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第2章

我有些不舍,蔣超比我更加不舍,他是從小到大第一次真正離家。

「爺爺,我不想走……」

「超子,你記住,無論在什麼時候,都不能離開初九,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你都得護着他。」蔣超雖然不明白爺爺為什麼要讓他這麼做,但蔣超這個人從小就孝順,對他爺爺的話那是言聽計從。

「爺爺你放心,我都記住了!」蔣超點頭。

「那趕緊走吧,別耗着了,路費在你們包里,我沒去找你們之前,不要再回來。」蔣超爺爺說話的時候,聲音已經開始顫抖。

離開村子的時候,我和蔣超都哭了,我覺得是自己連累蔣超和他爺爺,或許是因為害死我父母的仇人找上門來,所以蔣超爺爺才會讓我們趕緊離開。

到底是什麼人,跟我家到底有着什麼樣的仇怨?才會讓他置我全家於死地。

「初九,你看看本子上的地址遠不遠,要是遠的話咱先坐個三輪去鎮上的客運站。」蔣超的聲音把我思緒拉了回來。

我拿出本子打開第一頁便看到了劉文刀的具體地址,是一個叫稻家村的村落,位於穀穀縣。

我用手機地圖搜了一下,穀穀縣就在隔壁省,不到兩百公里。

我和蔣超先坐三輪來到鎮上,然後按照地圖乘坐城鄉大巴趕到中轉站安來市,再坐車前往穀穀縣。

折騰了近一天,我和蔣超終於趕在天黑之前到達了穀穀縣。

我倆剛走出車站,迎面就來了一個和藹的老太太:

「兩位小夥子,住宿不?俺家裡開賓館的,給你們學生便宜。」

「遠不遠?」蔣超問道。

眼看天馬上就要黑了,我和蔣超打算在穀穀縣先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出發。

「不遠,從這裡到俺家也就十多分鐘。」老太太笑眯眯的說道。

「初九,去不去?」蔣超問道。

我剛準備答應,突然蔣爺爺曾經囑咐過的一句話如炸雷一般浮現在我腦海:

「切記,你們這一路上都不要跟任何陌生人講話!」

「蔣超,走!」我說完拉着蔣超就走。

出了車站,蔣超臉上依舊帶着疑惑,他想不明白為什麼我突然就走。

「蔣超,你難道忘記你爺爺今天囑咐過我們的話了?不要跟陌生人說話!」我提醒道。

蔣超這才反應過來:

「卧槽,這事兒我給忘了,初九還是你記性好!」

「走吧,咱也別住宿了,現在就打車去稻家村找劉文刀。」我生怕節外生枝,臨時改變了計劃。

蔣超點頭:

「行,都聽你的。」

攔下一輛的士,司機聽我們去稻家村有些狐疑的看着我倆的問道:

「小夥子,你們這麼晚了去稻家村幹什麼?那村子早就沒人住了,荒廢了好幾年了。」

我和蔣超相視一眼,接着問道:

「師傅,那村子裏一個人都沒有了嗎?」

司機點頭:

「早就沒了,幾年都沒有人住了。」司機見我們是外地來的,好心勸道:

「我勸你們還是別去,那村子周邊什麼都沒有,去了想回來連個車都打不到。」

蔣超看着我問道:

「我們去還是不去?」

我沒有立刻回答蔣超,而是在心裏面盤算着,蔣超的爺爺給我們的地址和位置都是他手繪的,肯定不會錯,難道是因為蔣超爺爺最近幾年都沒有來過,他並不清楚稻家村已經荒廢,劉文刀也早已搬走。

但不管怎麼樣,我還是打算先去看看:

「走吧,咱倆先去了再說。」

「你們確定啊,這大半夜的去了可就不好回來了。」司機師傅再次提醒道。

「師傅,到時候您留個手機號碼,我們要是想回來就打您電話,您再過去接下我們,來回的費用我們都出。」我說道。

的士司機倒也願意:

「成,這個是我的名片,你們到時候打不到車想回來了,就打我電話,今天我值夜班,一晚上都在開車。」

就這樣我和蔣超前往去稻家村的路上。

穀穀縣本來就是一個比較偏遠落後的小縣城,人口流失嚴重,也沒有什麼外來人口,所以一到夜裡整個小縣城就顯得特別冷清,路上連個人都不容易瞧見。

在前往稻家村的路上,要走一條挺長的山路,夜色之下,我隱約當中看到一個人站在路邊不斷招手,的士司機就像是沒有看見一般,徑直開了過去。

在車子開過去的一瞬間,我掃了一眼那個人,頓時給我驚出了一身冷汗:

「那個站在路邊攔車的人,怎麼長得那麼像在車站問我和蔣超住不住店的老太太?!」

我下意識的回頭去看,車子後面漆黑一片,什麼都看不見。

「師傅,剛才路邊是不是有個人在招手攔車?」

司機聽我說話的時候,正一個手拿着水杯喝水,險些噴了出來:

「我說小夥子,這大半夜的你可別跟我開玩笑,這裡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哪有什麼人招手?」

司機的話讓我更加疑惑了,我剛剛看的清楚,的確是有個老太太站在路邊招手攔車,難道是我眼花了?還是出現了幻覺?

於是我問蔣超,蔣超說自己也沒看見。

夜裡八點多,的士到達了稻家村,我跟蔣超下車後發現,果然和的士司機說的沒錯,眼前就是一個已經荒廢多年的村子,整個村子一眼望去沒有一點兒燈光,路邊周圍長滿了雜草,陰森森的感覺讓我有些害怕。

再聯想到剛才那個路邊出現的詭異老太太,讓我心裏更加不踏實。

「初九,我說的沒錯吧?現在你們也看到了,這村子裏根本就沒有人,你們要是現在想回去我再送你們回去。」

村子裏的確沒有人,我和蔣超繼續留在這裡也無法找到劉文刀,我剛準備上車開門的時候,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頓時讓我脊背發涼,於是我連忙喊住了蔣超:

「蔣超,我們去村子裏面看看!」

蔣超一臉疑惑地看着我:

「初九,這村子裏一個人都沒有,要……」

我衝著蔣超使了個眼色,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他頓時就明白了我意思,幫的士司機關上了車門。

「師傅,你先回去吧,我們自己在村子裏轉轉,真要想回去了就打你電話。」

「行了,那我就走了,你們需要我來接就打電話。」的士司機說著掉頭走了。

等的士司機走後,蔣超對我問道:

「初九,剛才什麼情況?」

「我們上車以後你喊過我的名字嗎?」我對蔣超問道。

蔣超想了想道:

「好像沒有,我們在車裡就沒說幾句話。」

我點頭:

「沒錯,你一路上都沒有喊過我的名字,那位的士司機又怎麼會知道我叫初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