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模擬星鐵:開局讓阮梅抱憾終身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難得見你有如此雅緻,這次不會是準備拿天文會的人做實驗了吧,要我幫忙就直說。」黑塔問道:

阮·梅搖了搖頭,目光仍然落在那張資料上:「我可不是你,會在模擬宇宙之外亂來。」

「那是因為什麼原因?」 黑塔攤攤手:

阮·梅眉眼輕垂:「我只是…..似乎見到了一位許久之前的故人……..可是我無法確定,這是否真的是他。」

「只是故人而已嗎?」黑塔擺出一副索然無味的樣子,邁着優雅的步調,走向艙室的大門。

可當她走到艙門處時,她卻回過頭來:

「如果只是故人的話,你又為什麼會哭呢?」

阮·梅恍然抬起頭來,冰冷的舷窗中倒映着那張賽雪欺霜的絕美臉頰。

可那雙曾經平靜如水的秋瞳,此刻卻泛起了漣漪。

或許她也沒有發現,自己已然被悲傷輕柔的包裹在其間。

她不明白,如果這次是真的話,她不應該高興才對嗎?

可為什麼…..偏偏會哭呢。

她想要伸手拭去淚水,卻觸碰到了那冰冷的舷窗,彷彿,是在為鏡中的自己擦拭。

幸好思念無聲,可惜思念無聲。

她花費了600年的時間去理解所謂的情感,可每當她以為自己接近答案時。

卻發現,那些能夠用來定義情感的答案,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這位你口中的故人,不會是你曾經提過的那位未婚夫吧?」第一次看到阮·梅如此狼狽的模樣,黑塔也不禁動了惻隱之心:

阮·梅沒有回答,可那我見猶憐的回眸已經給出了答案。

黑塔嘆了一口氣,道:

「或許真如他們所說的,加入天才協會的不一定是天才,也有可能是瘋子。」

「我聽說過你的事,創造生命,培育星球,甚至撼動世界生命的法則,可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那個所謂的故人吧。不過我倒是有個疑問,以你的能力,應該是有能力辦到這件事的吧,為什麼後來放棄了?」

阮·梅合上了眸子,輕聲道:

「因為祂曾告訴過我答案,或許在數百年後的某一天,我們會再次相遇。」

祂….博識尊嗎?

黑塔單手抵着下巴,一副沉思的模樣:

「但是你也不能確定,祂所計算出的答案,也就是數百年後的他會是原本的那個吧?」

「所以,我需要親自去確認。」阮·梅再次睜開眼睛,偏過頭去….看向了那舷窗外浩瀚的星海。

……..

「嘔~」

「嘔~」

剛下星艦,踏上「黑塔」空間站的白衡立刻吐了個七葷八素。

一旁的托帕同樣扶着牆,臉色看上去不太好的樣子。

「我建議你們回去後立刻給這名星艦駕駛員進行降級處分。」查爾斯拄着禮儀杖,威嚴肅穆的臉上拉下了幾條黑線。

白衡則揚了揚手,道:

「查爾斯先生,有需求就會有市場。這位駕駛員雖然激進了一些,但勝在速度快,原本5個星際時的航程被縮短了整整一半。況且保持這種速度駕駛星艦還不出任何差池,好好培養沒準將來也會有他的一番用武之地。」

聞言,查爾斯雖然微微皺眉,對白衡反駁上級的行為有稍許不滿。

但畢竟是人家天文會的事,加上這話也不無道理,便不咸不淡的回答道:

「我的意見只做參考,你們天文會的人按自己的規章來就行。」

人家話都這麼說出去了,白衡便轉身對着那名星艦駕駛員說道:

「小四,你這個月的績效獎沒了。」

名叫小四的星艦駕駛員將自己的護目鏡捋到頭頂,不好意思的撓着紅色短髮,咧嘴笑道:

「抱歉,白哥,還有兩位領導,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對他來說扣一個月績效真不算啥,因為他每個月的績效基本上都是默認扣完的。

白衡冷不丁的瞥了這傢伙一眼,心說自己倒是真想培養然後提攜這個小夥子一把。

畢竟這傢伙就是當初自己從一處太空廢墟里救下來的,今年才剛滿19歲,沒心眼,肯吃苦,算是白衡身邊最信任的人了。

可無奈這傢伙每次駕駛星艦都會受到投訴。

要不是他做到了307次出航零失誤,駕駛員考試也取得了全優的成績,天文會早就把他踹到犄角旮旯里了。

「那我們走吧,這次天才俱樂部的黑塔女士和阮·梅女士都會出席,我們可不能讓她們等急了。」托帕緩過一口氣,抱起了還在天旋地轉的賬賬。

恰巧這時,「黑塔」空間站負責迎接的科員也來到了幾人身旁。

他恭敬行禮,道:

「公司的各位,這邊請,黑塔女士和阮·梅女士已經在會議室等候着各位了。」

聽到這句話時,托帕有些疑惑,她看向了白衡:

「我記得按照那兩位的性格,應該不會專門候着我們吧。難道她們也對你們天文會的研究感興趣?」

「我想這個可能性不大。」白衡並不覺得天文會有這麼大的牌面:「雖然模擬宇宙和天文會的研究對象都是星神,但雙方根本不在一個量級。說難聽點,我們天文會捯飭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人家玩剩下的。」

「嗯……總之對方這麼做至少說明了我們身上有她們感興趣的東西,這對我們也不是一件壞事,走吧,到那就清楚了。」托帕抵着曲線優美的腰肢,道:

幾人跟隨着科員,一路朝着空間站的會議室走去。

一路上,那名科員還為幾人介紹了沿途經過的幾個奇物收藏室。

這其中的奇物都是黑塔女士本人,或者她的狂熱粉絲黑粉們從寰宇各地收集而來,並收藏在空間站內的。

大概過了20分鐘的時間,科員將一行人帶到了會議室外:

「公司的各位客人,就是這了。」

托帕在三人中層級最高,向科員表達了感謝後,率先走向了會議室的艙門。

艙門自動打開。

入眼處,是一台由無數終端搭建成了大型演算器,它高懸於會議室的上方。

而會議室的**,則是一張配有四個席位的會議圓桌。

只是特別的是,此時的會議桌上,正擺放着一壺香茗清茶,一碟外表酥脆的各色點心。

一名身姿綽約,骨肉雲停,身穿一襲素雅旗袍,黑色長髮被發簪挽起,氣質溫婉清麗的女子正優雅的為來客沏茶。

她的身旁還有一名身穿精緻洛麗塔的銀棕發少女正無聊的享用着茶點。

待艙門打開,托帕,白衡幾人走進會議室後,阮·梅停下了沏茶的動作,目光看向來客,並落在了白衡的身上。

恰好此刻,白衡也看向了她。

對比模擬中朦朧的少女形象,她似乎變得更加出塵動人。

一旁的托帕之前只和與公司有往來的黑塔見過幾面,這一次也是首次見到阮·梅本人,於是她微微躬身,剛準備自我介紹:

「初次見面,我們……」

話到嘴邊,她忽然瞅見阮·梅徑直向前走來,略過了她和查爾斯,直接來到了白衡的身邊。

在兩位錯愕的目光下,阮·梅伸出纖巧的素手,用那青蔥玉指,點在了白衡的右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