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小說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傅心玲生氣地將相框砸到了地上。

玻璃破碎,劃爛了相片上傅川那張綻放笑容的臉。

傅心玲這才看清了相框的照片。

因為傅子琛受了傅川的氣兒,傅心玲太憤怒了。

都沒有認真看過相框的照片。

待看清了照片後,傅心玲有點慌了。

在傅川心中,她們這些家人何等重要?

不然怎麼可能費盡心思地討好,卑微求全呢?

這是傅家人跟傅川唯一合照的全家福。

說是傅川重要的寶物,不為過。

現在這張全家福還被傅心玲毀了……

傅心玲絞盡腦汁,剛想要解釋什麼。

「這是你摔壞的,你收拾乾淨丟垃圾桶吧,我功課還沒做完,明天要上學呢。」

傅川毫不猶豫地關上了門扉。

徒留傅心玲一個人獃獃地站在外面。

傅川……

竟然一點都不關心?

明明這是全家福!

是傅川唯一的全家福!

傅川……好像真的變了。

意識到這個可能性,傅心玲不知道怎麼的……

心裏頭覺得有點堵得慌。

翌日。

傅川準時起床,下來吃早飯。

傅靈兒有事得提前去公司,沒有留下來。

就傅心玲,傅川,傅子琛一起吃早飯。

傅心玲跟傅子琛起的最早,傅心玲正對着傅子琛噓寒問暖呢。

見傅川走了過來,想到昨天晚上傅心玲打碎了全家福,傅川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心中那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再次浮現。

傅川對傅心玲跟傅子琛打了一聲招呼,便找了個角落坐着吃早餐。

刻意跟傅心玲和傅子琛拉開了距離。

傅子琛見狀將這一切歸根於【蝴蝶效應】。

傅子琛重生了,導致傅川的人格潛移默化地改變,不再討好傅家人。

傅子琛沒有將傅川往【重生】方面想,不然傅川哪裡會將【山水戀春圖】跟秦簡的婚約拱手相讓?

挺好的。

本屬於傅子琛的東西他都搶回來了。

這輩子傅子琛對秦簡好點,等秦氏集團發達了,傅子琛就是徹徹底底的人生贏家!

傅川死都不可能超越的存在!

傅家真少爺,流着傅家的血如何?還不是被傅子琛踩在腳下!被傅家人捧在手心裏的人是傅子琛!不是傅川!就算傅子琛活不了多長時間,也不會讓傅川好過!

傅心玲捏了一塊麵包塞進嘴裏,現在傅川完全變了,讓傅心玲捉摸不透,以前一看就是別有用心討好她們的臭弟弟,現在卻安靜地可怕……

好像在傅川的世界裏,她們這些家人已經變得無關緊要。

「子琛弟弟,這個好吃。」

「多喝點牛奶,對身體好。」

「吃個雞蛋,補充營養,就要上高三了,得多注意身體哦。」

傅心玲費盡心思對傅子琛好。

換不回傅川一個眼神。

「我吃飽了。」

收拾東西傅川便拿起書包離開。

傅心玲嘴角一抽,突然開口:「傅川,昨天的東西我丟到垃圾桶了。」

傅心玲自然指的是全家福。

以前發到傅川手上的時候傅川滿心歡喜,還特意找了個相框裝裱起來,放到了房間最顯眼的位置。

傅心玲有一次去傅川的房間,看到傅川對着全家福一臉傻笑的樣子,不由得一陣噁心。

要說全家福是傅川的寶貝,確實不假……

「丟了就丟了吧。」

傅川無比冷漠地開口。

徑直消失在了傅心玲的視線之中。

傅心玲整個人愣在了原地。

「二姐姐,昨天什麼東西?」

傅子琛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

傅心玲趕緊拿起牛奶喝了幾口,掩飾內心那些古怪的情緒:「對了,子琛弟弟,你不是一直想跟傅川上學嗎?他怎麼可以不等你!」

「二姐姐,我還沒吃完呢,沒事的,我一個人懂得怎麼去一中……咳咳。」

「你又咳嗽了,等會兒家庭醫生來了,讓他好好幫你看看。」

傅子琛愧疚地低下頭:「對不起,二姐姐,我的身體太弱了,總是讓你們擔心……」

「傻孩子,你是我們的弟弟,我們做姐姐的不關心你,關心誰呢?」

傅子琛幸福地撲入了傅心玲的懷中,順勢提出了想要跟秦簡見面,好好培養感情的要求。

傅子琛知道他的身體狀況,取消婚約就是自私地讓傅川跟一個他根本不愛的女人結婚,傅川之前過得夠苦了,就讓傅子琛承受這一切吧,在傅子琛活着的時候想要給秦簡多一點陪伴跟快樂,可把傅心玲感動地快哭了。

「我會安排你們見面,子琛弟弟,你要實在不喜歡秦簡,不要委屈自己,知道嗎?」

要不是傅子琛身患絕症,找不到真心的戀愛對象,傅心玲才捨不得讓傅子琛履行婚約,以前的秦家就算了,現在秦家連傅家一根毛都比不上,太委屈傅子琛了!

……

傅川趕上了公交車,找了個位置坐下。

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傅川深深吸了一口氣兒。

活着,真好。

自私地活着,只想着自己,放棄那些不切實際的人跟幻想。

原來人生遠遠比傅川想像的還要廣闊,光明。

下一站的時候,上來了一道倩麗的身影。

穿着的是G市一中的校服,戴着耳機,拿着一本紙質小說。

國產校服丑的五花八門,偏偏有人顏值逆天能穿出美感,馬尾用紅色絲帶綁着,女孩清冷的模樣,身上透着淡淡的香味以及一雙包裹在校服短裙的美z腿……足以吸引無數人的目光。

傅川定睛一看,是一中校花沈疏棠!

他們這些高三生都叫沈疏棠學姐,因為沈疏棠是復讀的高四生。

沈疏棠是出了名的網絡作家,筆名【橙子你愛不完】的小說發佈在番茄小說,引起了一陣熱潮,讀者高票投選殿堂成為了大神作家。

關鍵沈疏棠才十七歲,跟傅川同歲,所取得的成就已經是天壤之別。

同時沈疏棠的成績十分優秀,當初高考跟作家版權開發會產生了衝突,沈疏棠選擇去參加版權開發會,棄了高考,帶來的收益足夠沈疏棠成為全職作家,然而沈疏棠選擇復讀高四,再戰高考。

上輩子傅川滿心都想着怎麼討好七個姐姐,這輩子竟然沒發現沈疏棠跟傅川坐同一輛765公交車……也是,以前傅川故意等傅子琛一起上學,結果傅子琛去學校是由司機接送,傅川是坐公交車,美其名曰要鍛煉傅川,因為傅川是傅家真少爺。

當時傅川就這麼傻乎乎相信了她們的話語,以為這是姐姐們給傅川的試煉……

結果……呵呵,偏心就是偏心,說的還那麼冠冕堂皇。

這就是跟傅川有着血脈關係的家人啊。

傅川懶得去關注沈疏棠,像這樣的天之嬌女跟傅川沒有任何關係,他想着的是畫畫,上輩子人雖然活得蠢笨如豬,有一點好的,傅川的繪畫技術鍛煉地更加精緻,成熟,這一次傅川目標就在G市最好的藝術學院!上輩子就差兩分考進去,這輩子註定要圓了這個遺憾!

傅川絲毫沒有察覺到……沈疏棠看着小說的餘光,默默打量着傅川的側顏。

眼眸閃爍着別樣的色彩。

G市一中。

傅川來到教室,坐在了靠窗的位置。

G市一中的學生大多非富即貴,從小到大接受精英教育,有屬於自個兒的小圈子。

這一點在走高價的特長班顯得淋漓盡致。

讀高三的學生都學會以【利益】為中心,什麼對自己有用,什麼對自己沒用,劃分地很透徹。

姐姐們不允許傅川暴露他是傅家的真少爺,怕給同在G市一中的傅子琛造成不必要的歧視跟困擾,理由千篇一律的是傅子琛得了絕症,他受不z了刺激云云。

傅川信了,真信了,如今他的身份是以高超的繪畫天賦強行插入特長班的普通人,無權無勢,又給其他人造成了無形的競爭,容易被漠視。

人吶,有時候還不如普通一點,至少能多一些歡聲笑語,少一點勾心鬥角,活在這種貴族家庭從小就失去真心的生活,在傅川眼裡註定畫不出富有感情的東西,只是一些沒有靈魂的仿冒品。

上完文化課,接下來就是專業課。

傅川拿着工具,等着今天老師布置課題。

班級里走進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王老師最近身體不舒服,我暫時來給大家代課……」

說話的人正是傅家老五——傅青青。

穿着職業的OL裝,戴着眼鏡,難掩傅青青絕美的容顏,眼鏡之下一雙冷眸時不時透着寒芒,不容小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