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全集小說折磨三年歸國,丞相哭紅眼 全集小說折磨三年歸國,丞相哭紅眼第11章第11章_塔靜小說
◈ 全集小說折磨三年歸國,丞相哭紅眼第3章第3章

全集小說折磨三年歸國,丞相哭紅眼第11章第11章

知道他喜靜,我盡量收了自己愛玩愛鬧的性子,給他磨墨,陪他看書寫字。
那時,連皇兄都嫉妒他,說我對他太過上心。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的身後,只求他能看我一眼。
他不喜我,煩我,告訴我,推開我便好了啊。
可他並沒有,倒頭來卻因為嫌我煩,用如此手段懲罰我。
北厲皇宮慣會折磨人,他們有一種秘葯,塗上劇痛不已,卻能癒合傷口不留疤痕。
這樣,宮中之人根本拿不出被虐待的證據。
於是,我在不斷被打,受傷,塗藥,再被打的絕望日子裏,逐漸學乖。
我忘記了自己是公主,乖乖自稱「奴婢」,成了三皇子的洗腳婢。
三皇子心情陰晴不定,只要不高興抬腳就會踹向我心窩。
為了被少打一些,我學會了在三皇子發怒時先自扇巴掌,學會了如何主動卑微地討好人。
三皇子對我的變化都很滿意。
他誇我是一隻聽話的小狗。
我本來以為,裴寂永遠都不會來接我了。
可誰知,三年後,他卻派人來,將我接回了天齊。
4我低頭,看向自己的雙手。
看似無暇的肌膚下,內里早已潰爛不堪。
甚至因為手指被打斷過,又沒有得到好的治療,我根本就拿不穩東西。
我不知道裴寂將我這個半死不活的人接回來做什麼,也許是因為我身為一個公主,可以作為禮物再送給別人?
又或許他知道那三皇子將我馴服得已極聽話了,所以好奇想看看?
但都無所謂了。
反正我這身子,已經活不了多久了。
一夜無夢,第二日一早,侍女打開衣櫃。
「今日有接風宴,殿下想穿哪套衣服?」
櫃中衣裙,都是我以前常穿的顏色。
我隨手指了件淡綠色的,「就它吧。」
誰知那侍女卻沒動。
「殿下有所不知,」她輕笑,「林小姐慣愛穿綠色,殿下還是不要惹林小姐不高興的好吧。」
衣櫃中凡是亮色的,侍女皆說是林宛如喜歡。
言外之意,這些衣裙,我並不能穿。
我知道,這些侍女皆聽命於林宛如。
她雖不是司徒皇室,卻和裴寂一樣住在宮中。
當今陛下尚未娶親,宮中事宜裴寂便全交由她負責。
正如第一日那「巴掌」的誣陷,正如今日的刁難,以後定皆為常態。
天齊宮裝本就繁複難穿,侍女不幫忙,我自己根本穿不了。
我默了下,從箱子中拿出一套灰色的簡單衣裙。
幾個侍女瞥了一眼,便結伴去門外嗑瓜子。
我自己將衣服穿好,走了出去。
到了大殿,裴寂一看到我,便皺了眉頭。
「不是給你送了四五套衣服嗎?」
他不高興道,「大好日子,你這穿的是什麼?
鬧什麼脾氣?」
「阿寂你別怪公主呀,」坐在下首的林宛如立馬笑道,「這料子看着是北厲的,看來公主是想念北厲了呢。」
裴寂怔了下,立刻冷眼看了過來。
「只是……」林宛如突然指着我衣裙的帶子,「殿下這帶子系得這般松,在咱們天齊,總歸是不大好呀……」在場的不乏世家貴女,皆竊竊私語。
「這是北厲的穿法吧?」
「在咱們這裡,勾欄女子都不如此穿呢……」裴寂的面色愈加鐵青。
我的手上使不出勁兒,確實系不緊。
可我若是如此說,肯定會被裴寂說是「找借口矯情」。
畢竟,他從來都不信我。
在北厲的經歷已讓我養成了認錯的習慣,我立馬跪下,輕聲道:「是我的錯,擾了諸位的興緻,我這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