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裴景初孟予笙我死後半年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但他倒是沒生氣,倒是很有耐心,要是以前呀,他肯定直接翻臉不認人了,只是這樣的裴景初就是犯賤。
  這是我得到的總結。
  翌日。
  還是像平常一樣,沒什麼特別的,和年年在後花園玩耍,裴景初就在旁邊看着。
  不過臨近中午。
  錢媽就過來找裴景初說:「先生,江小姐來了。」
  裴景初劍眉挑起,似乎不希望江媛一過來,可他還是站了起來,往家裡走。
  錢媽看着裴景初的背影,有些焦急地和我說:「夫人,這江小姐真的是會搞破壞,害得你和先生的感情都變得不好了,明明知道先生已經結婚了,還一天到晚地沾着。」
  我笑而不語。
  錢媽便去忙了,我和年年大概又玩了半個小時,太陽太大,我們也回家裡。
  餘光就見江媛一還在,主要是她身上的紅色裙子有些熟悉。
  還不等我反應過來,江媛一便站起來,擺弄着自己身上的衣服,語調帶着委屈地說:「予笙,不會介意我穿了你的衣服吧?」
第33章  哦,原來這是我的衣服呀,也難怪看着有些眼熟。
  我還沒來得及開口。
  江媛一就看着裴景初說:「景初,我看予笙似乎很不高興的樣子,要不然我把自己的臟衣服穿起來吧。」
  「我好像什麼也沒說,你就知道我不高興了,江小姐還是預言家呀。」
  我慢悠悠地啟唇,帶着笑意的目光落在江媛一身上。
  「不過江小姐穿紅色的衣服倒是真的不好看呀,有點像土包子進城……」  「吖,江小姐我不是有意這麼說你的,我有些直言直語,你可不要太放在心上,畢竟我這個一向不會說話。」
  家裡的傭人都忍不住笑了。
  江媛一的臉色那是我見過最好看的顏色,都感覺看到了五彩斑斕的顏色。
  她緊緊地攥着衣角。
  一旁的裴景初並沒有幫江媛一說話,只是默默看着。
  但江媛一捺會放過這個機會,對着裴景初就是訴苦:「景初,予笙這也太過分了,我也不是有意穿她的衣服,她竟然這麼貶低我。」
  結果裴景初來了一句我們兩個人都意想不到的話。
  「你確實不太適合穿紅色。」
  這話一出,我都忍不住想笑了,畢竟是裴景初說出口的。
  江媛一自己都愣住了,她怎麼也沒想到裴景初不幫她說話。
  我順便又拉扯一腳:「江小姐,你看看不是我眼光有問題,應該是你自己還沒找到自己的定位。」
  江媛一直接就是被我激怒了,那眼睛陰毒的恨不得把我碎屍萬段的感覺都有了,但又不能對我怎麼樣,只能不甘的甩手走去換衣服。
  江媛一走了之後,裴景初忽地來了一句:「現在高興了?」
  「我一直都很高興。」
  裴景初怪不會覺得怎麼做就可以讓我回心轉意吧,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等江媛一再下來的時候,還是穿着我的一件衣服,可她怎麼穿都好像一個小丑。
  家裡的傭人見後,最後忍不住笑出聲。
  結果被江媛一聽到了,氣得面部都有些猙獰,伸手直接一巴掌打過去。
  我立馬大步流星地走過去,那傭人不僅臉上有個巴掌印,更是被江媛一的指甲划出了血,她還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就被江媛一打成這樣了,要是毀了容這可怎麼辦?
  「這可不是江家,你無緣無故打我家裡的傭人,江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江媛一咬牙切齒道:「一個下人,竟然嘲笑我,我打她也是她活該!」
  「那江小姐也要分清主客,你作為客人還沒有資格在我家指手畫腳吧,要不然我還以為江小姐才是這家的主人。」
  江媛一諷刺地說:「那予笙就這麼教傭人,不尊敬客人,那也難怪被打。」
  「她們只是看不慣一些見不得人的行為罷了,畢竟有些人做的事都不是人事。」
  我聲音拉長的,一步步靠近江媛一,用着只有我們兩個人可以聽到的語氣說:  「你呀,永遠都得不到裴景初,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你看看裴景初現在又過來幫你嗎?」
  「做人還是需要有些這自知之明的,不是你的,再怎麼搶都不是你的,就像你穿着我的衣服一樣。」
  慢悠悠後退,紅唇無聲啟:「joker。」
第34章  江媛一氣得火冒三丈,面部都有些扭曲地瞪着我。
  我意味深長地笑着看着她,就是要這樣子,越生氣越好。
  「啊!
賤人!」
  江媛一很容易被激怒的。
  她直接就向我衝過來,伸手用力地想將我推下樓梯,只可惜不能如她願了,因為這大事,裴景初當然是會出現。
  「做什麼呢!」
  裴景初聽到聲音立馬就過來,便見到江媛一要將我推下的畫面。
  江媛一立馬清醒過來,她看着裴景初,解釋道:「景初,你聽我說,她剛剛竟然侮辱我,我實在是受不了,才會這麼生氣,對她這樣。」
  我表情無辜的,「江小姐你可不要冤枉人呀,我什麼時候侮辱你了,明明是你先打了我家裡的傭人。
我只是就事論事地說話,根本就沒有侮辱江小姐你呀。」
  江媛一眼眸睜大,手指指着我,「你竟然還在狡辯,景初,予笙真的太過分了。」
  我更加茫然,對着在場的傭人說:「你們都看到了吧,我根本沒有侮辱江小姐。」
  傭人立馬錶示:「先生,夫人根本沒有侮辱江小姐,只是為我們說話而已。」
  我視線落在江媛一身上,「既然江小姐說我侮辱你,那你說說我說了什麼,大家有沒有聽到。」
  江媛一怒瞪着我,不甘地說:「你只用我們兩個人說話的聲音,別人怎麼聽得到!」
  「江小姐沒有證據,怎麼就能污衊我呢。」
  江媛一真的要被我氣死了,叫得可大聲:「孟予笙!」
  裴景初臉色那是一個差,出聲道:「夠了!
都給我冷靜下來。」
  我給被打的傭人轉了一筆錢,讓她去醫院看看,這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之後都坐在沙發上。
  江媛一也瞬間變了,應該是完全冷靜下來,只不過那眼神還是很想把我千刀萬剮。
  這也正常,畢竟踩到了她的痛處,裴景初沒娶她,就是江媛一一直不能釋懷。
  江媛一一把抓着裴景初的手臂,告狀地說:「景初,予笙她真的說了,你要相信我,我不可能騙你的。」
  裴景初抿着嘴,眼眸深邃看了看江媛一又看了看我。
  我淡然對視着他的眼睛。
  他相信江媛一也是在我意料之中,他本就比相信我,更相信江媛一。
  儘管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他依舊相信他許久不見的白月光。
  「予笙……」  裴景初叫了我一聲。
  剛想開口,可我的手機忽地響起,拿起一看,是齊澤初發來的消息。
  齊澤初:「予笙,我這邊有個國外的企業,我和他們聯繫了,說是很看重你們這次項目的產品,現在他們正好在南市,你有時間過來,大家一起聊聊嗎?」
  我立馬回了一句:「好,地址發給我。」
  齊澤初立馬給我發了一個定位。
  站了起來,眼眸微微半闔,看着面前的裴景初和江媛一,「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