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模擬星鐵:開局讓阮梅抱憾終身 第1章_塔靜小說
◈ 第10章

第1章

等這件事敲定下來後。

艾絲妲先和阮·梅打了一聲招呼,隨後主動向白衡問好:

「你好,我是這座空間站的站長,你可以直接叫我艾絲妲。」

「你好,白衡。」

白衡簡單的握了握對方的手。

可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家境優渥,自幼有機會接觸各種藏書的艾絲妲總感覺有些熟悉。

白衡…..白衡…..怎麼總感覺在哪看到過這個名字呢。

不過她一時之間也無法想起自己是在哪看到這個名字的,於是只能暫時將這個想法拋之腦後。

「你們幾個聊的很開心呢。」

賬單已經被付清,剛剛結束逃逸的黑塔很自然的回到了艾絲妲的身邊。

或許是先前在會議室只顧着享用茶點,然後又替阮·梅支開了另外兩人,她還沒有好好的觀察過白衡。

於是重新來到他的身邊後,黑塔用兩隻骨節分明的纖指抵在下巴處,紺紫色的瞳孔從上至下的打量了白衡一圈,接着用一種漫不經心的語調說道:

「你看起來的確是個不錯的實驗對象。」

「我姑且就將這句話當作誇獎了。」白衡不失風度的回應道:

她扭頭看向阮·梅,言語挑逗:

「阮·梅,這傢伙現在是你的人了嗎?」

「我勸你不要打他的主意,黑塔。」阮·梅的語調以及柔和,卻隱約透露出了一種強勢。

「別那麼緊張嘛,哪怕在模擬宇宙外,我也是不會亂來的。」黑塔揚了揚銀棕色的長髮,在氣勢上完全不輸對方:

「哎,你把那把劍給他了啊。」

說話的時候,黑塔注意到了白衡的手中坍縮的銀色立方體。

雖然這把被阮·梅改造過的古劍看似只是一把飽經風霜的殘劍。

可實際上,黑塔在徵得阮·梅的同意後對其進行過一段時間的研究。

在研究過程中,她發現,這柄殘劍似乎受到過「存護」的賜福,並且其中還殘留着些許與星核相關的

「毀滅」力量。

這樣的存在,即便放在各種珍貴奇物雲集的「黑塔」空間站,也是不可多得的存在。

「我之前提出用空間站中其它的奇物與你交換,甚至願意做一筆賠本的買賣,你都不願意把這柄劍送我。現在人家一來,你就直接給了他?」黑塔的口氣中似乎帶了點埋怨。

阮·梅淡淡開口:

「這本來就是他的劍,我只是物歸原主罷了。」

「哦?」黑塔眯起那雙紺紫色的美眸,目光再次落到了白衡的身上,道:

「喂,我想和你做筆交易。你把你手中的劍贈與我,我可以在空間站的奇物中任選三把武器。怎麼樣,這對你來說不是一筆虧本的買賣吧。」

銀色立方體懸浮在白衡的手心當中,他看着黑塔,嘴角一揚,道:

「你求我啊。」

「求你了,跟我換。」黑塔毫不猶豫的說道:

「不給。」

「你……」黑塔對於開口求人這事上倒沒有什麼抗拒,只是她沒有想到,白衡這傢伙居然也是這般沒臉沒皮。

想刀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黑塔看向白衡的眼神有了這種意味。

當然,黑塔人偶表現出來的樣子,倒更像是想要這把劍卻得不到,氣的內心崩潰,又哭又鬧,嗚嗚嗚好可憐啊!

不過白衡知道要把控好度,於是他再度開口道:

「要是黑塔女士也願意與星際天文會進行合作的話,這柄劍可以隨時借予您研究。」

聞言,黑塔稍稍一頓,眼中怒意漸漸消去,她輕敲手指,道:

「要是連人帶劍一同研究的話,我倒是可以接受。」

「成…….」

話說到一半,白衡的腳就被踩住了。

他先是緩緩低頭,發現搭在他腳上的一雙踩在高跟鞋中的纖巧玉足。

高跟鞋的前端梅花的雕刻,從鞋跟處,還能看到那裸露出的白皙腳踝。

「怎麼了,我親愛的助手。」阮·梅微微歪着腦袋,一對柳眉傾斜,表情極為無辜。

「呃…..」白衡頓感無語,一陣沉默後,他開口道:

「阮·梅女士,有件事我需要告訴您。您的這一行為,其實對於某些有着特殊癖好的人來說是一種獎勵。不巧的是,我是其中的一員。」

表情微滯,阮·梅抿着下唇,收回了腳,同時看向白衡的眼神也變得有些奇怪。

搞定了這一邊,白衡繼續看向黑塔,道:

「黑塔女士,我現在已經是阮·梅女士的實驗助理,如果您能說服阮·梅女士的話,我自然可以答應您的請求。」

對於這種問題,白衡果斷選擇甩鍋。

黑塔在得到這個答覆後微微凝眸,紺紫色的瞳孔眨動,像是想清楚了什麼,接着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那就這樣吧,我黑塔,作為模擬宇宙的締造者之一,同意與星際天文會建立合作關係。」

…….

這次拜訪「黑塔」空間站之行,對於星際天文會和公司來說,可以說是收穫頗豐。

一直在奇物收藏室進行調研工作的查爾斯在得知阮·梅和黑塔兩位天才俱樂部會員都決定同星際天文會建立合作關係後,也不由的對這個先前他認為還是太年輕的白衡有所改觀。

返回星艦的路上。

面對短暫重逢後的再次分別,阮·梅送了白衡一程。

站在星艦外,阮·梅將一包提前準備好的鹽漬梅花糕遞給了白衡,同時說道:

「之後的一段時間,我不會在空間站中,你如果想要聯繫我的話,就登錄「超頻遙感」聊天頻道,這是我的賬號,你記下。」

「嗯,所以腳……」

「當然,我也會定期返回空間站或者到訪星際天文會,到時候,你隨時可以找我進行身體的檢查,我親愛的助手。」

「我知道,所以可以抬起你的腳…..」

「我從你的神色看出,你昨晚應該是熬夜了吧,好好休息,不要太辛苦。」

「謝謝你的關心,所以阿阮,你的腳…..」

阮·梅微微垂下眼眸,微微勾起足尖,道:

「你不是說這也是獎勵的一種形式嗎?」

「少獎怡情,多獎傷身。」白衡一本正經的說道:「另外,我建議下次別穿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