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第7章

第6章

突然,她停住了腳步,整個棺材鋪里死一般的寂靜。

我躺在棺材裏,臉上全是汗,卻一動都不敢動,清楚的聽到那老太太在用鼻子嗅着什麼,緊接着周圍再次安靜了下來。

過了好一會兒,我突然聽到秦老的聲音:

「初九,初九,你在哪?」

我下意識的以為秦老回來了,懸着的心總算是落了地,但我仔細一想,頭皮整個就麻了,外面那個喊着我名字、聲音和秦老一模一樣的人絕對不是秦老!

要是秦老回來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蔣超藏在這兩口棺材裏。

外面來的那個到底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模仿秦老的聲音,而且還聽不出任何破綻。

「初九,出來吧,我是秦老……」外面的聲音依舊在繼續。

我有些擔心蔣超,但轉念一想,以他的智商肯定不會輕易上當。

果然無論外面那個「秦老」的聲音再怎麼喊,我和蔣超都不為所動,各自躺在棺材裏一聲不吭。

隨着腳步聲越來越遠,我本以為外面那東西要走,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手機鈴聲打破了棺材鋪的寂靜:

「請你不要再迷戀哥,哥只是個傳說……」

不好!我一聽就知道是蔣超的手機鈴聲,雖然被蔣超馬上掛斷,但為時已晚,外面那東西聽到後,發出一聲詭異的冷笑!

緊接着我聽到自己的這口棺材上發出「砰」的一聲響,整個棺材為之一振。

差點兒沒把我心臟給直接嚇停了!

那東西撲到我這口棺材上面來了。

我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大爺的,為什麼蔣超的手機鈴聲響了,那東西卻朝我這邊下手。

難道她耳朵有問題?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棺材蓋一下子就被外面那東西給掀開了,我嚇得直接從棺材裏跳了出去,還沒來得及跑,就感覺自己的後脖頸被一雙手牢牢抓住,無法掙脫。

那讓人不寒而慄的陰氣森森的聲音再次從我腦後響起:

「咯咯咯咯……張家的後生,我說過,你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跟你無冤無仇,為什麼要害我!」我大聲喊道,內心的恐懼讓我全身不斷顫抖。

「無冤無仇?用了我的買命錢,那就得把小命交出來。」陰冷的聲音傳進我的耳朵,掐住我脖頸的手開始用力,巨大的力量讓我無法呼吸。

在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突然聽到了蔣超的聲音:

「初九別怕,我來了!」

蔣超說著推開棺蓋,從裏面跳了出來,右手上握着爺爺送給他的那枚玉佩平安扣,朝我身後那東西一步步走去。

看到蔣超出現,我心裏一陣感動,這麼危險的情況下他還敢出來救我,這兄弟值得交!

果然,那東西對平安扣有所忌諱,鬆開了掐住我脖頸的手。

我整個人癱坐在地上,同時回過頭去看,藉著窗外的月光,我看到了一個全身紅衣的長髮老太婆,正雙手捂着臉一步步往後退。

蔣超用手裡的平安扣對準那個老太婆,嘴裏大聲喊着:

「我已經打電話喊人了,你、你趕緊滾!!」

那老太太猛然抬起頭,露出一雙血紅色的眼珠,死死盯着蔣超。

我這才看清楚,對面的紅衣老太太正是之前我們在稻家村遇到穿哭喪服的那位!

又是她!

今天她換成了一身詭異血紅色的嫁衣。

那老太婆臉色紫青,極度猙獰,呲牙咧嘴的怪叫着,突然蔣超手裡的玉佩直接碎掉,老太婆發瘋一般,不管不顧的朝蔣超撲了上去。

「蔣超小心!」我剛準備起身去幫蔣超,突然聽到外面有公雞打鳴的聲音:

「喔喔喔!……」

那老太婆聽到公雞打鳴後,馬上立在原地,緊接着全身一顫,直接撞破窗戶跳出去跑了。

還沒等我和蔣超緩過神來,秦老就從外面跑了進來,他看着我倆氣喘吁吁的罵道: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我說了不讓你們出來,不讓你們出來,到底還是給我出來了,要不是我提前回來,你們倆的小命都得交代在這裡!」

……

天亮以後,秦老讓我和蔣超留下看店,他自己帶着房間里撕碎的那兩個紙人急匆匆的從後門離開,說是帶到後山把它們給燒了。

我和蔣超把店門打開,意外看到在路邊圍着一群人,我倆好奇湊了過去,從人縫當中看到地上躺着一個乞丐,往乞丐的臉上一看,我整個人嚇了一跳。

這正是之前撿走那二百買命錢的乞丐,乞丐已經死了,臉色鐵青,嘴巴長得老大,一雙灰白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前方,雙手抓着地面,在他的脖子上已經生出了暗黑色的屍斑。

我看到乞丐屍體的第一反應,這人好像看到了什麼特別恐怖的畫面,然後被活活嚇死!

死不瞑目!

果然秦老說的沒錯,花了撿來的買命錢,小命可就不保了,想想我都後怕。

蔣超也被眼前的屍體嚇得面無血色:

「初九,咱、咱們走吧,我看着這死人怪瘮人的……」

我和蔣超回剛到棺材鋪,巡捕就來了,拍照取證後他們喊來了一輛車,將乞丐的屍體運走。

在店裡,蔣超越想心裏面就越害怕:

「初九,你說那老太太要是再來找咱們可怎麼辦?」

「等秦老回來再說,他肯定有辦法。」我說道。

「都怪我,要不是錢迷心竅,咱倆也不會被那東西盯上。」蔣超自責的說道。

我說道:

「蔣超,別這麼說,那老太太在我們一進穀穀縣就盯上我們了,即便你不撿那買命錢,她也會來找我們。」

我倆正說著,秦老回來了,他把我們喊到屋裡,神情嚴肅的說道:

「初九,蔣超,你們惹到的那個東西恐怕不止是買命錢那麼簡單,我只是個棺材匠,能幫你們多活一夜算是儘力了,你們要是想繼續活下去,就必須去找你們的師父劉文刀!」

我聽後對秦老問道:

「我們的師父劉文刀他現在在哪?還在稻家村嗎?」

我這句話剛說完,就聽到身後傳來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不用你們去找我,我自己來了。」

我回過頭一看,來的這個人正是我師父劉文刀。

劉文刀背着一個包,走進棺材鋪後,打量着店裡的那幾口棺材對秦老說道:

「我說秦老,到我走的那一天,你給我整上一副上好的陰沉木棺,然後再在棺材上雕刻十個八個美女,這樣我埋在地下的時候也不至於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