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傅川傅子琛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傅心玲跟傅青青回到傅家已經晚上十一點。

還是在傅子琛蘇醒之後,強硬要求回來的。

其他姐姐都在外地工作,爸媽在國外得知後,紛紛打了視頻過來。

蘇醒後的傅子琛十分懂事,哪怕渾身不舒服,依舊露出笑容,示意大家不用擔心。

這樣的情況在傅家並不少見。

指望着大家放下手頭的工作趕回來照顧傅子琛,太不現實了。

傅靈兒表示她一個人留在醫院睡在VIP房,明兒去公司近。

有頂級的醫療資源,加上傅靈兒看護,見傅子琛沒什麼大事,傅心玲等人才稍微放心回家。

「五妹,我們是不是忘了什麼?」

回到家中,傅心玲總覺得少了什麼,但少了哪塊又說不上來。

傅青青垂了垂眸子:「……傅川沒有過來。」

「啊!對!就是該死的傅川!子琛弟弟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怎麼可以不來醫院看望子琛弟弟呢!」

傅心玲終於想到了傅川的存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二姐,你有沒有覺得……傅川最近變得怪怪的?」

傅青青忍不住說出她的感受。

要說欲擒故縱,吸引姐姐們的注意力,傅川未免太沉得住氣兒了。

無論在學校,家裡,傅川好像真的一點都不在意她們這些姐姐了。

傅心玲撇了撇嘴:「不就是我打碎了他的全家福,故意給臉色嗎?真是,一張照片而已!」

「二姐,你打碎了傅川的全家福?」

傅青青懵逼了。

這……

為什麼啊?

傅心玲跟傅青青說了那天晚上的事情。

「傅川明明知道子琛弟弟身患絕症,還凶子琛弟弟,我為子琛弟弟出氣就當著傅川的面摔了相框,我也不知道那是全家福,不過傅川一點都不在意,還讓我丟到垃圾桶里去……一個男人這麼小氣,一點都比不上子琛弟弟!」

「傅川真的不在意那張全家福了?」

傅青青不知道為什麼心裏頭有一種悶悶的感覺。

要是以前的傅川,絕對不可能不在意。

傅川說過,那是他要珍視一輩子的寶貝。

那個時候傅川雀躍的表情,閃爍的目光……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騙人的。

為什麼傅川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剛好,傅川下來喝水。

撞上了傅心玲跟傅青青。

傅川依舊面無表情。

羽翼未滿,還要在傅家生存一年。

這種情況,避不開的。

傅川只點頭,叫了一聲【二姐】【五姐】,就來到廚房倒水。

見傅川這幅冷漠無情的模樣,傅心玲咬了咬牙:「傅川,子琛弟弟暈倒了,你知不知道?」

傅川喝了一口水:「知道。」

「知道你怎麼不去醫院看看子琛弟弟!」

「上次我去醫院看,二姐你說我以後不要來,免得刺激到了傅子琛,讓他病情加重。」

傅川輕描淡寫。

用魔法打敗魔法。

「……」

傅心玲一臉莫名看着傅青青,像是在說著——

我說過這樣的話?

傅青青點了點頭。

不只是傅心玲說了,連三姐,四姐都這麼說。

她們七個姐姐都害怕傅川的出現,會刺激傅子琛病情加重。

傅川想要越過傅心玲跟傅青青,往樓上走去。

傅心玲覺得臉上掛不住了,身為姐姐的尊嚴不容許她在這裡丟臉,連忙開口:「那……那你就不能問問子琛弟弟情況如何了?他可是你的弟弟啊!」

「是你說的讓我不要管傅子琛的事情。」

拋下這句話,傅川頭也不回地上樓。

「你?!傅川!」

傅心玲不敢相信這是傅川說出來的話語。

換做以前的傅川,哪裡有膽子對傅心玲說這樣的話?

什麼最尊敬的姐姐,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現在就原形畢露,對傅心玲這麼冷漠……

該死的臭弟弟!

傅心玲不知道怎麼的,打從傅川連全家福都不在意,讓傅心玲當做垃圾丟掉之後,面對傅川傅心玲總是心煩意亂,失去了往日的冷靜,這不像是傅心玲,那個長勝的精英律師!

也許……傅心玲作為律師職業所感,幫人打官司最重要的就是抓住對手的軟肋,一旦受制於人官司等於贏了一半,傅川要是不在意傅家人的親情,傅心玲還拿什麼限制住傅川?

傅心玲忍不住開口:「五妹,你就讓傅川這麼囂張,一句話都不說嗎?」

傅青青無奈地開口:「當初話是我們說的,傅川照做了,我還能說什麼?」

「……」

啊啊啊啊!

傅心玲只想仰天長嘯。

什麼時候傅心玲這麼憋屈過。

還是在一個曾經處處討好她們的傅川身上。

傅青青輕聲問道:「二姐,你有看過傅川的畫嗎?」

「他的破畫有什麼好看的!我去洗澡了!」

傅青青氣沖沖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