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小說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腦子寄存處~
不用取回,腦子已經被殭屍吃掉了~
——
「姓名。」
「傅川。」
「年齡。」
「十七歲……」
看着眼前正在做筆錄的警/察蜀黍,傅川意識到自己重生回十七歲那一天。
被血脈相連的大姐親手送進了派出所!
起因是傅川跟假弟弟傅子琛的爭吵!
傅川是傅家真少爺,從小被弄丟,到兩年前元旦才被找回去。
傅子琛是傅家丟失了傅川之後收養的【代替品】,但在七個姐姐心中比她們的性命更加重要!
上輩子,傅川跟假弟弟傅子琛一起出了車禍,兩個人都是B型血,剛好醫院血庫不足。
姐姐們直截了當將剩餘的血都給了傅子琛。
為傅子琛獻血,噓寒問暖。
理由是傅子琛身患絕症,比傅川更需要愛護跟拯救!
傅川一個正常人,多抗一下,肯定沒問題的!
於是,作為親弟弟的傅川被丟在一邊,無人問津。
等B型血庫送來的時候,傅川已經在ICU里離開了人世。
「報警人稱你企圖對傅子琛進行暴力行為,有這回事嗎?」
「沒有……」
鑒於傅川認錯態度良好,加上這事兒太小,若不是關乎傅家,警/察才懶得插手這件事,就放傅川出了警/察局,用警車護送傅川回家。
傅川剛一進門,傅靈兒雙手環胸,高高在上:「知道錯了嗎?」
「大姐姐,您消消氣兒,這件事都是子琛的錯,是子琛不小心弄壞了哥哥的東西……咳咳咳!」
十六歲的傅子琛手足無措,白皙的皮膚,偏女性化的長相,虛弱的語氣,眼眶紅潤,隱隱有淚珠閃爍,手裡拿着一個破碎的相框,看的那叫一個【我見猶憐】!
傅靈兒看着傅子琛無比委屈的樣子,心都疼壞了,趕緊開口:「子琛弟弟,這件事跟你沒有關係,傅川作為哥哥,你不過就是弄壞個相框而已,至於這麼大發雷霆,他明明知道你身體不好……」
「對不起。」
傅川忽然開口道歉。
「我不該為了這件事跟子琛弟弟生氣。」
「這個相框,本來沒有一點意義。」
「對不起大姐,對不起子琛弟弟。」
傅川的聲音,無比平靜。
跟剛才據理力爭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傅靈兒滿意的點了點頭,看來在派出所被警/察蜀黍好好教育一番,這傢伙怕了:「你知道錯了就好,回去房間好好反省!還有那幅【山水戀春圖】當做你對子琛弟弟的補償,送給子琛弟弟了。」
【山水戀春圖】?
傅川看向了傅子琛,若有所思。
上輩子傅川在派出所認罪,回到傅家被傅靈兒冷嘲熱諷,傅子琛沒有要這幅畫,傅家人願意送給傅川的東西能是什麼好貨?比不上傅子琛擁有的萬分之一!傅子琛自然看不上!
巧的是這幅畫在原作者死後突然間被炒的市值飆升,當初傅家隨意送給傅川應付用的東西變成了香餑餑……
傅子琛接到了傅川的目光,低下了頭,掩蓋眸子中一抹貪婪之色。
「子琛弟弟想要,就賠給他吧。」
傅家的東西,這輩子傅川不會要,也不屑要了!
「還有一件事……」
傅靈兒抿了抿唇:「關於你跟秦簡的婚約,子琛弟弟想通了,他會代你受之,你解脫了。」
婚約?
這下傅川百分之百確定了!
秦簡是秦家千金,從小養尊處優,三年前秦氏集團遇上了瓶頸發展越來越差,遠遠比不上傅氏集團。
秦家跟傅家從爺爺輩開始就交好,更在這一代定下了娃娃親,傅川被偷走生死未卜,娃娃親一事就落在了收養的弟弟傅子琛頭上,傅子琛哪裡看得上衰落的秦氏集團?找回傅川後便打算將娃娃親重新推給傅川。
這件事按照現在的時間線還沒告訴給秦家,傅子琛身患絕症一事也是在傅子琛十三歲那年查出來的,秦家面色難堪,想取消傅子琛跟秦簡的婚約無異於是徹底得罪傅家,對於如今的秦氏集團是雪上加霜,怕影響兩家關係不敢主動開口。
傅川對秦簡沒有男女之情,甚至厭惡秦簡,秦簡太小姐脾氣,一般人根本無法承受,傅川為了討好家人只得硬着頭皮忍受,秦家知道傅川在傅家不受寵,總比將女兒嫁給身患絕症的傅子琛強得多,歡天喜地地答應下來。
傅子琛之所以重新將娃娃親搶回去,因為後面秦氏集團盤活了!比傅氏集團還要更上一層!殊不知裏面是有傅川的功勞……
傅子琛即便重生,單純將婚事搶回去毫無用處!不在那個時間點,用傅川的作品抓住機遇,即便傅氏集團會幫着秦氏集團也不可能再有上輩子的榮光!
傅川表面沒有露出破綻:「謝謝子琛弟弟,沒事我就先上樓了。」
傅子琛愣了一下,低着頭,眼淚猶如斷了線的珍珠,滴滴答答地墜落:「怎麼辦,大姐姐,傅川哥哥一定是生氣了……」
「傅川再不識好歹我繼續送他去警/察局!子琛弟弟你為了傅川都願意接下婚約,娶一個你不愛的女人,他還敢不領情!你也不要在意這破爛相框了……」
傅靈兒從傅子琛手裡拿過破碎的相框,待看清照片的時候,眸光閃過一抹異色。
這是傅川剛被傅家找回來,一起拍得全家福。
在C位的傅川跟傅子琛牽着手,笑得無比幸福,燦爛。
不過就是一張全家福而已……
傅川作為哥哥,一點擔當都沒有。
傅子琛身患絕症,禁得起傅川這麼凶嗎?
萬一嚇出個好歹怎麼辦?
傅靈兒開始後悔將傅川找回來了。
即便有着血緣關係,傅川終歸不是在身邊一起長大,接受傅家的教育,只怕別有用心,是為了傅家的財產而來!得防着他!
相反……得了絕症,醫生判斷活不過三十歲的傅子琛,太可憐,太讓人憐惜了!
傅靈兒沒有察覺到傅子琛嘴角竊喜的笑容。
上輩子雖然姐姐們及時獻血給傅子琛,傅子琛還是沒抗住,慢傅川幾天去世。
等傅子琛再次睜眼,發現他重生到了今天!
上輩子傅川走了狗屎運,傅子琛看不上的禮物後面市值飆升,傅子琛看不上的女人後面變成了富貴花!
傅川啊傅川,這輩子我重生了,你更不可能是我的對手!這些本來屬於我的東西,該拿回來了!
傅川回到房間,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仔細梳理着前後因往。
如今傅川正上高三,再過一年就是高考的日子了。
傅川心裏不想再討好傅家人,既然他們都不拿傅川當家人,傅川也不要他們,上輩子活得像是一條狗,已經夠傻夠蠢了,這輩子傅川只想為了自個兒,為了前程而活!
「等考上了大學,就跟傅家斷絕關係,離開傅家吧……」
傅川暗暗下定了決心。
就一年時間了。
一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在傅家活着,傅川想着如何擺爛就行。
考上心儀的大學跟專業,藏好足夠的錢,等上了大學,傅川就能夠靠獎學金跟打工養活自個兒了。
至於同樣重生的傅子琛,得防着他點!
不知不覺傅川睡著了。
砰砰砰!
房門被瘋狂錘着。
傅川被吵醒了,起身打開房門,見到是二姐傅心玲怒氣沖沖的面容。
「傅川,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罵子琛弟弟!」
傅川聽了後簡直想笑。
弟弟……
是啊,傅子琛是弟弟。
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
在傅家活得比傅川更像是真少爺。
跟傅家人有着血緣關係,是傅靈兒她們親弟弟的傅川,卻顯得格格不入。
對傅川直呼其名,對傅子琛就是【子琛弟弟】。
所謂的血緣關係,終究是比不上多年長情的陪伴。
別問,問就是傅子琛得了絕症,醫生說活不過三十歲,身子骨弱,需要忍讓。
那麼……
找傅川回來做什麼?
搞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