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模擬星鐵:開局讓阮梅抱憾終身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阮·梅女士,冷靜,冷靜。」見阮·梅提劍向自己走來,白衡有了一種吾命休矣的錯覺。

「叫我阿阮。」阮·梅再次指正:

「……」愣了一剎,白衡迅速改口:「阿阮,咱們有話好好說,故人重逢,動刀動槍的多不好啊。」

阮·梅看着他,平靜的臉上依舊帶着溫婉的書卷氣:

「哦,那你解釋一下吧。」

白衡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給出了答案:

「具體的原因我解釋不清,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與你相關的記憶才剛剛恢復,並非是刻意避着你。」

阮·梅打量着白衡那清秀的眉宇,道:

「這個理由算是過關了。」

她能夠捕捉到白衡的微表情,確定這句話也不是謊言。

「但是,我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阮·梅像是懷抱樂器一般優雅的抱着劍,站定原地,接着問道:

「什麼問題?」白衡問道:

「你剛剛說了,你覺得我的性格變了。那你說說看,你是喜歡600年前的那個我,還是現在的我。」她雲淡風輕的說出這番話,彷彿在問一個無關緊要的問題。

可白衡清楚,這壓根就是一道送命題。

他要是說喜歡600年前那個性格清冷寡淡,外熱內冷,對情感只有漠視和不解的阿·阮,那就是不喜歡現在這個褪去一分神性,添了一分煙火氣的她。

反之也同理。

感覺哪個選項都會被一劍劈了。

這時,看到白衡正在思考的阮·梅開口道:

「你要好好考慮這個問題,回答的好的話,就有「獎勵」。」

「兩個都喜歡。」白衡決定還是鑽漏洞算了,於是直接搶答:

可本以為天衣無縫的他,卻見到阮·梅微眨了一下眼睛,隨後向著他靠近,同時輕啟櫻唇,道:

「貪心的壞孩子,可得不到「獎勵」哦。」

啊?

白衡明顯懵了。

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好好好,這麼玩是吧。

今天橫豎躲不過去了。

「別打…..」可就在他準備說出別打臉的唯一請求時,話卻噎在了嘴邊。

因為他聽到了近在咫尺的輕柔耳語。

「壞孩子得不到「獎勵」,但今天例外。」阮·梅懷中的無名再次坍縮成了銀色的立方體,她伸出如同雪藕般的胳膊,輕輕的摟住了白衡的脖子,如同溫香軟玉般的嬌軀埋在了他的懷中。

靜默良久,唇間輕語:

「好久不見,歡迎回來。」

她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番話,可又有誰知道,這句話承載了600年的沉重呢…..

白衡的睫毛輕輕顫抖,他想要伸出手,攬住她的腰肢,可那雙手最終還是懸在了空中。

他保持着這樣的狀態,低聲呢喃:

「好久不見……我回來了。」

…….

【黑塔】空間站主控艙段。

「黑塔女士的賬戶已被凍結,這是她上個月的賬單。」托帕一揚手,身後出現了一塊數位顯示屏。

其中名為黑塔的賬戶支付額度,達到了一個驚人的高度。

而托帕的身邊,此時正站着兩個人。

一位自然是被執行人,偉大的黑塔女士。

而另一位,則是「黑塔」空間站的站長,艾絲妲大小姐。

這是一個外表看着還有些青澀的少女,蔚藍色的眼睛清澈動人,披肩的粉色短長發扎了一個可愛的側馬尾,更顯得清楚可愛。

看着那高額的柱狀凍結額度,兩個女孩同時睜圓了小嘴。

黑塔反應很快,一個利落的轉身,邁着小碎步,朝着控制艙段的另一邊走去,同時留下一句話:

「幾個小錢,交給你了。」

「唉?!」艾絲妲朝着黑塔轉身的方向伸出手去,但沒想到黑塔正以一種極為誇張的高頻步伐逃逸。

托帕早就料到了會是這種情況,於是她帶着禮貌的微笑:

「艾絲妲小姐,你看?」

艾絲妲嘆了一口氣,臉上帶着無奈但又無可奈何的表情,從身上取下一張星際和平公司的限量黑卡,道:

「自己刷吧。」

也正是這個時候,又有兩人並排走進了空間站的主控艙段。

托帕瞥見,那兩人一位清雅溫婉,骨肉勻停,一位身材頎長,醉欲頹山,正是阮·梅和白衡。

等兩人來到托帕身邊時,托帕一邊將支付完黑塔賬單的黑卡還給艾絲妲,一邊看向兩人,道:

「阮·梅女士,白衡,你們商討的結果怎麼樣了?」

「阮·梅女士單方面願意與我們合作,至於螺絲咕姆先生和斯蒂芬先生,還需要爭取他們自己的意見。」白衡回答道:

在外人面前,白衡決定還是以阮·梅女士稱呼對方。

似乎有些在意這個稱呼,阮·梅再次意味深長的瞅了白衡一眼,不過這次她沒有糾正,而是將平靜的目光落在托帕的身上,道:

「托帕小姐,我的合作只針對星際天文會,並不會和公司其它部門有其它利益往來。」

「這是自然。」托帕很乾脆的回答道:

其實聽到阮·梅同意和天文會合作的時候,托帕就已經很高興了。

畢竟他們本來對此並沒有抱太大的希望。

如今能夠取得成果,最大的功臣還是白衡。

而且在她看來,這兩人之間似乎有着什麼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不過,我還有一個要求。」阮·梅打斷了托帕的思考。

「嗯…..阮·梅女士,您有什麼要求?」沒料到對方會突然殺這麼一個回馬槍,托帕的表情再次認真了幾分。

「關於工作的對接,請公司方面不要安排白衡以外的人。另外,我希望白衡可以兼任我的助手,參與到我的研究當中。」

沒想到阮·梅的要求居然如此簡單。

從剛剛開始一直在一旁旁聽,並沒有發言的艾絲妲也感到了有些意外。

因為她沒有想到,天才俱樂部的阮·梅女士居然會為了向公司要人而同意和天文會合作。

八卦之心被點燃。

艾絲妲蔚藍色的眼睛閃閃發亮。

她開始猜測兩人間的關係,當想到那一層後,艾絲妲驚訝的捂住了小嘴。

「當然沒問題。」像是擔心阮·梅反悔,托帕立刻答應了下來。

聽着這兩位的對話,白衡的表情多少有些無語。

合計着這二位完全不考慮自己的意見啊。

他感覺,哪怕阮·梅提出要讓自己入贅,托帕可能也會答應。

畢竟這也不是啥壞事。

但是他白衡是那種人嗎?

是那種會因為美色和潑天富貴屈服的人嗎!

好吧,答案是肯定的。

但是,哪怕是軟飯,白衡也要硬吃…….最起碼也會做做象徵性的抵抗。

……..

明天簽約,簽約後爭取一天兩更,求追更,書架。

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