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逆天氣運惹不起躲得起傅川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記憶之中不管傅川做什麼,傅青青都是三不。

不看,不管,不在意。

無論是傅川的討好,或者傅川做了什麼事情。

傅青青都不會開口去說什麼。

只是在針對傅子琛這件事,傅青青會用着跟其他姐姐一樣敵視的目光盯着傅川。

這一次……

傅青青竟然主動問傅川為什麼這麼晚回來。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有事。」

傅川不想去猜測傅青青內心想的是什麼。

冷嘲熱諷都好,這輩子傅川都不想要再做傅家人的舔狗了。

他們愛怎麼想就怎麼想吧,總之傅川心間澄明,知道將來要走的路如何就好。

「……坐下來吃飯吧。」

傅青青意識到自己的表現跟以往不符合。

為了防止別人看出來,傅青青只單純說了一句,繼續吃飯。

傅子琛將碗里的雞腿想要夾給傅川,裝出一副擔心傅川的好弟弟模樣,奈何傅川這一次選了個最角落,距離傅子琛最遠的位置,只能放棄。

要是故意拿着雞腿放到傅川的碗里,反而會顯得傅子琛做作,傅子琛已經將姐姐們的心牢牢把控在手中,犯不着做這麼愚蠢的事情。

「子琛弟弟,多吃點肉,你現在長身體的時候,得多補補。」

傅靈兒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到了傅子琛的碗里。

「謝謝大姐姐……」

傅子琛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傅川。

發現傅川沒有任何反應。

其實傅子琛知道的……

每次姐姐們對傅子琛好,傅川都會偷偷投以羨慕的目光。

傅子琛很喜歡看到傅川這種失敗者的眼神,太爽了!

只是這一次傅川完全不在意了。

讓傅子琛嘗不到爽感。

有點鬱悶。

傅靈兒亦是察覺到了……

傅子琛都能發現的事情,傅靈兒怎麼發現不了呢?

這一次傅川確實像變了一個人。

難道是打碎全家福,被送進警z察局,禮物跟婚約給了傅子琛的事情,真的傷了傅川的心?

「我吃飽了。」

傅川將碗筷放下,頭也不回地走上樓去。

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得做。

沒空留在這裡理會傅家人的勾心鬥角。

傅青青眸光深諳如晦。

傅子琛有點擔心地開口:「大姐姐,五姐姐,傅川哥哥……吃得好少啊。」

傅靈兒淡淡開口:「不用管他,都這麼大的人了,該吃多少會照顧好自己的,子琛弟弟,秦簡答應周末跟你見面了,你要實在不喜歡跟大姐說,不要勉強自己。」

傅靈兒跟傅心玲的想法一樣,即便傅子琛身患絕症,在人生大事不能將就,不喜歡就不喜歡,不想讓傅子琛人生最後充滿痛苦跟遺憾!大不了將婚事推給傅川!

聽到能夠跟秦簡見面,傅子琛喜不自勝:「謝謝大姐姐……咳咳。」

「又咳嗽了,我去給你拿葯。」

……

傅川回到房間,開始構思金主給的設計思路。

幾下畫筆,一個玄衣銀髮美男生動無比。

先在畫紙描出一個大概的思路,再用電腦進行復刻。

是傅川畫畫的風格。

如今科技飛速發展,電腦生產力逐漸取代了紙質,紙質畫畫漸漸有種要被淘汰的趨勢。

傅川偏偏是一個【老古董】,總覺得親手用畫筆畫的作品更加有生命力,親切。

好比看小說,傅川不喜歡用手機看,更喜歡讀紙質書,有一種厚重感。

這時,傅川的大腦浮現出了沈疏棠的身影。

學姐好像挺喜歡讀紙質小說。

經常看着沈疏棠手裡捧着……

扣扣——

敲門聲打斷了傅川的思緒。

傅川人有點麻了。

上輩子基本沒人來敲傅川的門。

除了傅子琛。

不過傅子琛沒那麼頻繁。

只有在飯點的時候。

如果不是為了在姐姐們面前表現出好弟弟的模樣,傅子琛才懶得來找傅川。

現在是什麼鬼?

傅川打開了房門,見是傅青青,淡淡開口:「有事?」

見傅川帶着無比陌生,疏遠的態度,傅青青以為傅川是欲擒故縱,故意開口:「沒事就不能來找你聊聊?我好歹是你的姐姐。」

要是以前傅川聽到傅青青這麼說,肯定高興到發瘋。

跟剛出生的小鹿站不穩,迫不及待邀請傅青青走進傅川的房間,討好傅青青。

再怎麼欲擒故縱,這一次,傅川總該暴露真面目了吧……

「我現在很忙,下次吧。」

說完傅川直接將房門關上。

「……」

傅青青傻眼了。

這……

怎麼傅川不按照套路出牌了!

是跟誰學了什麼手段嗎?

這一次,竟然這麼憋得住!

傅川花了半個小時完成了金主的作品,長舒一口氣兒。

看着畫中栩栩如生,執掌星痕,獨斷萬古的銀髮美男,要不是沒有手機,傅川肯定第一時間拍照發給金主看,等金主的評價了。

誰不想新鮮出籠的作品得到他人的觀賞,讚揚呢?

「賺到錢了,得買手機才行!」

按鍵機現在真的太不方便了!

傅川將作品放在一邊,下樓喝水去了。

傅青青不知道怎麼的,呆在房間一直心緒不寧。

去找傅子琛,說幫傅子琛補習功課,補習了沒一會兒,發現傅子琛壓根就不需要傅青青,現在的高二題就沒有難得到傅子琛的。

傅子琛看出了傅青青的異常,十分懂事地讓傅青青先回去休息,傅子琛一個人就足夠了。

是啊,傅青青認可的弟弟只有傅子琛一個,他是那麼聰明,乖巧,懂事,從來沒有讓傅青青為之操心過。

現在為什麼會因為傅川的欲擒故縱搞得這麼不爽?

也許……

是因為傅青青看出了傅川關於畫畫的天賦,產生了改觀吧。

這時傅青青發現傅川的房間門虛掩着,裏面有光透出來。

神差鬼使地傅青青走上前,輕輕推開了虛掩的門。

不可以這麼做,這是窺探別人的隱z私。

傅青青作為人民教師的素養在提醒着她。

這是傅青青最不恥的行為。

還是為了傅川這個從未關注過的弟弟。

「不,我只是想證明傅川在欲擒故縱,他還是那個想方設法奪取我們關注的弟弟,剛才說什麼有事都是騙人的……」

傅青青這麼做是為了保護傅子琛,不被傅川的陰謀詭計取代!

將卑鄙的行為正當化後,傅青青的力氣稍大了一點,推開了門扉。

傅川在樓下喝完水上樓,發現房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

風吹開來的?

正當傅川這麼想着,來到房間門口,看見傅青青正對着傅川的作品入了神……

「你在做什麼?」

傅川冷不丁地開口,嚇了傅青青一跳。

一不小心將傅川的畫板打翻在了地上。

砰。

一幅還沒徹底幹掉染料的畫徹底毀了。

傅青青的臉色一下子變了。

「我……我不是故意的……」

就算在傅川面前向來佔據姐姐至高點的傅青青,此刻都慌了神。

是傅青青沒有經過同意走進傅川的房間。

是傅青青不小心弄壞了傅川的畫。

傅青青不至於厚顏無恥到說傅川突然發出聲音,嚇到了傅青青,才毀掉了這幅畫。

傅川無比平靜地走上前,將畫板撿起來。

得,畫作徹底毀了。

傅川將畫揉成了一團,丟到了垃圾桶里。

「你還有什麼事嗎?」

傅川口氣已經染上了不耐煩。

「傅川,我……我來只是通知你,你今天在專業課創作的那幅畫很好看,我給了你滿分。」

傅青青底氣不足。

「恩,沒其他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

傅青青幾乎是被傅川趕出房間。

房門【砰】的一聲關上,反鎖的聲音。

敲打在傅青青的心頭。

一向清冷,不為傅川所作所為喜怒哀樂的傅青青,這個時候難得臉上變成了豬肝色。

拳頭一握再握,最終放鬆,灰溜溜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