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模擬星鐵:開局讓阮梅抱憾終身 第4章_塔靜小說
◈ 第3章

第4章

「好久…..不見。」白衡的聲音微微發澀。

【你本以為自己已經孤身一人,但她卻回來了。】

【後來,你從阿阮的口中得知,她在戰場找到你時。你的生命力幾乎已經透支,但體內的「 存護」之力卻給了你一線生機。通過治療,你脫離了生命危險,並被她帶到了此地休養。在沉睡半個月後,總算醒來。】

【在阿阮的陪同下,你帶着父母的遺物,回到了家鄉,為至親守靈七日。期間,阿阮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在這七天的時間裏。你發現阿阮變了很多,儘管她的外貌比曾經出落的更加溫婉,出塵,可你總覺得,她的性格變得更加清冷,淡漠了。】

【七天中,你在那個不讓你喝酒的老爹墳頭開了一壇酒,陪他喝上了一場。其實以前你也偷喝過酒,那時候只覺得酒這東西又辣又澀,哪裡有什麼好喝的。可現在,你似乎也喜歡上它的味道了。】

【臘月苦寒,昔日熱鬧的城巷已然化作墳冢,唯有牆頭的梅花還在凌霜傲雪的綻放。小時候,哪怕是常年經商在外的父母。每到除夕,也會回家看你。可這一年,他們都沒有回來。】

……

半壁頹垣的宅院中,白衡坐在牆頭,舉起酒壺,辛辣的烈酒過腸,讓他壓抑着心中的情緒。

「今晚並無月色,你在想些什麼?」

阿阮走到了斷壁前,杏眼微抬,望向了白衡。

「沒什麼…..只是覺得一個人獨酌,有些無聊。」看着走來的少女,白衡勉強擠出了一抹笑容。

「那你下來。」

「怎麼?」

「我可以陪你共飲一杯。」

白衡頓了頓,旋即笑出聲來:

「這酒很辣的。」

「只是嘗試而已,凡事都有一個開始。」

她的表情依舊平靜,不像是在開玩笑。

白衡看着那雙清澈乾淨,卻令他有些捉摸不透的眼睛,道:

「走着。咱們到亭子里,這裡怪冷的。」

躍下殘垣,白衡和阿阮並排走着,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來到了正對着梅樹的石亭。

此刻,石亭里燃起的香爐還未熄滅,桌上擺着糕點和茶具。

白衡提起酒壺,往茶杯當中斟酒,待酒水過茶杯三分之一的位置後,他將酒杯推到了阿阮身前的位置。

「請。」

阿阮伸出纖細的手指,捏住茶杯的一角,像品茶一般輕抿了一小口。

可下一刻,她便小聲的咳嗽了起來。

白衡看着她的這副模樣,笑道:

「你看吧,我說過的,這酒很辣。」

可阿阮卻只是定了定神,便再次端起茶杯,將半杯酒一飲而盡。

冷酒下肚,阿阮的身子微微顫抖,白皙的臉蛋上也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紅暈。

白衡看向她,沒有言語。

阿阮輕輕將茶杯放下。

她看向白衡,道:

「唇齒最為敏感,糕點要評的上籌,只要一小口的機會。我想,這酒也該如此,獨飲此般烈酒,你或許真的有什麼心事…….」

「我不知道你需要什麼,如果是「獎勵」的話,任何你想要的我都可以滿足。」

白衡察覺到了對方言語中的認真,伸向酒壺的手懸在半空,最終緩緩垂下。

他看向阿阮,神色觸動,勉強露出淡淡的苦笑:

「你可以,給我一個擁抱嗎?」

阿阮微愣,隨後緩緩正色。

她起身來到白衡的身邊,伸出一雙素手,將他輕輕攬入懷中。

庭院格外安靜,只有落雪在枝頭抖動,阿阮輕撫着白衡的後背,安慰着:

「這三年,我知道你過的很辛苦。你所珍視的人全都離開之後,你找不到訴說之人,只能將苦楚連同苦酒一起埋在心中,這樣真的很累吧…….只希望我的「獎勵」,可以讓你放鬆下來。如果可以的話,好好哭一場,好嗎?」

自從那日從戰場撿回白衡開始。

阿阮就沒有見到過白衡落下哪怕一滴眼淚,哪怕是在雙親的墳前。

他的表情是那樣的絕望,絕望到連哭泣的勇氣都失去了……

就像是小時候,他摔倒後,如果母親在身邊的話,他會大聲的哭泣。

可若是周圍只有不認識的陌生人,他只會拍拍屁股,然後離開。

而現在,他總算是找到了可以依靠、訴說的對象。

白衡覺得鼻子開始微微發酸。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溫度,他彷彿再次成為了那個在母親面前摔倒的男孩,肆無忌憚的哭出聲來……

……

【在阿阮的陪伴下,你在這度過了最後一個春節】

【十八歲,你跟隨阿阮一同離開了故土,前往了阮叔叔和梅阿姨進行科研考察的星球】

【在這裡,阮叔叔和梅阿姨為你了十八歲的成人禮。如同曾經那般,他們依舊視你為己出,為你操辦了一場隆重的成人禮,希望你能早日走出往日的陰霾。】

【之後的日子裏,你實現了兒時的夢想。成功走上了生命科學的研究道路,雖然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但研究所的科員都認為你的悟性很高。可是經過了一段時間的工作,你發現,阿阮在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達到了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她才是真正的天才,當其他人還在對生命的外在形式進行研究時。阿阮已經做到了對其的「培育」「重組」「再現」,她,已然可以實現對生命的創造。】

【在清楚和對方的差距後,你為了追尋上她的腳步,開始加倍的努力。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內,你整理了研究所中已知的所有資料,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進步着。】

【十九歲,功夫不負有心人,你成為了研究所內唯一有可能跟上阿阮腳步的人,也因此成為了她的助手。或許是你的表現過於亮眼,又或許是你的外貌越發俊朗,氣質越發出塵,研究所內許多年紀相仿的女孩向你告白。有時候,你同阿阮來到一些星球考察,你也會收穫到本地女子的青睞。不過,你對此都禮貌拒絕。】

【在收到這些告白後,你對愛情的概念漸漸清晰。深思良久,你明確了自己的心意,並決定在阿阮十九歲生日的那天向她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