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傅川傅子琛 第1章_塔靜小說
◈ 第10章

第1章

那一邊。

傅川在房間里將金主的幾幅畫構思花了幾個小時畫出輪廓了。

血眸黑髮的蘿莉女主,錦衣夜行的男配……

傅川將畫作拍好,發送給了昨夜雨疏風驟。

「金主大大,這種感覺可以嗎?」

儘管兩個人合作過一次,傅川對金主的喜好沒有全然摸透。

上次因為沒有手機加上畫作被傅青青給毀了,迫於無奈,這次有條件了,找金主確認一下構圖十分重要,畢竟甲方一句話,乙方累斷腸嘛。

昨夜雨疏風驟足足十分鐘才回復。

「我仔細看了你的畫,構圖十分不錯,女主跟男配神采奕奕,畫龍點睛……」

「不過有些細節我覺得改改更好,女主耳環的配飾改成鏤空雕花耳墜,男配的刀是唐橫刀……」

昨夜雨疏風驟肯定了傅川的作品,同時提出了改進。

並且將需要改進地方的實物圖都發送給了傅川。

傅川十分喜歡跟昨夜雨疏風驟合作的過程,甲方提出要求十分正常,關鍵不能一句「我覺得不行」就打回去全部重做,你光說這句話鬼才理解你的意思!像昨夜雨疏風驟這樣提出具體建議並且給出實物圖,傅川就能更快改好作品,屬於雙贏!

等傅川按照金主的要求改好畫作後已經半夜了。

通過綠泡泡發送過去,傅川頂不住便上床睡覺,明天還得去上學呢。

沈疏棠戴着黑框眼鏡,蓋住了巴掌大的小臉,長發舒捲,打開了窗戶,抱着筆記本坐在窗戶旁,外面繁星點點,迎面就是一汪別墅區修建的人工湖,清風吹拂,將沈疏棠的發吹的飛揚,電腦屏幕的光照亮了沈疏棠的臉,指尖輕動,噼里啪啦地打字。

昨天跟傅川聊了一下後,沈疏棠靈感源泉像是打開了水龍頭源泉不斷。

很快寫出了一籮筐的人設。

在收到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發過來的作品,沈疏棠一眼相中,仔細打量之後,表示滿意,讓對方打磨好成品發送給沈疏棠便能確認商單了。

同時,沈疏棠對一個不正經的本子畫師有些好奇……

如此出色又富含才華的新人畫手,真的是百年難得一見。

對方絕對是個天才!

如果傅川學弟那邊拿不下,不如邀請對方做沈疏棠作品漫畫改編的畫手得了!

「感覺不錯!今天熬個通宵吧!」

沈疏棠伸了個懶腰,打上雞血,繼續開干!

翌日。

傅心玲跟傅青青下樓吃早飯的時候,傅川已經起床,正在角落裡默默啃着麵包。

傅心玲現在見到傅川總覺得哪裡都彆扭,索性不去理會,找了個位置坐下。

傅川吃的差不多了,就要起身離開。

免得留在這裡相看兩厭。

「傅川,你等一下。」

出聲挽留的人竟然是傅青青。

傅川沒有回應,只是淡漠地看着傅青青。

「五妹,你做什麼?」

傅心玲詫異地看着傅青青。

自從傅川變了後,傅青青也跟着變了。

傅川回到傅家,傅青青跟傅川說話的次數屈指可數!

最近的態度來看,傅青青似乎對傅川越來越在意……

什麼鬼啊這是。

傅青青有些不自在地蠕動了一下身體,輕咳一聲:「傅川,你上次說想給我看的那幅畫讓我評價評價,我現在有時間了,你拿給我吧。」

傅川在學校畫的兩幅畫,從藝術性,品鑒性來看,讓人驚艷無比,移不開眼睛。

其他學生的作品,跟傅川比起來簡直稚嫩到無法入眼。

能夠進市一中繪畫特長班的大多都是G市有天賦的苗子,不少更是從小到大接受精英教育以及繪畫大師的熏陶,出生於藝術世家,偏偏被突然轉變,孤兒院長大的傅川碾壓地一乾二淨。

不得不承認一點……傅青青有些被傅川的才華吸引了,突然想起了之前傅川拿過一幅畫想要找傅青青品鑒,說是傅川特意為傅青青畫的作品,當時傅川滿心歡喜,期待的眼神傅青青至今還記得,只是傅青青不想要跟傅川過度深入,找了個借口將傅川打發走了。

那個時候傅川的眼神一下子黯淡無光,強顏歡笑地說等傅青青什麼時候有空了再幫傅川看這幅作品,他會等着,一直等到傅青青願意回首的時候。

這件事,想必傅川沒有忘記吧……傅青青想要試着去了解傅川的繪畫才華,也許他真的是靠實力進入的G市一中,並非是爸媽走了關係強塞進去的,至少學校領導不是傻子,能一眼看得出來傅川是難得一見的天才!

怎料——

「有這回事嗎?」

傅川淡淡開口。

「……真的有!」

傅青青知道傅川是故意的,為的就是報當時傅青青不在意傅川,隨意應付的仇!

奈何傅青青想要知道傅川以前的作品怎麼樣……那副特意為傅青青畫的作品!是不是比傅川在學校交的兩幅作品更加直擊靈魂!

「我也記得有這件事……哈哈……」

經傅青青這麼一說傅心玲想起來了,傅川也給傅心玲送來了一幅畫,只是傅心玲看都沒看一眼,當著傅川的面直接丟到了垃圾桶里,斥責傅川別妄圖用這樣的手段來討好傅心玲,傅心玲不吃這一套!省省心吧!

那個時候傅川臉色慘白,握緊拳頭,嘴唇顫抖,不停對着傅心玲道歉的卑微模樣,傅心玲想起來了。

哈哈哈~真是一個小丑~

傅心玲忍不住笑出了聲。

會對傅心玲如此卑躬屈膝的弟弟,怎麼可能會變得那麼硬氣呢?

一定是傅川想了欲擒故縱的手段,故意為之,就是想要吸引她們這些姐姐的注意力,好從傅子琛身上將關注寵愛搶走!

好險啊,差一點就遭了傅川的道!

這下傅心玲像是佔據了至高點,居高臨下地俯瞰着傅川:「傅川,你就別藏着了,當時你給我們全家人都準備了一幅畫,你到現在裝傻想否認?不覺得太遲了嗎?」

「二姐,那些不過就是你看都不看一眼丟到垃圾桶里的垃圾,我覺得十分正確,垃圾……就該回去垃圾該呆的地方,我早就丟掉了。」

「……」

傅心玲沒想到傅川會說出這樣的話,一下子惱羞成怒:「傅川,你這樣還有作為畫家的資格嗎?竟然說自己的作品是垃圾!」

「那是二姐說的,我只不過是複述二姐的話,東西我是沒了,沒其他事我還要趕公交車,再見了。」

「你?!」

不等傅心玲開口傅川直接離開。

一點都不給傅心玲面子。

「東西……丟了……」

傅青青喃喃自語着。

傅川真的丟了嗎?

不自覺地傅青青竟有一些遺憾。

不是因為傅川不珍惜打算送給傅青青的畫,而是傅青青沒法更加深入了解傅川的才能。

「算了,五妹,就傅川畫的東西能有什麼好貨?你要什麼世界名畫我都可以買來送給你!還真以為我有多稀罕似的!」

「二姐,傅川的畫真的不一樣,不信你看……」

傅青青拿出手機,將拍下來傅川的畫給傅心玲看。

傅心玲看了之後亦是愣住了。

「這……這真的是傅川畫的?」

「在我眼皮底下,千真萬確!二姐,你應該看得出來傅川的畫十分有靈性,構圖極好,這只是照片!要是見到真畫更是震撼!傅川是絕對的天才!」

「那……那子琛弟弟怎麼辦?」

提及傅子琛,傅青青愣了一下,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她們對傅川漠視,拒絕傅川的討好,就是怕傅子琛多想,影響到傅子琛的絕症發作。

傅子琛確實很聰明,即便沒有遺傳到傅家的血脈,功課極好,按照目前的成績將來考上清華北大不在話下。

就算如此……

那只是普通人中的翹楚天才,並非難以複製,傅家七個女人都是畢業於世界級的名牌大學,跟傅川無法相提並論!

就傅川目前創作的藝術品,繼續培養下去,定會成為名留青史的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