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美女總裁的絕世高手 第八章 離婚_塔靜小說
◈ 第七章 偽君子

第八章 離婚

騎上單車,葉軒直接就往天成集團騎去,葉軒騎車的速度不慢,在市區當中,比開車的都還要快,因為在市區當中交通擁堵實在是太過正常了。

天成集團在天府也算的上是頂尖的幾個集團之一了,自從蘇天成把集團的大權交給了蘇晴之後,天成集團的規模發展壯大了不少,這讓蘇晴在天府更加的有名起來。

葉軒剛到天成集團門口,一輛黑色的奧迪車緩緩的開了出來,兩名保安趕緊敬禮,因為這是他們總裁的專車。

葉軒也看見了,馬上就騎着單車跟了上去。

奧迪車匯入車流不到兩分鐘,司機就察覺有兩輛車一直在跟着,這絕對不是巧合,因為這兩輛車,一左一後的好像是要對他們進行包圍一樣。

「總裁,有兩輛車跟着我們。」司機馬上給蘇晴彙報了情況。

蘇晴沉聲說道;「那就往警察局開吧,我就不相信他們還敢到警察局去。」

「恐怕他們不會給我們機會了。」司機的臉色無比的嚴肅:「總裁,你坐穩了,他們衝上來了。」

瞬間蘇晴就有一種推背感,這是在瘋狂的加速,但是因為前面有車阻擋的原因,就算是加速,也沒有辦法。

砰的一聲響,蘇晴頓時就尖叫一聲,他們的車被後面的車給撞了,這是對方故意撞上來的。

「砰!」蘇晴還沒有回過神來,又是一聲響,在他們左邊的那輛車也靠了過來,直接就把他們的車往路邊撞去。

「總裁,你沒事吧?」司機大聲的問道,雙手操控方向盤,腳下油門已經是狠狠的踩了下去了,不管前面是不是有車,他不可能就這樣坐以待斃的。

「我沒事,快走!撞過去!」蘇晴雙眼堅定的說道。

眼看着後面那輛車再次狠狠的撞了上去,葉軒哪裡還能夠淡定,直接就從單車上跳了下來,順勢撿起一顆石子,看都沒看直接就扔了出去!

與此同時,一輛改裝過的賽摩,風馳電掣的沖了上去。

車上一人單手掌控車頭,右手突然伸出,直接就把後面那輛車上的司機給強行提了出來,狠狠的摔在地上,卻沒有人注意到在那人出手之前,一顆石子打破車窗玻璃,打在司機的腦袋上。

車輛直接就撞在了旁邊的護欄上,砰砰砰的青煙直冒。

緊接着那人又如法炮製的把另外那輛車上的人給摔在地上。

摔在地上的兩人身上骨頭至少斷裂了五根,那人一個急剎車,車身在原地一個旋轉發出刺啦一聲,就已經十分瀟洒的停在了蘇晴的車前。

瀟洒無比的從車上下來,滿臉歉意的走到蘇晴的旁邊說道:「小晴,我來晚了,讓你受驚了!」

「晴晴,我來了!」也就在這個時候,葉軒衝到了蘇晴的面前。

看着滿頭大汗的葉軒,蘇晴皺了皺眉頭,要不是徐策及時趕到,葉軒能夠救她?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在這一刻,葉軒顯得是這樣的無能。

蘇晴沒有理會葉軒,她看着徐策,臉上的慌張終於是慢慢的消散,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上午,本來今天晚上想要和你一起吃飯的,結果你一直都在加班,我就沒有打擾你了。」徐策滿臉真誠的說道:「現在,可以一起去吃飯嗎?如果這位滿頭大汗的哥們是你的朋友的話,那就一起好了。」

徐策當然不會樂意讓葉軒一起去吃飯的,但是在這種時候,他當然要表現的風度翩翩的了。

風度翩翩,剛剛還救了她命的徐策和只會佔人便宜的葉軒比較起來,葉軒簡直就是一無是處,不及徐策的萬分之一呀!心中更是堅定了要和葉軒離婚的念頭。

不過蘇晴還是說道:「策哥,我很累了,加上剛才的事情,我現在只想回去一個人安靜一下。」

徐策趕緊說道:「小晴,我有些唐突了,不如我送你回家好了?」

蘇晴當然是沒有答應的,要是當著自己的老公上了另外一個男人的摩托車,這才是她最大的不對了,這無疑就是在打葉軒的臉,也是在打她外公的臉。

「我先走了。」蘇晴直接就轉身上了奧迪車,司機開着車快速的離開了,至於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警察來處理好了。

蘇晴離開了,徐策看着葉軒冷笑着說道:「你不應該和小晴在一起的,你完全都不配,知道嗎?」

「我和誰在一起好像和你沒有任何的關係!」

「小晴不喜歡你,你也保護不了小晴的安全,所以,離開她才是你最好的選擇,否則,你很有可能會丟掉自己的命,你自己好好的考慮一下,如果答應的話,我可以給你一筆錢,讓你好好的過下半輩子。」徐策信手丟了一張名片在空中飛向葉軒,騎着摩托車風馳電掣的離開了。

葉軒站在原地,沒有去接徐策留下的名片,他皺了皺眉頭,剛才發生的事情,似乎有故意安排的跡象,就算他不出手,蘇晴恐怕也不會有任何的危險的。

搖了搖頭,徐策最好不要來招惹自己,否則的話,他不介意讓他知道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轉身騎着單車回到家,吃過飯,趁着周嬸去洗碗的時候,蘇晴叫住葉軒。

「葉軒,我覺得我們不合適,今天的情況你也看見了,我隨時都有可能遇到危險,你保護不了我,我也不需要你這樣的人當老公。」

「老婆,你不會是想要告訴我,你喜歡徐策吧?我告訴你,今天的這個事情,其實就是他策劃的,你走了之後,他還威脅我讓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他還要給我一筆錢讓我離開你,他就是一個偽君子!」

「偽君子?葉軒,虧你說的出口,我看你才是偽君子。」

「我葉軒不是什麼偽君子,但是我也絕對不是說假話的人,今天要是他不出現,保護你的人就會是我,只不過被他事先設計好了而已。」

蘇晴冷笑一聲:「你覺得你說的這些話我會相信嗎?我和徐策認識很多年了,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很了解,你不要去誣陷一個好人,你好好的考慮一下我說的話,我們真的不合適,你去找許夢瑤好了!」

葉軒看着蘇晴的背影:「你難道就不能夠嘗試着相信我一次?」

「你的話,不值得我相信!」

「也罷,也罷!」葉軒嘆息一聲:「命中有時終須有,命中無時莫強求。莫強求呀!」

夜漸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