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第4章

當我聽到「劉文刀」這個名字後,懸着的心還沒落下,馬上警惕了起來:

「你怎麼證明你就是劉文刀?」之前所發生的事情,讓我都任何陌生人都充滿戒備。

劉文刀一言不發,直接從自己衣服口袋裡翻出了一張身份證,遞給了我。

我小心翼翼的靠前,接過來一看,身份證上還真是劉文刀,照片也和他一樣,當我掃了一眼出生年月後,卻吃了一驚!

一九六六年六月!

現在是2018年,這麼算來劉文刀最起碼得有五十多歲,但站在我們面前的這個中年人看起來最多三十齣頭,這身份證肯定不是他的!

「劉文刀」似乎看出了我的顧慮和疑惑,開口問道:

「是不是覺得我不像五十多歲的人?有時候長得太年輕也會讓人很煩惱,不過你們沒必要對我的身份懷疑,是蔣公明讓你們來找我的吧?」

蔣公明正是蔣超爺爺的大名。

蔣超點頭:

「對,我爺爺讓我們來稻家村找你,你真的是劉文刀?」

劉文刀笑了笑,先是把身份證拿了回去,然後對我們說道:

「你們要是信不過我,那我也沒辦法,這個村子不幹凈,就我一個活人,你們能不能熬過今天晚上,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走了。」

說著劉文刀轉身就走。

我和蔣超相視一眼,一同追了出去。

「劉大哥,我們相信你。」此時此刻,我和蔣超除了選擇相信這個中年男人,再無別的選擇。

如果他是壞人想害我們的話,可以直接動手,完全沒必要在這裡欺騙我們,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讓我選擇相信。

劉文刀停住了腳步,抖了抖雨衣上的水漬轉過身看着我和蔣超說道:

「沒大沒小,從今天晚上開始,我就是你們的師父!」

就這樣,我和蔣超莫名其妙的成為了劉文刀的徒弟。

當天夜裡,劉文刀帶着我倆回到他的住所,村子南面有一個早已廢棄多年的道觀,劉文刀告訴我們,他住在這裡已有二十多年了。

在道觀里,我和蔣超把之前遇到那個可怕老太太的事情跟劉文刀說了一遍,劉文刀聽後眯起雙眼,看着我說道:

「看來你們張家的確沒落了,連那些阿貓阿狗都敢跳出來,不過沒關係,既然你現在是我劉文刀的徒弟,我定饒不了那老東西!」

「我們張家之前很厲害嗎?」我好奇的問道。

劉文刀笑了笑:

「別問了,現在知道的太多對你沒什麼好處,你們早點去睡覺。」

夜裡睡下,折騰了半夜我和蔣超都累的夠嗆,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在道觀里找到劉文刀,跟他說蔣爺爺讓你幫我們找一份有關於死人的工作。

劉文刀點頭:

「蔣公明早就跟我說過了,待會兒你們跟我來。」

中午,劉文刀帶我們去穀穀縣城,托關係給我找了一個在棺材鋪當學徒的工作。

而蔣超的工作可能就比較特殊了,他跟着縣城裡的一個老頭學習唱《哭七關》,也就是俗稱的哭喪。

唱《哭七關》的意思就是在民間認為,人死後要過七關才能到達陰間,死者的親屬要幫亡魂用哭聲來指引其前行,這樣可以縮短亡魂到達陰間時間。

這七關分別是:望鄉關、餓鬼關、金雞關、餓狗關、閻王關、衙差關、黃泉關。

這唱《哭七關》不僅得唱得好,還得哭聲大,一邊唱一邊哭,哭的越撕心裂肺越好,蔣超就是因為他哭的不夠專業,沒少挨他師父揍。

有時我隔着半條街都能聽到蔣超那慘烈的哭喊聲。

而我就坐在棺材鋪里,看着一口口漆黑色的棺材,暗自慶幸,得虧被送去學《哭七關》的人不是我……

從那之後,我和蔣超不但是好兄弟,業務上也有了相當密切的合作。

在縣城平時我經常會跟着棺材鋪老闆秦老隨同死者家屬出殯,順便完成棺材鋪最後一道工序:收棺!

何為收棺?就是跟隨出殯隊伍,灑把香灰,然後再用一顆白色的棋子黏在棺材蓋的七寸處,乃為收棺結束。

意味着死者這一生順利『收官』,新的一生「棋」開得勝。

每次我跟着秦老去收棺的時候,都能碰見蔣超跟在後面身穿麻衣,手裡還拖着一根木棍,一邊哭的傷心欲絕,一邊大聲唱着《哭七關》:

「一呀嗎一炷香啊,香煙升九天,大門掛歲紙,二門掛白幡,爹爹歸天去,兒女們跪在地上邊 跪在地上給爹爹唱段哭七關……」

每當我看到蔣超那副哭不出來,還非要強逼着自己使勁擠眼的模樣,我就想笑。

八月初的一天,蔣超下班後照常跑來棺材鋪找我玩。

「初九,今天幾點關門?哥帶你去吃龍蝦!」蔣超笑呵呵的看着我說道,我看得出來他今天的心情不錯。

「怎麼了?你師父給你提前發工資了?」蔣超是個典型的月光族,發工資前五天大吃大喝,後二十五天泡麵加餅乾,還得他師父經常救濟。

蔣超從口袋裡掏出了三百塊錢現金,在我面前晃了晃:

「今天哥們兒我走運了,撿到三百塊錢,我師父跟我說撿到的錢不能帶回家,等你關門我就請你去吃龍蝦!」

「運氣這麼好,在哪撿到的?」我問道。

「縣醫院後門,行了,這都到飯點了,你幾點關門?」蔣超問道。

我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到關門的時候了,棺材鋪只要太陽落山就必須關門,不能做晚上生意,也沒有顧客晚上來買棺材,於是我回到屋子裡跟秦老打了聲招呼,便和蔣超出門去吃龍蝦。

穀穀縣畢竟是個偏遠的小縣城,總體消費不高,我倆連吃帶喝花了二百塊錢。

吃飽喝足,我回到棺材鋪,本來一直坐在藤椅上的秦老看到我回來後,一下子就從藤椅上站了起來,盯着的額頭問道:

「初九,今天晚上你們去哪了?」

我見秦老一臉嚴肅,如實說道:

「我們就去了街口的老王龍蝦館。」

「有沒有去一些不幹凈的地方?」秦老盯着我接着問道。

我搖頭:

「沒有,吃完龍蝦我馬上就回來了,蔣超撿到三百塊錢,我們就一起去把這錢給花了。」

「撿到三百塊錢,在哪撿到的?」秦老聽後立馬問道。

「好像在縣醫院的後門。」我說道。

秦老聽到我說的話臉色一變,馬上對我說道:

「你趕緊給蔣超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

從秦老的面部表情和說話的語氣,我能夠明顯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好像這次我和蔣超惹到了什麼麻煩。

於是我馬上給蔣超電話讓他過來一趟。

十多分鐘後,蔣超氣喘吁吁的跑了進來,秦老看到蔣超後當即問道:

「蔣超,你今天在醫院後門撿了三百塊錢?」

蔣超點頭:

「是啊,怎麼了秦老?」

「那三百塊錢是不是被疊成了三角形,用一根紅線綁着,裏面還有一張白紙?」秦老問道。

蔣超一聽整個人就愣住了:

「秦老,您……您怎麼知道的?」

秦老聽後氣的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醫院裏帶紅線的錢你也敢撿,那是用來買命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