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第2章

第1章

我叫張初九,人如其名,九月初九生人。

在我出生的那天,我媽產後大出血,生完我就撒手人寰,我爸也是在同天夜裡,騎摩托車掉進了只有膝蓋深水溝里,離奇淹死。

村裡人在背地裡都說我是煞星,命中刑克父母,好在爺爺奶奶對我不離不棄,靠着種地養活了我。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活在別人的議論和歧視中,村子裏的大人都不讓自己的孩子跟我玩,老遠看到我就跑開,所以這麼多年我就只有一個朋友,那就是蔣超。

蔣超的命運跟我差不多,他爸出車禍死去世,老媽跟着別人跑了,和我一樣,從小跟他爺爺相依為命。

蔣超的爺爺是個算命先生,左腿有殘疾,他非但不歧視我,還對我特別好,每次蔣超帶我去他的家裡,他爺爺都會拿出好吃的給我,像是接待貴客一般。

最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每次我準備回家的時候,蔣超的爺爺都會親自送我到大門口,站在原地腰桿挺的筆直,目送我離開。

直到有一天傍晚,爺爺奶奶在吃完晚飯後讓我先去蔣超爺爺家裡住一段時間,還沒等我問清楚原因,蔣超的爺爺突然氣喘吁吁的跑到我家,喊我馬上跟他走,滿臉焦急。

我當時有些疑惑:

「蔣爺爺,有什麼事兒嗎?」

「現在來不及跟你說,我提前都跟你爺爺奶奶說好了,今天晚上跟我走,住在我家。」蔣超的爺爺看着我說道。

「那我去問問爺爺奶奶。」我說著起身剛準備回屋,就聽到爺爺的聲音傳進了耳中:

「初九,跟你蔣爺爺走。」

「爺爺我知道了。」雖然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從小我就聽爺爺奶奶的話,他們肯定不會害我。

「等一下,初九,過來,讓奶奶再抱抱。」奶奶的聲音這時也從我身後傳了過來,我聽到後馬上跑了過去,奶奶一下子將我摟在了懷裡,她抱的很緊,身體一直在顫抖着。

「初九,以後好好聽蔣爺爺的話,等着爺爺奶奶去接你回來……」

那個時候我雖然還小,但也感受到了爺爺奶奶的不對勁。

這時蔣超的爺爺看了看天空,對我說道:

「初九,時間不早了,走了。」

那一天我記得很清楚,九月初九,陰天,我正好九歲,我從未想到過,這一走就是許多年……

到後來我才知道,蔣超爺爺帶我走,是為了救了我爺爺奶奶的命,蔣超爺爺告訴我,我的八字命格為:甲寅、己土、已卯,戊癸,五行主火,命中缺木,戊癸無木,乃已卯戊癸七殺之命格!

簡單點兒說,我的八字是七殺之命,庚寅不運,牽連七親!

要是繼續留在爺爺奶奶身邊,可能會牽連到他們。

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十九歲,輟學半年,和我爺爺奶奶分開已有十年!

其實在我離開家的第二天,爺爺奶奶就搬走了,隨着年紀的增長,我對爺爺奶奶的思念與日俱增,但每當我問蔣超爺爺他們具體搬去了哪裡,蔣超爺爺隻字不提,只跟我說你想要他們二老安度晚年,就千萬不要去找他們。

在這過去的十年當中,日子雖過的安穩,但我還一直想找到另外一個人,一個能更改我八字的人。

蔣超我爺爺曾告訴我,我之所以出生就有這種七殺命格,是因為暗中有人動了手腳,算好了時辰,讓我媽提前分娩,早產導致大出血,所以按照蔣爺爺的說法,正是那個更改我八字的人,害死了我的親生父母。

他甚至還想讓我們整個張家都絕戶!

我恨透了那個暗中更改我八字的人,暗暗發誓一定要找到他,為我父母報仇。

蔣超爺爺平時靠着算命為生,十里八鄉都知道他算命准,經常有人一大早就趕過來排隊,所以我和蔣超就是靠着他爺爺這一手算命的本事給養活的。

有一天的好奇的問蔣超爺爺:

「蔣爺爺,你幫不能幫我算下命?」

蔣超爺爺則是一臉認真的看着我說道:

「我可不敢給你算命。」

之後任我說下天來,蔣超爺爺都不同意幫我算命。

蔣超爺爺的這種反應,讓我對自己的命運更加好奇,於是我就自己出門,去到處尋找打聽出名的算命先生。

但讓我完全沒有想到的是,有的找了幾次都不在家,有的見到我收攤就跑,甚至還有的算命先生聽完我的八字後,直接跟他說他是個騙子,求放過……

從那以後,我對自己的八字便有了一個更進一步的了解:那就是算命先生的剋星。

我也因此對自己的命運和八字愈發好奇,那個更改我八字的人究竟把我改成了什麼樣的八字,才會讓周邊的算命先生聞風喪膽,閉門不見,甚至說自己是個騙子!

七月初的清晨,蔣超爺爺把我和蔣超都喊到屋裡,然後遞給了我一個黑色包裹,神情嚴肅的跟我倆說道:

「初九,有幾件事兒我得求你幫忙。」

「蔣爺爺,您千萬別這麼說,只要我初九能幫上忙的一定去做!」這十年間蔣超爺爺從沒有虧待過我,待我如親孫子一般,甚至在很多時候對我極為恭敬,現在到了蔣超爺爺需要我幫忙的地方,我肯定義不容辭。

蔣超爺爺直直地盯着我看,過了一會兒他從自己的口袋摸出一個小本子遞給了我:

「初九,第一件事,你帶着超子離開這個村子,去這個地址找一個叫劉文刀的人,千萬不要找錯人,還有切記你們這一路上不要跟任何陌生人說話!第二件事,找到劉文刀以後,立刻馬上讓他給你們倆安排一個跟死人有關的職業,一定要跟死人有關係的活兒,千萬不能馬虎!」

「爺爺,為什麼要找跟死人有關的職業?還有,我……我不想離開你!」坐在板凳上的蔣超開口說道。

「別問那麼多,全部都按爺爺說的做!」蔣超爺爺說道。

此時我注意到,蔣超爺爺的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最後一件事情……」說著蔣超爺爺又從自己的口袋裡摸出了一個紅色的小布袋遞給了我:

「初九,你不是一直都想找到害死你親生父母的那個人嗎?這上面有他的線索,但是你必須得答應我,過完今年的生日才能打開它,絕對不能提前一天,萬不可忘!」

我聽後連連點頭:

「蔣爺爺,我知道了。」

「這三件事情關於着你們的性命,不能馬虎,一點兒錯都不能犯,東西我都幫你們收拾好了,現在就走!」蔣超爺爺說著從屋子裡拿出了兩個行囊。

「對了,你們一旦遇到危險,包里有兩個平安扣,拿出來握在手心就能保護你們,記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