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美女總裁的絕世高手 第二章 別叫_塔靜小說
◈ 第一章 一看就不正經

第二章 別叫

韓雪瑩終於是找到了這家位於平安路菜市最裏面的那家店鋪,仰起臉,終於是看見了學校裏面同事一直推崇備至的正經推拿店!

這未免有些有點掩耳盜鈴,欲蓋彌彰的意思吧?

她有些想要轉身離開,平時出入正規推拿店的她,實在是不太敢走進這家名叫正經推拿店,這種推拿店,一看就不正經。

在她轉身的瞬間,她的腦海當中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產生了留下來的想法,她也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的同事如此的推崇備至,而且,她的同事的職業病確實好了很多。

她抬起腳,掀開藍色的帘子走了進去。

走進裏面的韓雪瑩更是產生了一種想要離開的衝動,推拿店當中,裝修老舊不說,一些東西還十分的沒有品位。

一張半舊的桌子的後面擺放着一張椅子,一個男人躺在椅子上面,雙腿放在桌子上,特別的是,男人的頭上還蓋着一個草帽。

這六月天,這個男人還穿着一件長袖的藍色襯衣,大家都穿短褲的溫度,他卻穿了一條牛仔褲,真的是有夠騷包的。

「來了話都不說一句就走,不合適吧?」就在韓雪瑩轉身要走的時候,一個聲音淡淡的傳了過來。

「我為什麼要和你說?」韓雪瑩不想說話的,但是還是忍不住回了一句,因為面前這個男人實在是太沒有禮貌了。

「好了,一句話說完了,你可以走了。」葉軒連草帽都沒有揭開,直接就下了逐客令,這讓韓雪瑩一愣一愣的。

要說韓雪瑩也是一等一的美女,一米七的身高,一張精緻白皙的瓜子臉上化了淡妝,當然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腿,實在是太精緻了。

這腿都能夠玩上一年了!至少這是很多男人的想法。

修長的**,踩着高跟鞋,更顯得她的身材挺拔**。

韓雪瑩站在原地,冷聲說道:「這就是你對待客人的態度?」

「我就這態度,怎麼了?不爽你走呀!」葉軒用手取掉草帽,雙腳從桌上放下來,他緩緩的站了起來,身高一米八三的樣子,身子略顯有些瘦弱,同時他整個人顯得十分的憊懶,看都沒有多看一眼韓雪瑩。

葉軒的話頓時就激起了韓雪瑩的好勝心理,她沉聲說道:「你讓我走,我偏不走,今天我還非要讓你幫我推拿。」

「我推拿的對象很明確,那就是美女,同時,我每天只為一個顧客服務。」葉軒這才轉過身看向韓雪瑩,當他看見韓雪瑩的腿的時候,葉軒的雙眼當中綻放一抹光芒,這雙腿,真的是太精緻了。

「我符合你的要求吧?」韓雪瑩仰起臉,臉上閃過一絲得意的神色,葉軒這是被她給吸引住了,嘿嘿。同時,她還不由自主的挺了挺胸口。

葉軒滿臉笑意的說道:「還勉強符合標準吧。」

「既然是這樣,那就開始推拿吧。」

「行吧,你進去裏面的床鋪,脫掉衣服,趴在床上!」

韓雪瑩差點暴走!臉頰通紅,儘管覺得十分的噁心,但是她仍舊止不住的想自己脫掉衣服趴在床上的那幅畫面,簡直就是恥辱呀。

「你說什麼?」韓雪瑩怒聲吼道。

「我說,進去脫了衣服,趴在床上!」葉軒一本正經的重複着。

韓雪瑩纖纖玉指指着葉軒,胸口上下起伏不定,顫聲說道:「你,我……你流氓!」

「我這是正經推拿店,哪裡有流氓了?你要是不想推拿,那就別進來呀,我生意好的很。」葉軒不咸不淡的說道:「來我這裡的美女多如牛毛,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我正經推拿店開業三個月以來,什麼時候有人說我耍流氓?」

「哼,這個拿,我不推也罷。」說完,韓雪瑩轉身就往外面走去。

葉軒看着韓雪瑩往外走的背影,慢條斯理的說道:「這個拿,你要是不推,那你就別指望能夠睡上一場好覺。」

韓雪瑩往外面走的腳步停住了,葉軒是怎麼知道她失眠多夢的?不過隨着生活壓力的增大,失眠多夢是一種常態呀!

「你這個尾椎呀,有問題,我看,已經有好些年頭了吧?」韓雪瑩剛停下來,葉軒就又下了一劑猛葯,直接就徹底的鎮住了韓雪瑩。

韓雪瑩七八年前去旱冰場玩的時候,摔倒在地上,尾椎受傷之後她也沒有去管,以為自己能夠好起來,誰知道,這個毛病就徹底的留下來了,偶爾就會一陣陣的刺痛,十分的難受。

這個事情,除了她幾個比較親密的朋友知道,她再也沒有告訴過其他人,葉軒又是怎麼知道的?

韓雪瑩看着葉軒,支支吾吾的問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這點小毛病被我看出來也值得大驚小怪的,好了,這個拿,你推還是不推,不推的話,就走吧。」葉軒擺了擺手,一副悉聽尊便的樣子。

韓雪瑩頓時就站在原地滿臉通紅的不知所措,走吧,葉軒好像還真的有幾分本事,而且看樣子還能夠治好她的舊疾,但是不走吧,葉軒的要求又實在是太過分了一點。

葉軒坐回位置上,老神在在的說道:「你還有十秒鐘的時間考慮,像我這樣正經的男人,是從來都不會勉強他人的。」

「我推。」思來想去,韓雪瑩心想不就是推拿一下嗎?大不了就是被葉軒佔一點便宜,又不是發生什麼,再說了,自己的同事都在這裡推拿了幾次了,也沒什麼事情呀。

韓雪瑩走進了裏面,裏面只有一張床,白色的床單十分的整齊,要不是知道自己是來推拿的,還以為自己在參觀一個軍人的房間呢。

「就這麼脫掉衣服趴在床上?這不是被外面那個王八蛋給吃干抹凈了?」韓雪瑩看着面前的床鋪,天人交戰。

她一想到自己每天晚上都失眠睡不着,尾椎骨還疼的厲害,頓時就讓她下定了決心,不就是吃點虧嗎?吃虧是福。

她一咬牙,開始解開自己身上白色襯衣的紐扣。

「我說你換好衣服沒有?你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墨跡呢?你再不換好衣服,我就進來了呀!」就在韓雪瑩想要就這麼脫衣服的時候,葉軒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

韓雪瑩一愣,然後她就看見了在旁邊有一個帘子,帘子裏面掛着一件嶄新的浴袍,頓時韓雪瑩面紅耳赤,心想自己實在是太丟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