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茅山升棺人第五章 買命錢在線免費閱讀

茅山升棺人第六章 千鈞一髮在線免費閱讀

蔣超頓時嚇得臉色發白:

「秦老,我不知道,也不懂這個,那……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在一旁問道:

「秦老,這買命錢是什麼意思?」

秦老長嘆一聲:

「在醫院,有的親人得了重病或者倒了大霉,就會找人做法用錢買命,然後用錢包裹住丟在地上,等下一個倒霉蛋撿起來,一旦那人把撿到的錢給用了,就證明同意把自己的性命賣給對方!」

蔣超聽到這裡心裏更害怕了:

「秦老您救救我,我真不知道還有這種規矩。」

秦老問道:

「蔣超,這三百你們吃飯花完了沒有?要是沒花完把剩下的錢放進廟宇的功德箱,讓佛祖跟那東西剛!」

蔣超搖頭:

「都花光了,剩下一百我給初九沖了話費。」

我聽到這裡,差點兒沒過去給蔣超一腳,這簡直就是把我往死里坑啊!

秦老一臉無奈:

「蔣超待會兒我給你師父打個電話,今天晚上你就別回去了,和初九住在我這裡,以後記住了,醫院、火葬廠、河邊、十字路口的錢萬不能撿!」

蔣超連連點頭。

秦老說完連忙讓我和蔣超先把店門關上,自己則是快步去了屋裡。

「蔣超,你怎麼想的,剩下一百你不給自己充話費,偏偏給我沖,你故意的吧?」我是越想越氣。

「初九,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本來想給自己沖,那移動營業廳關門了,剩下的這一百塊錢我想撿來的錢也不能帶回去,就到聯通給你沖了,誰知道……」

「算了,待會兒看秦老怎麼說。」我說著走出店門,準備把擺在外面的花圈給搬進來。

剛一出門我就愣住了,地上放着二百塊錢!

這二百塊錢沒有對摺,但上面還是綁着紅線,像是被人故意放在這裡。

看來對方已經知道是我們把那賣命錢給撿到了,這是找上門來了。

我正準備回屋把秦老喊出來,讓他看看這二百塊錢怎麼處理,突然從路邊竄出一個乞丐,那乞丐一個箭步沖了過來,直接把地上的二百塊錢撿了起來。

「唉,這錢不能拿!」我急的大喊了一聲。

乞丐回過頭瞪了我一眼,惡狠狠的說道:

「這是我在地上撿到的錢,憑什麼不能拿!」

「這是賣命錢,你拿了這個錢會出事的。」我好心勸道。

誰知這乞丐根本就不相信我說的話,衝著我一咧嘴,露出一嘴黑牙,轉身跑了。

這時蔣超從店裡走了出來:

「初九,你剛才在跟誰說話?」

「剛才在這個地方有二百塊錢,也有紅線給綁着,我剛想回去喊秦老過來看,被一個路過的乞丐撿起來拿跑了。」

我正說著,秦老的聲音突然從店裡傳了出來:

「唉,這一切都是命數,初九,蔣超,趕緊回來!」

當天夜裡,秦老在我房間的床上放了兩個扎紙人,並把我和蔣超的生辰八字都用毛筆寫在一張紅紙上,塞進了扎紙人的肚子里。

做好這一切,秦老又拿來一把剪刀,在我和蔣超的頭上各剪下一小縷頭髮,用紅線綁起來一同放進了扎紙人的肚子里。

「師父,這兩個紙人是?」我有些疑惑地問道。

「別多問,今天晚上你倆哪都不能去,就睡在店裡的那兩口棺材裏,現在就去。」秦老看着我倆嚴肅的說道。

看到秦老的樣子,我和蔣超都意識到這次事情遠比我們想像當中的還要嚴重,於是不再多問,按照秦老所說,爬進了店裡的棺材。

一進棺材我才發現,細心的秦老用棉被鋪在了下面。

我倆剛準備在棺材裏躺平,秦老就拿來了一盒香灰,讓我和蔣超把香灰抹在前額和兩邊的肩膀上。

「今天晚上你倆就睡在棺材裏,無論外面聽到什麼聲音,千萬都不能說話,更不能出來,記住了沒有?」

蔣超問道:

「要是半夜想尿尿怎麼辦?」

秦老瞪了蔣超一眼道:

「你那點兒尿尿在棺材裏還能把自己淹死不成??」

秦老說著,看了一眼時間:

「行了,你們趕緊躺下!」

我和蔣超在棺材裏躺平,秦老將棺材蓋給推了上來,只留下一道縫隙讓空氣流通。

「初九,蔣超,千萬記住我說的話,要不然你們活不過今天晚上!」秦老最後囑咐了一句,快步走出了店鋪,並將店門鎖住。

整個店裡突然鴉雀無聲,我只能聽到自己呼吸和心跳的聲音。

我和蔣超一直都不敢說話,也不知道躺在棺材裏過了多久,緊張的情緒慢慢緩解,就在我迷迷糊糊將要睡着的時候,突然聽到有人在外面敲門:

「砰!砰!砰!」

聲音不大,但卻聽的真切。

我聽到敲門聲後困意全無,我在棺材鋪當學徒這麼長時間,還從來沒有人半夜敲棺材鋪的門,難道……

也就在這個時候,敲門的聲音戛然而止,隨即便聽到「咔嚓!」一聲,像是開鎖的聲音。

「吱呀~!」一聲,兩扇店門被打開,隨着一陣沉悶的腳步聲響起,有人從外面走了進來。

那個人一邊走一邊唱了起來:

「我在馬路邊,撿到錢;撿到錢,把錢花,花光就把命拿來;命拿來呀命拿來,一個都別想跑……」是一個老太太的聲音,陰冷刺耳,讓人聽後不寒而慄!

果然來了!

等到那老太太走到我藏身的棺材旁時,她還用手扶了一下棺材蓋,我躺在棺材裏,雙眼緊閉,強烈的恐懼感讓我全身發毛,心臟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不經意間,透過棺材上的縫隙,我聞到了一股刺鼻的腐肉味。

老太太走了過去,繼續一邊唱着歌,一邊往裏面的屋子走去。

歌聲越來越遠,直至突然停下,棺材鋪再次回歸平靜,我躺在棺材裏大氣都不敢出,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這種平靜並沒有持續多久,我就聽到裏面屋子裡傳出撕咬的聲音,這聲音就像是某種動物在撕扯床上的那兩個紙人。

這種讓人膽顫心驚的撕扯聲持續了大約一兩分鐘便戛然而止,我腳步聲上判斷,那老太太從裏面的屋子裡走了出來。

「吧嗒,吧嗒,吧嗒……」

腳步聲再次路過我和蔣超藏身的這兩口棺材時,我甚至都不敢喘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