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七零漂亮後媽,海島隨軍後多胎了全文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回到飯桌前,三個孩子已經吃完了,裝紅燒肉的鐵盆里還剩了不少肉,是孩子從牙縫裡給他留的。

徐景霖心裏很是觸動,三個孩子跟着他吃苦,他確實得給孩子們找個媽了。

至於這個人是美是丑,是胖是瘦,徐景霖不在乎,只要她對孩子們好就行。

這次過去,徐景霖也是想考察一下女方,如果性格沒有太大的問題,就定下來。他也認同江淑君的說法,農村的女孩確實吃苦耐勞,海島條件艱苦,一般的女孩子恐怕熬不住,這也是他之前一直沒有同意家裡為他安排相親的原因。

次日同一時間,江婷江燕姐妹倆來到了郵政局,不知道今天姑媽會不會有好消息傳來,還是選擇過來等。

江淑君的電話準時響起。

江婷從工作人員手上接過來,因為太過期盼,聲音有些顫抖,「喂,姑媽。」

「江婷,你們家準備一下,我已經跟徐景霖談過了,他會過來接人,至於多久還不清楚,到時候人來了,你得好好表現。」

江婷看了江燕一眼,江燕都不去上工,非要跟着她過來,「姑媽,我…」

江婷說不出口,江燕一把將聽筒搶了過去,快嘴說道:「姑媽,我是江燕,我是老三,我們家裡商量過了,我比江婷大,江婷年紀小,怕她照顧不了人家的孩子,我媽的意思是讓我去。」

江淑君一愣,她都已經跟徐景霖說好了,不能輕易變動,免得人家反悔,。

「不行!我都已經跟人家商量好了,就是江婷,不變了。」

「姑媽,反正都是我們姐妹,我去能更好照顧人家的孩子啊!」

「你什麼文化?」江淑君問道。

「小學。」

「那不行,你讓江婷接電話。」江淑君再次回絕。

江燕心裏失望極了,只得將聽筒遞給江婷。

「江婷,我給你說,徐景霖很快就會出發過來接你,等他過來了,你再將家裡的情況跟他說,讓他來處理。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你們家能不能度過這一關就看你了!在徐景霖到來之前,你一定要想法子穩住宋家的人!」

江婷的心像重鼓在擂,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姑媽說這個人能救他們家,就算是去給人當後媽,江婷也願意。

回去的路上,江燕一直冷着臉,一句話都不說。

江婷不太懂江燕在生氣什麼,「三姐,你怎麼了?」

「我怎麼了?江婷,恭喜你啊,你馬上就要去享福了。」

江燕的陰陽怪氣讓江婷也生了氣,「三姐,你這是什麼意思!你認為去給人家當後媽是享福嗎?」

江燕冷哼,「不是嗎?人家可是部隊上的,比我們這種小老百姓不知道強到哪裡去了,你是不是跟姑媽說了什麼,姑媽才非要定你,我們姐妹倆,我是大的,要介紹,也應該是介紹我。」

聽了江燕的話,江婷反應過來,江燕根本就不是為了給家裡解圍,她就是想嫁給軍人去享福。

江婷不說話了。

回到家,趙荷秀帶着江珊上工去了,江婷一言不發,扛着鋤頭就去上工,江燕獨自在家生悶氣。

等晚上一家人回到家,江婷將今天的事情說了,「三姐跟姑媽說她想去,姑媽沒有同意。」

趙荷秀點頭,「既然你姑媽已經安排好了,那就照她的意思辦。你姑媽說沒說那軍官要什麼時候才來?你爸都進去這麼久了!」

江燕沒想到趙荷秀也不幫着她,從小家裡幾個姐妹,江婷就是最聰明最漂亮的,將她們姐妹幾個的光環搶得乾乾淨淨,現在連嫁人都要跟她爭。

「媽,就讓我去吧,哪裡有大的還沒有出嫁,小的就先嫁人的,別人也要說閑話的。」江燕還是不想放棄,試圖說服趙荷秀。

江燕這樣三番五次地爭搶,趙荷秀也看出苗頭來了,「三丫頭,你姑媽已經跟人家說好了,那就不能改了,你要是以後也想嫁個當兵的,你姑媽就在部隊上,以後再給你相看就是。」

這話點醒了江燕,是啊,江淑君在部隊上,以後江婷也嫁過去了,她想嫁給軍人還不簡單嗎?何必要這個時候趕着去給人當後媽?

江燕紅了臉,「媽,我這不是想幫家裡分擔嗎?既然你們都不同意,那就算了。」

夜深了,江婷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着,她不知道徐景霖要什麼時候才來,她爸爸已經被關進了治安隊的小房子里,這兩天也不知道怎麼過的。

次日,江婷如同往常那樣上工。

宋傑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她身後,突然開口將江婷嚇了一跳。

「江婷,你考慮好了嗎?」

江婷回過頭,她正好想打聽一下江孟德的情況,忍着噁心問道:「我爸爸怎麼樣了?」

宋傑笑道:「放心,放心,那是我老丈人,我還能讓他受罪不成?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在徐景霖到來之前,江婷必須得穩住宋傑,免得他狗急跳牆。

「宋傑,我們是老同學,婚姻大事不是兒戲,哪有這麼快的。」

宋傑笑眯眯的,「是,你說的對,這不是我老丈人被關起來了,我着急嘛!」

聽出宋傑話里的威脅,江婷冷靜地說道:「宋傑,婚姻大事,得經過父母同意,我爸爸都被關起來了,沒人替我做主啊。」

她說的也對,反正江家有把柄抓在他們手上,不怕江家不就範,宋傑笑道:「那我回去跟我爸說一說,看看能不能先將我老丈人放回家,不過江婷,你答應我的事情,可不能反悔。」

江孟德是第二天才被放回家的,身上有些傷,精神也不大好。

宋傑急吼吼地要請人來提親,江婷借口江孟德受傷了,要等江孟德養一養傷。

宋傑盯着江婷,「怎麼,你想拖延?」

江婷只得對着他擠出一個笑臉,「宋傑,我爸打傷人的事情還指望你周旋呢,我拖延做什麼呢。只是我爸爸真的受傷了,婚姻大事畢竟是喜事,衝到了就不好了。」

宋傑一想也是,江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被江婷三兩言語安撫住了。

海島那邊,江淑君也急,催着徐景霖在第三天就動了身,三個孩子送到她家裡,她幫着帶。徐景霖的個人問題一直是領導的心頭病,一聽徐景霖要請假去相親,立馬就批了。

這邊宋傑天天來催,江婷每天都變着法地安撫宋傑,拖了四五天,這天宋傑找了過來。

「江婷,你別跟我扯淡了,明天我就請媒人去你家,你們家做好準備,別想耍花招,不然你爸怎麼出來的,我就讓他怎麼進去!」

宋傑似乎耐心也用光了,這次不管江婷說什麼,他都不幹。

江婷回到家,將宋傑今天說的話告訴家裡人,一家人都想不到什麼好的辦法,江孟德氣得將桌子拍得啪啪響,「大不了,我就死在裏面!我不會讓小婷嫁給這麼一個畜生!」

江燕有些害怕,「那個姓徐的怎麼還不來?這幾天應該給姑媽打個電話的!明天我一早就去打電話!」

江婷說道:「實在不行,明天就只能先答應下來,穩住宋傑再說。」

趙荷秀不同意,「那不行,答應下來了,你還怎麼再嫁給別人?人家要是知道了,心裏能不膈應?」

「這不是沒別的法子了嗎?」江婷也無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