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起來一同放進了扎紙人的肚子里。

「師父,這兩個紙人是?」我有些疑惑地問道。

「別多問,今天晚上你倆哪都不能去,就睡在店裡的那兩口棺材裏,現在就去。」秦老看着我倆嚴肅的說道。

看到秦老的樣子,我和蔣超都意識到這次事情遠比我們想像當中的還要嚴重,於是不再多問,按照秦老所說,爬進了店裡的棺材。

一進棺材我才發現,細心的秦老用棉被鋪在了下面。

我倆剛準備在棺材裏躺平,秦老就拿來了一盒香灰,讓我和蔣超把香灰抹在前額和兩邊的肩膀上。

「今天晚上你倆就睡在棺材裏,無論外面聽到什麼聲音,千萬都不能說話,更不能出來,記住了沒有?」

蔣超問道:

「要是半夜想尿尿怎麼辦?」

秦老瞪了蔣超一眼道:

「你那點兒尿尿在棺材裏還能把自己淹死不成??」

秦老說著,看了一眼時間:

「行了,你們趕緊躺下!」

我和蔣超在棺材裏躺平,秦老將棺材蓋給推了上來,只留下一道縫隙讓空氣流通。

「初九,蔣超,千萬記住我說的話,要不然你們活不過今天晚上!」秦老最後囑咐了一句,快步走出了店鋪,並將店門鎖住。

整個店裡突然鴉雀無聲,我只能聽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聲音。

我和蔣超一直都不敢說話,也不知道躺在棺材裏過了多久,緊張的情緒慢慢緩解,就在我迷迷糊糊將要睡着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

「砰!砰!砰!」

聲音不大,但卻聽的真切。

我聽到敲門聲後困意全無,我在棺材鋪當學徒這麼長時間,還從來沒有人半夜敲棺材鋪的門,難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敲門的聲音戛然而止,隨即便聽到「咔嚓!」一聲,像是開鎖的聲音。

「吱呀~!」一聲,兩扇店門被打開,隨着一陣沉悶的腳步聲響起,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那個人一邊走一邊唱了起來:

「我在馬路邊,撿到錢;撿到錢,把錢花,花光就把命拿來;命拿來呀命拿來,一個都別想跑……」是一個老太太的聲音,陰冷刺耳,讓人聽後不寒而慄!

果然來了!

等到那老太太走到我藏身的棺材旁時,她還用手扶了一下棺材蓋,我躺在棺材裏,雙眼緊閉,強烈的恐懼感讓我全身發毛,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不經意間,透過棺材上的縫隙,我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腐肉味。

老太太走了過去,繼續一邊唱着歌,一邊往裏面的屋子走去。

歌聲越來越遠,直至突然停下,棺材鋪再次回歸平靜,我躺在棺材裏大氣都不敢出,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種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我就聽到裏面屋子裡傳出撕咬的聲音,這聲音就像是某種動物在撕扯床上的那兩個紙人。

這種讓人膽顫心驚的撕扯聲持續了大約一兩分鐘便戛然而止,我腳步聲上判斷,那老太太從裏面的屋子裡走了出來。

「吧嗒,吧嗒,吧嗒……」

腳步聲再次路過我和蔣超藏身的這兩口棺材時,我甚至都不敢喘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