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模擬星鐵:開局讓阮梅抱憾終身 第5章_塔靜小說
◈ 第4章

第5章

【日常的相處中,你發現阿阮的愛好與常人不同。她偏好時令糕點,詩詞和戲曲等古典之物。或許是受到了她的影響,你也對那些精巧的點心產生了興趣。諸多糕點中,你偏好荷葉,梅花,糯米製成的梅花糕…..有時,你會在糕點中加入小元宵,青紅果,松子仁,輔以果醬,豆沙,果仁等十幾種調料,製成的梅花糕樣式多樣,外形精美,口感飽滿。】

【阿阮嘗試了你的作品,不免驚訝於你的手巧。有時,她也會向你請教這些糕點的製作方法。】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轉眼,阿阮迎來了她的十九歲生日。】

【你等這一天已然許久,青梅竹馬,兩小無猜,你不知這份情愫是從那日被她從戰場中救出那刻開始產生,還是自打見到她的第一面便開始萌芽。】

【但這已經不重要了。在阿阮的生日宴上,你向她告白了。可結果卻是,你得到了一個模糊的答覆。】

【阿阮並沒有明確的拒絕,當然,也沒有接受。】

…….

停駐於米利恩四號衛星之上的星艦中。

少女摘下了袖套,一隻素手抵在了冰冷的舷窗之上。

單反的玻璃中倒映出了那張絕美的面容。

儘管倒映中的她看不出任何錶情,可她卻覺得,自己的心稍稍亂了。

她不知該將此歸結於他的告白,還是苯基乙胺和多巴胺的分泌。

伴隨着對生命本質的深入研究,她發現自己真的忽視了去了解一些東西。

…….

【你的告白沒有得到回應,可你沒有就此氣餒。】

【你決定深植於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爭取在未來跟上阿阮的腳步,然後再次向她表達自己的心意。】

【在這一年的研究中,你偶然經過一個星球時,從一個拍賣會上獲得一紙手稿。手稿的主人為天才俱樂部#56會員兼第二任會長,伊利亞薩拉斯。】

【你聽說過天才俱樂部的名頭,所以只當這紙以10000信用點交易來的手稿為偽跡。不過在一次閑暇之餘,你從辦公桌上端詳起這張手稿,卻發現其上記錄的名為「超距遙感」似乎真有可行之處。】

【工作科考之餘。你開始研究起了記錄著「超距遙感」的手稿。但天才的腦迴路還是太過離奇,一年的研究並沒有任何進展。】

【二十歲,你仍然投身在生命科學的研究當中,並且並未放棄那張手稿。】

【二十一歲,經過兩年多的摸索,你似乎摸到了「超距遙感」的門路,在三個月廢寢忘食的閉關中,你成功製造出了「超距遙感」的劣化產品。】

【這一產品很快被你嘗試投入至了科考工作當中。你實現了在實地調查的過程中仍然能夠和星艦中的其它人員進行溝通。其它科員很快也意識到了這一產品的妙用,伴隨批量生產,所有科員都配備了這一產品,科考工作因此方便了許多。】

【在「超距遙感」投入使用並取得不錯的反響後,你決定對其繼續改良,然後申請專利,將其推廣到到寰宇之內的所有星系。】

只不過,這項技術卻因你人生中的第二次大變故而加速問世。

【二十二歲,某日,搭載科考人員的星艦駛入了某個未知星系。你們受到警報,星艦受到了莫名引力吸引,按目前情況,可能會在一周內被拖入引力場中。你嘗試使用「超距遙感」向外界求救,但在引力場中,信號遭到了屏蔽。】

【經過商討,你們決定派出探測裝置,觀察引力來源,並尋找脫困的辦法。】

【一天後,探測裝置傳來畫面。當你們看到那一張張匪夷所思的圖片時,會議室中陷入久久的死寂。】

畫面中,是一顆由血肉組建而成的星球,或者說,那是一顆肉球,一個怪物。

這個怪物的外貌便是一顆睜着血色巨瞳的星球,它不斷在宇宙當中遊盪,吸引和吞噬周遭的一切生靈,將其融入自身血肉當中。

【全體科考人員陷入絕望,你看着他們的表情,想起了在「無人之地」的探索,當他們親眼目睹冰封怪物蘇醒時的場景。不過這一次,你們無處可逃。】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你回到了自己的研究室,將自己關進其中。這在眾人看來是怯懦的表現,可沒人責怪你,畢竟你也只是一個年歲尚淺的年輕人。】

【接下去的時日,星艦所有科員開始思考對策,有人提出在靠近怪物時用幾萬噸的炸藥轟擊對方,然後藉助反推力脫離引力,可經過推算,這個辦法的成功率不到1%。】

【也有人提出將燃料供給給小型星艇,然後全速向引力場外駛去。但經過嘗試後,他們發現,小型星艇已離開星艦。憑藉它的體量很快就會被拖拽至引力中心。】

【三天過去,引力場的壓迫感越來越強,幾乎可以將你們撕碎。再有三天不到的時間,全體星艦的科研人員皆會成為那個怪物的第一部分。】

【也正是這一天的夜裡,你總算離開了自己的研究室。一團亂麻的星艦中,沒有人再會關注這件小事。你默默來到了星艦當中的廚房,像往常那般揉搓麵糰,用密封保存的梅花,荷葉,糯米,還有霜糖,製作了一盒普通的梅花糕,接着寫下了一封信,塞進了木盒當中。】

翌日。

當阿阮推開艙室的門時,發現了擺放在門前的木盒。

她似乎意識到了什麼,打開木盒,看到了那一個個精緻的梅花糕,以及那封信。

阿阮拾起那封信,信書:

「見信如晤:又至梅花時令,可惜無緣共品,僅以此詩獻給姑娘:

待約個梅魂,黃昏月淡,與伊深憐低語。

勿念。 —白衡」

少女握信的開始顫抖,她跑到控制室,雙眸泛紅,從未如此失態的詢問道:「父親,母親,你們看到白衡去哪了嗎?」

已經焦頭爛額的兩人面面相覷,他們這幾天都在嘗試尋找脫險的辦法,並沒有關注那孩子。

聽到阿阮的話後,他們調查監控,發現白衡在昨夜私自乘坐星艇,離開了星艦。

阿阮心中的猜想被證實了,她打開「超距遙感」,從中找到了白衡的聯繫方式,並嘗試撥打。

好在,那個怪物僅僅只是屏蔽了向外的通訊,並沒有阻斷內部的通訊。

通訊裝置連通了,那頭傳來了白衡平靜的聲音。

「喂。」

「白衡?」

「嗯…..梅花糕還好吃嗎?材料有些不足,梅花也不是剛摘的,可能不符合你的口味…..」

「現在是討論這種事情的時候嗎!」

通訊裝置那頭的白衡發出輕笑:

「難得見你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以前總覺得我曾經認識的那個阿阮變成了一塊外熱內冷的木頭。不過看你還能發脾氣,我就放心了。」

「我…..」

「先別說話,時間不多了。」

白衡打斷了她,看向已經能夠模糊瞥見的肉球輪廓,緩緩道來:

「其實小的時候,算命先生就說過,我這人天生命短,活不長的。」

「可偏偏,我身邊的人卻一個接着一個先我離去。」

「或許,我也本該死在戰場上吧…….可是,你從鬼門關里把我給拉了回來,這幾年,我見到了曾經從未見到的風景,體驗了從未有過的冒險,已經足夠滿足了……」

【通訊結束】

白衡將星艇的動力拉滿,極大程度減緩了向著肉球駛去的速度。

在最後的時間內,他將改造完成的「超距遙感」組裝完成,等待着達到距離怪物的極限位置。

「三,二,一。」

【你啟動了改造完成後的「超距遙感」,以最大頻率向宇宙發送自己的坐標和留言。】

【只不過,哪怕「超距遙感」突破了引力場,將你想說的那句話和坐標傳輸至外界,也不足以讓祂聽見。】

【可就在你被吞噬的同時,你彷彿看見了幾個小丑面具。】

【「歡愉」星神阿哈感受到了極大的樂子,一個「存護」的命途行者,在臨死前受到了「博識尊」的瞥視,並謊稱自己是「豐饒」的子民,當著全宇宙挑釁「巡獵」,妄圖藉助他的力量,摧毀「貪饕」的古獸。哈哈哈,這真的是太有樂子了。】

【阿哈幫助你將「超距遙感」的信號和坐標傳輸到了宇宙的每個角落,與此同時,所有人的耳邊響起了一句話。】

「我,豐饒之民白衡,有請「妖弓禍祖」引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