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3章

蔣超聽完我說的話,這才反應了過來,用力一拍自己的腦殼:

「對啊,那司機剛才叫過你名字!」

「這人不對勁,咱們出門在外,一定要小心。」我說著往的士行駛的方向看去,確定車子走遠,這才稍稍放心。

「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這村子裏不像有人住的樣子。」蔣超觀察着稻家村周圍的環境說道。

我記得蔣超爺爺給我們的背包里有放帳篷,於是便對蔣超說道:

「咱倆今天晚上先在這個村子裏搭個帳篷,將就一晚上,等天亮了再說。」

我和蔣超在村子裏找了一間荒廢已久但能遮風擋雨的屋子,在屋子裏面搭起了帳篷。

山村的夜晚有些涼,我倆找了些乾柴堆在一起點了個小篝火。

「初九,不是我想嚇唬你,自從我們進了個這個荒村後,我右眼皮怎麼老是一個勁的跳不停,你說這村子裏會不會有什麼不幹凈的東西……」

「大半夜的別胡說八道。」我打斷了蔣超的話。

蔣超也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我呸,阿彌陀佛,百無禁忌……」

夜裡我倆擠在帳篷里睡覺,半夜我被尿憋醒,迷迷糊糊從帳篷里走出來,看到篝火已經快滅了,走到屋子外面被冷風一吹,我整個人精神不少。

解決完生理問題,我剛準備轉身回去,無意中卻瞥見下面的山路好像有個黑色的人影往稻家村這邊走來。

看到人影后,我心中一凜:這大半夜的什麼人會自己來這種荒村?對了!不會是之前那個司機吧?難道他看我和蔣超倆人年紀都不大,想回來謀財害命吧?

想到這裡,我連忙跑回到屋子裡,把正在帳篷里熟睡的蔣超喊聲:

「蔣超別睡了,有人來了,跟我來!」

蔣超聽到我說的話,一下子就爬了起來:

「什麼人來了?」

「別說話!」我說完剛準備拉着蔣超跑出去,卻聽到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

於是我倆藏在了這間屋子的角落裡,蹲下用地上的一塊破草席蓋在身上。

屋子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從腳步聲上判斷,那個人正朝着我和蔣超所在的這間屋子走來。

一個黑色的影子被月光照進了屋子裡,我藏在草席中一直盯着地上的影子,心跳越來越快,全身都冒出了冷汗。

站在屋子外面的那個人好像發現了屋子裡的帳篷以及篝火,一步步走了進來。

「踢踏踢踏……」的腳步聲在這個寂靜無聲的黃村裡顯得格外刺耳。

終於那個人走了進來,一襲白衣,頭上還帶着一個尖尖的白色長帽,這帽子我認得,在村子裏只要哭喪的時候人才會穿白衣戴尖帽!

那人弓着背,看不清楚他的模樣,手上好像還拿着一個長長的東西。

這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穿着哭喪的衣服來這個荒村?

他走進屋內,就一直都在盯着我們的帳篷看,過了一會兒從那個人的嘴裏發出了讓人毛骨悚然的陰冷笑聲:

「咯咯咯咯……」

聽到這種詭異的笑聲後,我嚇得全身汗毛都立了起來,一動不動的蹲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

一旁的蔣超也是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從臉上滑落,他自己用手捂住了嘴巴。

笑聲結束後,那個人晃了晃腦袋,用非常僵硬且不協調的肢體動作,緩緩掀開了帳篷的門帘。

當那人看到帳篷里空無一人後,楞了一下,然後突然轉過頭看向我們這邊!

一雙血紅色的眼珠,藉著篝火微弱的火光,我終於看清楚了這個人的真面目。

她就是之前我和蔣超在車站裡碰見過的那個老太太!

同時我也看清楚他手中拿着的東西正是一把長長的鐮刀。

我嚇得心臟狂跳,甚至都不敢呼吸,蔣超用力抓住了我胳膊。

之前我在半路上看到她還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沒想到這太太居然一路追了過來!

她究竟是人是鬼,跟着我和蔣超一路追到這裡到底想幹什麼?!

那老太太一雙血紅色的眼珠就這麼死死地盯着我們這邊,突然她緩緩轉過身,紫黑色的嘴唇咧了咧,輕聲哼了起來:

「從前我也有個家,還有親愛的爸爸媽媽,有天爸爸喝醉了,揀起了斧頭走向媽媽,爸爸啊爸爸砍了很多下,紅色的血啊染紅了牆,媽媽的頭啊滾到床底下,她的眼睛啊還望着我呢……」

「咯咯咯咯……」又是一連串陰冷詭異的笑聲。

突然老太婆邁着步子朝我們藏身的角落走了過來。

不好,被發現了!

我嚇得心臟都快從嗓子眼裡跳了出來,肚子里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拉扯着我,全身顫抖,頭皮發麻。

就在在千鈞一髮的時候,我突然想到蔣爺爺給我平安扣,於是我直接從口袋裡拿了出來握在手裡,我能夠清楚感覺到自己的手心有刺痛感。

朝我們走過來手持鐮刀的老太太驟然停住了腳步。

此時她距離我們不過兩米,我透過草席當中的窟窿清楚的看到,那老太太臉上兇狠猙獰的表情,紫黑色的嘴巴一直抖動着,恨不得把我倆給生吞活剝!

「初九,你躲得了初一,逃不過十五!咯咯咯咯……」老太太盯着我們這邊冷笑了許久,才轉身離開。

看到那凶神惡煞的老太太走遠後,我和蔣超依舊蹲在草席里一動不動,確定那老太太真的離開,這才推開草席走了出來。

因為蹲在地上太久,我剛走兩步腿就麻了,蔣超也一樣,我倆相互扶着,逐漸緩過勁來。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裡緊緊攥着的平安扣,平安扣上面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出現了一道紅色的裂痕。

「初九,那……那老太太剛剛是不是要殺了我們?打電話報警吧。」蔣超到現在臉上都帶着恐懼和害怕的神情。

我拿出手機想報警,發現沒有信號。

經歷了剛才那觸目驚心的事情,我倆也不敢繼續留在這荒村了,剛準備收拾東西離開,門外卻突然再次響起了腳步聲!

我和蔣超嚇了一跳,往門外那邊一看,走進來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稜角分明,絡腮鬍子,頭上帶着斗笠,身上穿着藍色的雨衣,上面還在不斷往下滴水。

「誰?!」我顫顫巍巍的開口問道。

中年男人微微一笑:「我叫劉文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