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第8章

蔣超趕到店裡的時候,我聯繫負責託運棺材的輕卡也到了,我和蔣超以及前來負責託運的兩位師傅一同將棺材抬到車上。

然後我便帶着小男孩和蔣超一同坐進了司機師傅的車上。

「師傅,去一趟牛村。」

「好嘞。」司機師傅答應了一聲,啟動車子往牛村駛去。

路上蔣超看着跟在我身旁的這個小男孩有些好奇的問道:

「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出來買棺材,你家裡人呢?」

小男孩抬起頭看了一眼蔣超,似乎有些害怕,沒有說話。

「你叫什麼名字?」蔣超接着問道。

「我……我叫張凱。」小男孩有些緊張說道。

「初九,跟你同姓。」蔣超接着問道:

「你在哪上學?」

小男孩再次低下頭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兒,小男孩從自己黑色的塑料袋裡拿出了一個變形金剛玩具,他盯着玩具看了一會兒,用手輕輕拉了拉我的衣角,將變形金剛遞給了我,一雙漆黑的眸子看着我說道:

「哥哥,今天是我生日,這個是我爸爸昨天給我買的,我想把它送給你。」

我看着小男孩手裡的變形金剛說道:

「你爸爸送給你的生日禮物你要自己留着,哥哥不要。」

小男孩聽後沉默了一會兒又對我說道:

「可是,可是我只有這個了……」

「這口棺材算哥哥送給你的,等你以後長大了,賺了錢還記得哥哥的話,再把錢還給我。」我笑着伸出手想摸一下小男孩的腦袋,他卻下意識的避開了。

「我也想長大……」

在小男孩說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好像有淚珠從他的臉頰上滑落。

車子開進牛村的時候,天已經蒙蒙發暗,小男孩給司機帶路,車子開到了他家門前。

到小男孩家後,我從輕卡上跳下來,發現他家裡的情況確不好,只有三間老磚房,鐵門銹穿了都沒換。

我推開鐵門,和司機師傅齊心協力將棺材推進了小男孩家的院子里。

「王師傅,麻煩您了,還是老樣子,出車的錢都記在賬上,月底我師父秦老跟您算。」我對司機王師傅說道。

王師傅拍了拍手套上的灰對我說道:

「沒問題,初九,沒別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送走了王師傅和他弟弟,我回到院子里再去找小男孩的時候,卻發現他並不在院子里。

「蔣超,剛剛那小男孩你看到了嗎?」

蔣超看了看周圍:

「剛剛還在呢,怎麼一眨眼人就不見了。」

「小朋友,小朋友,你在哪??」我大聲喊着,可空蕩蕩的院子里根本就沒有人回應。

我有些狐疑,於是快步來到院子外面,看到路上有幾位村民站在遠處往這邊看着,路兩頭都沒有小男孩的身影。

他去哪了?

再次回到院子,我和蔣超去屋子裡尋找小男孩,剛推開門,便看到一具男性屍體躺在地上,在屍體身下放着一塊木板,整具屍體就被一塊破草席蓋住。

這應該就是小男孩他口中死去的父親。

只不過我們走的匆忙,我都忘記問小男孩的父親究竟是怎麼去世的。

看到死人的屍體後,蔣超下意識的往後退了兩步。

我鼓起勇氣走進屋內,打量着屋子裡停放的這具男屍,在蓋住他的草席下,我看到了一隻小孩子的手露在外面。

小手已經僵硬發紫,看到這一幕後我心頭一顫!

不、不會吧?

我深吸一口氣,走到近前,咬着牙鼓足了勇氣將草席從男屍身上掀開。

果然,在草席的下面還有一具小孩子的屍體,我掃了一眼,整個人如遭雷擊!全身發麻!

這具小孩子的屍體正是之前那個來店裡找我借棺材的小男孩!

他臉上的血跡早已發黑,雙眼緊閉,緊緊靠在自己父親身旁。

此時我大腦一片空白,緩了好一會兒才逐漸冷靜下來,如果小男孩已經死了,那麼去棺材鋪里找我的應該是他死後魂魄。

沒想到這個小男孩如此孝順,死後不忍心看到自己父親的遺體就這麼被停放在家中,魂魄不安,便化為鬼魂來店裡找我借棺材。

「初九,這不就是剛剛那個孩子嗎?難不成我們今天見鬼了?!」蔣超有些害怕。

「不用怕,這小男孩沒什麼壞心思。」我說著眼角的餘光掃到小男孩另外一隻手中居然抓着一個變形金剛的玩具,玩具已經碎成兩半,但它的小手依舊牢牢抓住,看來這個生日禮物小男孩生前應該特別喜歡。

對了,今天還是他的生日。

看到眼前的一切,我終於沒忍住,流下了眼淚。

我再次撥通了王師傅的電話,讓他開車接我回店裡一趟,我得再運來一副小棺材和花圈,將這對父子葬了,讓他們入土為安。

在王師傅來之前,我和蔣超從村民的口中得知,這對父子倆命苦,孩子的爺爺當時得了胃癌,花光了家裡所有積蓄,還欠了一屁股債,也就多活了兩個月,最後孩子的媽媽還跑了,就剩下父子倆相依為命。

小男孩的父親一邊跑車一邊還債,本以為日子會慢慢好起來,誰知道好景不長,昨天夜裡在出車回家的路上發生意外,撞到了路邊的岩壁上,父子倆都沒挺過來,因為沒有親人,也沒買保險,就連把他們屍體運回村的費用都是村委出的。

我了解以後,便和村子裏的人商議,棺材由我們秦記棺材鋪出,讓村子給安排一個墓地,把他們父子倆給葬了。

本來村委正頭疼這事兒,聽到我的話以後,馬上答應,村裡在墓場給他們父子找了一處空地,並讓人立刻去挖掘墓穴,村子裏的人都知道,橫死之人,必須得夜裡下葬。

……

一直忙活到深夜,我們連同村子裏的人一起將這對苦命的父子倆入棺下葬。

將他們父子倆合葬在了一起。

在離開牛村的時候,突然一陣微風從我身後吹過,我隱隱中似乎聽到一個小男孩的聲音:

「大哥哥,謝謝你……」

這一刻我突然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當我和蔣超回到棺材鋪的時候,已經夜裡十一點多,直到現在我倆都沒吃飯,累的夠嗆,我為了表達謝意準備請蔣超出去吃燒烤。

蔣超卻靠在椅子上說道:

「初九,我是真累了,不行咱們點外賣。」

「燒烤外賣送過來都不好吃了,我去外面買,附近就有一家,你在店裡等我。」我說著一人來到街上。

打包好燒烤,在我往回走的路上,右眼皮就一個勁的跳,我以為是自己沒休息好,揉了揉眼睛剛準備繼續往回走,突然面前有一道黑影快速落下,緊接着我便聽到「啪嗒!」一聲巨大的悶響從腳下傳來!

我下意識的低頭看了一眼,腦袋嗡嗡作響,眼前的血腥的一幕嚇得我連連後退,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

有人跳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