙眸子看着車裡的人,她想不通。

同樣是人,為什麼有些人會這麼惡毒呢?

「怎麼樣,我對你已經夠寬容的了,要是別人我連這個機會都不會給她。」

baby拍了拍身上,也不知道是在拍灰塵還是怎麼的。

「行了,給你點時間,你好好想想怎麼給我道歉吧~」

「司機,咱們走。」

啪的一聲,車門關上,就此離開。

熱巴站在原地,看着離開的車子,有些失神。

認錯?

那人從小給她的教育,沒有一條是讓她跪下給人道歉,更沒有一條是讓別人把她的尊嚴踩在腳下!

熱巴站直身子,眼神看向別處,腦海中突然浮現出那個身影。

三年前一個雨夜,自己毅然決然從乾爹那裡離開。

她還記得,臨走時,自己信誓旦旦的告訴乾爹,自己一定會闖出一片天地,成為那個可以和他並肩而立的女人。

為了這個目標,她來到娛樂圈裡摸爬滾打,從小角色做起,一步步走到現在的位置。原本以為,只要再過一段時間,自己就能像乾爹身邊那些女人一樣,成為一線頂流,光明正大的走到乾爹身邊。

明明她就要成功了……但為什麼會這樣……

……

與此同時。

遠在千里之外的緬北,郊區一處工業園區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