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簽到四年千億身家被校花曝光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體質獎勵下發完成!

顏值獎勵將分為一年漸變下發!

資產下發完成!

技能下發完成!】

一道道光幕都是彈出。

漸漸的,一股股奇異的感覺湧現在楚凌身上,讓他都是一愣,隨後便是看向手機的短訊提示,這?

四百八十多萬?

真的到賬了?

楚凌:???

這種感覺,怎麼那麼像是,出關了?

哈哈,美好的世界,我來了!

楚凌調出光幕看着,隨後看着已經下發的資產之中。

【已下發資產:布加迪威龍,現停在金陵市中萬達廣場地下停車場。】

倒是可以先去把這個給提取了,畢竟代步。

至於開車?

楚凌上職校之前就已經考取了駕駛證,在第一年的時候更是簽到了神級車技,車技自然不用說,並且,也是老司機了,怎麼可能會翻車?

當下,他便是拿出手機,準備叫他帶着他去萬達廣場。

忽然,手機上面跳出一個群消息通知。

楚凌剛好點在通知上,就切換到了微信群聊天的界面里。

「高中同學群?」楚凌挑了挑眉。

群聊天裏面都改成了自己的真實姓名,說話的人是劉昊。

「大家現在還好嗎?都大學畢業了吧?我已經回到金陵了,不如趁着這個這個機會,我們老同學好好聚一次,怎麼樣?畢竟以後工作了,可能聚的時間就少了。」

劉昊是高中時候的班長。高中時候就狂妄的不行,好像是因為家裡條件比較好,出手也闊綽,很多同學都巴結着他。

楚凌的筆記上還有他好幾筆,這幾年,反正動不動就在群里裝逼,楚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正想着,已經有不少同學被炸了出來,信息一條接着一條發來,手機震動個不停。

「呦,班長你回來了啊?以後就在金陵發展了嗎?找到工作了嗎?」

「哎呀,咱們班長大人是什麼人物啊?人家的條件已經領先我們一百年了,還用得着擔心工作問題嗎?」

……..

另外一邊,劉昊看着手機上的回復,對着手機得意的笑了笑。

劉昊越想越得意,手指快速在屏幕上打出一行字,「你們可別這麼捧着,真不怕我摔下來砸着你們?

我本來確實找到了不錯的工作,人家五百強企業看重我要留用我呢。但是你們也知道,我家裡的企業也需要人來主持。沒辦法啊,我就只能回來了。」

說完,劉昊發了三個無奈嘆息的表情。

一瞬間,楚凌看着這個消息,便是一臉惡寒,他現在還記得,高中的時候,有一次鎮裏面有徵文比賽,題目為家風。

好傢夥,這貨直接開頭第一句:我的父親是劉氏集團老總,直接奠定了一等獎。

比『潮汐海靈』的我的區長父親有的一拼,不過這個是現實版的。

「跟家裡企業也談不上什麼待遇問題,一年也就是三四十萬的工資,但是沒辦法咯!」劉昊說的語氣那叫一個心酸。

同學們拿着手機看到劉昊的信息,直接就瞪大了眼睛。

這可是三四十萬的年薪啊!

他們辛辛苦苦一年,還不一定有人家一個月工資賺的多呢!

結果人家還一副不太看得上的樣子,你說氣不氣人!

同學們心裏酸酸的,說出來的話卻帶滿了恭維和諂媚。

「果然啊,是金子在哪裡都是要發光的!班長,家裡給你培養的這麼好,也是你報答家裡的時候了!」

「唉,真是同人不同命啊!大家都是一個高中裏面走出來的,但是大班長直接做了資本家,真的是讓人看着眼饞啊!」

「大家都不要酸啊!咱們老同學裏面有人發達了,咱們的好日子還能遠了嗎?再說班長的為人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多仗義啊,肯定不能忘了我們的!」

劉昊看着滿屏幕的羨慕和巴結,冷笑了一聲,哼哼,我好了是我好了,你們嘛,跟着看看就完了。

「這一次大家可都得一起出來聚聚,誰都不許推脫有事啊!」劉昊快速打出一行字,點擊了發送。

這個時候,大部分的同學都出來冒泡,和劉昊進行着互動。

楚凌看着手機,差點笑出聲來。

這些老同學多年不見,別的情況怎麼樣不知道,但是吹捧這一塊……那是無師自通啊。

那小詞小話往上嘮的,上綱上線的,特別有意思。

楚凌笑眯眯的看了一會,也覺得有些無趣了,正要關掉群消息的時候,忽然發現群里有人@自己。

楚凌本來不打算回應的,畢竟這樣的聚會他也沒太大的興趣參加。

「算了,先看看是誰吧。」楚凌往下翻了翻聊天信息,發現@自己的居然是劉昊。

「@楚凌,我說老同學,這一次你可得說什麼都要來了啊!你說說這都幾年了,哪一次你都是推脫有事!

這一次咱們可都畢業了,你要是還說自己忙沒時間來,可是有點敷衍糊弄老同學了啊!

再說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大家都知道你高考考崩了,沒有考上大學,反而是去了職校,但是也不能對老同學都避而不見吧?」

楚凌冷漠的看着眼前的這些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這個劉昊表面上是在勸自己,說穿了不過是在揭自己的傷疤呢。

否則這都是四年前的事情了,這些人都大學畢業了,還有必要把這些事情翻出來說一遍嗎?

那些暗戳戳的鄙視,都藏在字裡行間里呢。

這些上了大學的同學還有平時劉昊的狗腿子,看到劉昊的話,開始快速的附和着班長的話。

「是啊楚凌,大學畢業後進入社會,咱們誰還不是一張白紙了?我們也只不過比你多了一張車票而已。」

「咱們也不要這麼說嘛,沒上大學就不是好同志了?再說人家楚凌好歹也考上了大專不是嗎,咱們說話都注意點啊!人家還不用考四級呢,多輕鬆啊!」

「不是吧?四級都沒有考,這還怎麼找工作啊?楚凌,這次你說什麼也要來同學聚會了,班長可是回來了,也只有他這樣的大佬,能帶的動你了,珍惜機會啊!」

這些人越說越興奮,莫名的就找到了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