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傅川小說免費閱讀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靠,太倒霉了吧!竟然遇上了傅老師!」

「高三這段時間難過了……希望王老師快點身體健康回來工作啊。」

按理說遇上這麼一位絕美女老師,很多男同學心裏是竊喜的。

可惜……沒有!

G市一中是傅青青的母校,當年傅青青是出了名的學霸,高考以接近滿分的成績考入了清華大學,研究生一畢業就被校招回到了G市一中工作,順帶攻讀碩士。

傅青青為人清冷,不近人情,對就是對,錯就是錯,身份是傅氏集團五千金,無人膽敢招惹,被她上課就像是坐牢,生怕犯錯,太煎熬了!

聽着周圍人的抱怨,傅川只是搖了搖頭。

他們不知道的是這麼一位清冷不近人情的女人,在碰到傅子琛的問題就會選擇性的繞開。

上輩子傅川跟傅子琛參加運動會,為了得到姐姐們的誇獎,傅川早起晚睡地鍛煉身體,拼了命地跑了個第一。

原以為能得到姐姐們的真心,結果姐姐們聚攏在傅子琛的身邊,說傅子琛這次表現真棒,體質不好還能跑的如此好的成績。

還說傅川太過功利性,為了跑個第一各種暗地裡努力,明明知道傅子琛身患絕症堅強生活,傅川還搶傅子琛的風頭,是不是故意給傅子琛難堪!

這樣的話語,就是從傅青青嘴巴里說出來的!

落入旁人耳中,簡直是晴天霹靂。

參加運動會拿了個第一,沒有表揚就算了,還批評傅川的努力。

這算什麼理?

這是什麼家人啊?

原來……

再清冷的人心裏,都會有偏愛的人。

只是那個人不是親弟弟傅川。

而是假弟弟傅子琛。

絕症不是免死金牌。

傅川不是要從傅子琛身上搶走傅家人的關注跟寵愛。

而是作為親弟弟,要求多一點點的關注跟親情。

就這樣……她們都不屑給,不願意給。

這樣,傅川不要了,愛誰誰吧。

傅青青看到了低着頭的傅川,眉頭不留痕迹地一皺。

可以的話傅青青想要去傅子琛的班級,親手培養,帶領着傅子琛,度過最重要的高中歲月,醫生說傅子琛活不過三十歲,傅青青只想要在傅子琛有限的人生,給他最大的幸福跟光明!

傅青青之所以選擇來到G市一中成為一名教師,很大原因就是為了傅子琛!

奈何學校安排傅青青給生病的王老師代課……新的代課老師還沒有找到,傅青青出身於豪門傅家,自小對藝術品有一定的鑒賞力,繪畫一類的課程更是上的滾瓜爛熟,是當仁不讓的選擇。

傅青青的性格不容許她有私心,在需要她的時候臨陣脫逃,只為了滿z足私慾!

儘管這樣傅青青就得看到傅川,被傅川討好,煩着……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從傅青青走進教室後,傅川的眼神都沒有一刻停留在傅青青的身上。

要是傅青青熟悉的傅川,肯定用着一副喜悅的眼神盯着傅青青,怯生生地想着在傅青青面前表現好,得到傅青青這個五姐的喜歡。

殊不知這樣真的很功利性!很討人厭!

跟不爭不搶,惹人同情的傅子琛比起來,簡直一個地一個天!

現在的傅川反而順眼了一點……

呵!

想到傅川回到傅家的所作所為。

欲擒故縱罷了!

傅青青布置了今天的課題——鮮花。

學生們陸陸續續開展課題。

絲毫不敢發出多餘的聲響,動作。

怕給傅青青留下不好的印象。

傅川已經不在乎傅青青怎麼看待他了,全神貫注地投入到繪畫作品中。

只不過一年……

漫漫光陰,就是一瞬,便解脫了。

只要心中不想,不念,不要。

原來上輩子對傅川比生命還要重要的親情,能夠顯得這麼無關緊要。

沒有反饋的親情,終歸是一盤散沙,不用風吹,走兩步路就散了。

正當傅川全神貫注的時候。

傅青青的眼神落在了傅川的身上。

說起來傅青青還是第一次看傅川畫畫的樣子。

傅川長得很帥氣,十七歲的少年,完美繼承了傅家的基因,一米八八的身高,散落着劉海,白皙挺直的鼻子,認真的雙眼……拿着畫筆,頗有股藝術大師的風範。

氣質這種東西必須從小培養,刻入骨子裡,不然長大就會顯得刻意,畫虎不成反類犬,奇怪的是傅川孤兒院長大卻有這樣的風範,真是得益於傅家的血脈。

傅青青轉移了視線,刻意不去看傅川。

在傅青青的心裏,對傅川還是有着很大的芥蒂。

忽然有人輕輕叫了起來。

是風靡G市一中的校花——沈疏棠!

站在窗口,手裡拿着一瓶礦泉水,美眸靜靜地看着教室內的學弟學妹們,伸手將一縷髮絲捋到了耳後,露出白皙細膩的天鵝頸。

視線,若有若無定格在了傅川的身上。

只是傅川沉浸在繪畫中,沒有在意沈疏棠的視線。

連傅青青都不在意了,傅川還能在意什麼呢?

無非是傅川這輩子的人生跟前途。

傅青青自然發現了這一點,從教室走出來:「沈同學,有事嗎?」

沈疏棠的風光傅青青自然聽說過,更不用提沈疏棠本身學習成績優異,校花級別的長相,透露着一股高冷的氣質……對這樣優秀有才華的學生,作為老師難免心中多了幾分偏愛,傅青青放慢了語調,盡量顯得溫柔。

沈疏棠點了點頭:「老師,我想……」

聽了沈疏棠的話後傅青青驚訝地開口:「你確定?以你的成績,應該不缺乏漫畫改編吧……」

沈疏棠垂了垂眸子:「他們的樣圖我不喜歡。」

「……」

傅青青心裏想着成熟漫畫家的樣圖都不喜歡,就這一群學生,難道還能入沈疏棠的法眼?

就算是G市一中的特長生,這些孩子的繪畫太過青澀,遠遠比不上經過大學,社會磨練成熟的漫畫家,還需要多加打磨,就像是剛剛出土的鑽石,必須經過專家的切割,才能夠綻放內里的璀璨。

除非天生的才華,如一把利劍,能貫穿萬古的夜!

見沈疏棠沒有離開的意思,傅青青只能夠開口:「不要打擾到學生們就行。」

沈疏棠是復讀高四生不假,但學校見沈疏棠成績如此優異,還成為了當紅小說家,破格給了沈疏棠保送的資格。

現在沈疏棠上課跟不上課沒什麼區別,有保送在,都不用參加高考了。

專業課結束了。

學生們陸陸續續收拾好東西,離開。

傅青青還得留下來,給每位學生的畫作拍照,評分。

「老師再見。」

傅青青原以為傅川會十分熱絡地上前來跟她打招呼。

正想着回家怎麼責怪傅川這個行為太過出格。

要是被別人發現傅川對傅青青太過親密,想到傅川是傅家的少爺,傅子琛該怎麼辦?

結果,混在人群中的傅川招呼都不打一聲,當做個隱形人離開。

像是洞悉了傅青青所有的想法,選擇了最好的方式。

又或者……

傅青青從傅川的背影,感覺到了無比的疏遠。

傅川在刻意跟傅青青劃開界限距離。

這……

這怎麼可能呢?

傅青青,你不要想多了!

這一定是傅川欲擒故縱的戲碼!

為的就是博取傅青青的同情心!

傅青青猛地甩了甩頭。

在檢驗學生的畫作時,傅青青來到了傅川的畫作面前。

看到傅川作品的那一刻。

傅青青不由得呆住了。

傅川畫的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蓮花。

尋常可見的題材。

在傅川的畫筆下,竟如此鮮活,富含生命力。

像是親眼所見!

即便不需要傅青青作為藝術家品鑒的能力,都能看得出來傅川這幅畫完美無缺!挑不出一點毛病!

「這……怎麼回事?傅川的繪畫技術原來那麼厲害的嗎?為什麼……以前我從來沒看出來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