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第7章

秦老笑着對劉文刀說道:

「你這小子,就知道沒事拿我這老頭開涮,行了說正事,你這倆徒弟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天夜裡來索他們命的東西可不一般。」

劉文刀走了過來,伸出手摸了摸我和蔣超的腦袋說道:

「秦老,這些日子多虧了你和老李頭照顧我這兩個徒弟,初九的八字不一般,我這次來就是專門解決那東西的。」劉文刀說著又對我和蔣超說道: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一定要好好聽秦老和李老頭的話,跟着老前輩好好學,以後至少也有養家糊口的本事。」

「師父,那個老太婆到底是人還是鬼?為什麼要一直要來害我們?」我問道。

劉文刀冷哼一聲道:

「無論那老太婆是人是鬼,以後都不會再來找你們了。」

「對了,秦老,替我跟老李頭問聲好,走了。」

說完這句話,劉文刀頭就也不回的走了。

……

自那天以後,那詭異可怕的老太太我再也沒有見到,似乎一切都回歸了平靜。

隨着時間的推移,距離我過生日還有不到一個月,我每天都在期待自己的生日快點兒到來,只要生日一過,我就能打開蔣超爺爺給我的那個紅色布袋,找到害死我親生父母的兇手!

周末的一天,秦老突然跟我說也該跟他學點兒東西了,於是丟給我一本《青鳥風水術》讓我專心鑽研,然後自己去外地採購木材,留我看店。

中午我剛吃完外賣,正研究着手裡這本《青鳥風水術》,店裡走進來一個人,我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一看,來的是個穿着制服的女人,長得特別漂亮。

膚白貌美大高個!

「小帥哥,秦老在嗎?」美女一雙美目看着我問道。

我連忙從椅子上站起來說道:

「那……那啥,秦老他去外地採購木材了,您有什麼需要可以跟我說,棺材這方面我都懂。」

美女打量着我問道:

「你是秦老店裡新收的夥計?」

我點頭:

「對,秦老也算是我的師父,我跟着他學手藝。」

美女點頭:

「那行吧,徒弟也成,這麼跟你說,我們最近需要和你們秦記棺材鋪合作,需要你們店鋪的一個署名權,主要的合作內容就是宣傳開車注意事項和駕駛過程中疏忽大意的危害……」

我是越聽越迷糊,這開車駕駛跟我一個賣棺材的有什麼關係?

「你們秦記棺材鋪是我們整個穀穀縣城知名度最高的,所以我們經過多方考慮,選擇了你們,對於你們棺材鋪而言跟我們合作可以進一步的提升自己的知名度,最重要的是這也是一件行善積德的好事兒,你說對不對?」

「美女,我到現在都沒聽明白,你是讓我們秦記棺材鋪怎麼跟你們合作?」我問道。

美女從自己的手機里找出了一張圖片給我看:

「看,這就是我們初步的策劃,最近縣裡這條彎路出了很多重大事故,我們打算在這條彎路前五百米的路邊豎立一個警示牌,警示牌寫上「別醉駕超速了,我們店已經忙不過來了!」警示牌的下面再加上你們秦記棺材鋪的署名,一個真實存在的棺材鋪的署名,這才更有警示作用!」

我聽完這才明白,能夠警示司機們安全駕駛,的確是一件行善積德的好事,但這棺材鋪署名權我做不了主,於是我打電話給秦老,電話一直沒辦法接通。

「美女,要不您明天再來,秦老的電話我一直打不通,這店鋪的署名權我也說不算。」我心裏是一百個想幫忙眼前這位美女的忙啊,可畢竟是秦老的店。

美女說道:

「其實這種事秦老在他肯定會同意的,到時候合作的話你可以加我QQ好友,我把拉近我們的小組群里……」

美女剩下的話我都沒聽清,我唯一聽到的是合作可以加她的QQ。

算了,去他三七二十一,為了加上美女的QQ,我豁出去了!

「合作,必須合作!像這種行善積德的好事,我們秦記棺材鋪那是義不容辭,責無旁貸!」

於是我成功加上了美女的QQ,相互備註的同時知道了她的名字:秦郁。

「初九,下午你有時間嗎?要是有時間的話我騎車帶你直接去我們那兒,咱們先去拍一個宣傳視頻,然後再做警示牌。」秦郁笑着對我問道。

「有時間,必須有時間!」我說道。

「不會耽誤你做生意吧?」秦郁問道。

「不會,買棺材一般都是上午來。」我說道。

秦郁點頭:

「那好吧,給你添麻煩了。」

「不麻煩,應該的……」

我說著關上店門,看到秦郁已經騎上了白色的摩托車,我上去坐在後面,雙手不知道應該往哪放。

「你用手扶着我腰就行,待會別摔下去。」

我一聽簡直樂開了花,坐在車上面,雙手扶在美女的小蠻腰上,等紅燈的時候路上行人都盯着我看,完全就是到達了人生巔峰!

這一路上我是心猿意馬,想入非非,甚至都想問一問這位美女是否單身。

到後我先配合他們拍攝了一個宣傳改正錯誤駕駛行為的短視頻,然後開始跟製作好的警示牌合影。

忙完這一切後,秦郁笑着對我說道:

「初九,謝謝你來幫忙,我現在送你回去。」

於是我再次坐上了秦郁的車,一路吹風,十分瀟洒。

秦郁把我送回到棺材鋪就走了,我哼着小曲打開店門,看了看時間馬上五點,正準備給蔣超打電話一起出去吃飯,棺材鋪卻來了一位客人。

走進來的是一個身材消瘦的男孩,約莫能有十一二歲,臉上髒兮兮的,眼珠上還有血絲,身上的衣服和褲子都有補丁,看到小男孩的穿着我心裏還在想: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人給家裡的孩子穿破衣服?

小男孩手裡提着一個黑色塑料袋,他走進店裡後,環視一圈兒,發現店裡只有我自己在,便對我問道:

「哥哥,我可不可以問你借一口棺材?我爸爸他死了,到現在還沒有棺材下葬。」

我一聽連忙問道:

「你爸爸住在哪?為什麼家裡人不給他買棺材?」

小男孩聽到我說的話,流下了眼淚:

「我家住在牛村,家裡沒有錢,買不了棺材……」

我頓時明白了,之前開棺材鋪的時候,秦老也接待過一位買不起棺材的家屬,他不僅棺材白送分文未取,甚至又送了一對紙人,從這件事情上我對秦老這個人特別佩服。

「你等一會兒啊,我給老闆打個電話。」我說著拿出手機給秦老打電話,手機里依舊傳出無法接通的提示音。

這秦老到底去哪收購木材?怎麼一整天這電話都不在服務區?

我掛斷了電話,看着還站在我面前流淚的小男孩,我動了惻隱之心。

算了,送就送,大不了讓秦老從我的工資里扣!

我心想秦老在的話應該也會答應送這個小男孩家裡一副棺材,於是我把心一橫直接給蔣超打電話,讓他來陪我去一趟牛村送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