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茅山升棺人第一章 改八字在線免費閱讀

第10章

我往門外一看,此時天已經開始發暗,這要是天一黑,那紅衣厲鬼不得來找我索命?

「秦老,我、我該怎麼辦?」劉文刀找不到,現在唯一能夠救我的人只有秦老。

「我現在回不去,初九,今天晚上你要想活命就必須得靠你自己,接下來一切你都得按照我跟你說的辦,馬上去找幾樣東西,你先用紙筆記下來。」

我趕緊找來紙筆,秦老接着對我說道:

「第一,雞骨四塊,記得一定是公雞的骨頭,並且必須要生骨;第二,生穀米一斤;第三,用干蘆葦葉編成繩子系在自己腰上;第四,桃木劍,李老頭那裡就有,你去找他借;最後一個東西,也是最重要的,我房間里有一個保險箱,密碼是五個九,裏面放着一個紅色的小冊子,你把它拿出來隨身帶,真要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你就把那冊子打開,定能救你一命,一定記住,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能將它打開!」

我連連答應,將秦老所說的全部在本子上記下。

秦老告訴我準備好這些東西,再給他打電話。

掛斷電話,見天色已暗,於是我不敢再耽誤時間,先是來到秦老的房間里,在他的床底下找到保險箱,輸入密碼打開後,裏面果然放着一個紅色的小冊子。

我將紅色冊子拿了出來看,掃了一眼發現冊子正面寫有「張家三書」四個金色大字。

看到這四個字後,我楞了一下,這秦老也不姓張,怎麼在他的保險柜里卻鎖着張家三書的紅冊子?

而且這麼大的保險柜裏面什麼都沒有,就只鎖着一個小冊子。

雖然有些疑惑,但我當時也來不及多想,腦子裡只想着把本子上所記下的保命之物趕緊都弄到,便將紅冊子放進隨身口袋裡,便急匆匆的出了門。

我先是去對面的糧油店買了一斤生穀米,又去隔壁的黃燜雞找老闆要來了四根生公雞骨,然後我給蔣超打電話,在電話里得知老李頭晚上喝多了,醉的不省人事。

老李頭一直都有這麼個習慣,明天要是有活兒的話,前一天晚上必喝個痛快。

李老頭醉了,蔣超幫我從李老頭的房間里找到桃木劍拿了出來。

「我說初九,要不然我過去陪你吧,省的你一個人在店裡又做噩夢。」蔣超有些擔心的看着我。

我連忙搖頭:

「不用了,反正這幾天都沒事,你今天好好休息,養足精神,明天還得去哭七關呢。」

現在我的處境特別危險,我自然不想連累到蔣超。

借到桃木劍,就只剩下蘆葦繩了,蘆葦在河邊多得很,我去河邊撿了一些蘆葦葉編成繩子,綁在了腰上,到此這幾樣東西算是湊齊了,我急忙趕回棺材鋪,撥通了秦老的電話。

秦老在電話里告訴我,讓我先把生穀米灑在店門前後,窗檯也灑上,然後將四根雞骨分別放在棺材鋪的四個角落,再用紅布蓋住,最後把桃木劍用紅繩綁住,劍頭朝下,懸樑而系。

「初九,你記住了,今天晚上你就留在棺材鋪,哪都別去,無論聽到外面有什麼聲音都不要搭理,還有記得將大門上面的門神像給擦乾淨,再上三炷香,不出意外,那紅衣厲鬼今晚怎麼著也進不了咱秦記棺材鋪。」

忙完這一切,我看了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半,我剛坐下休息,門外卻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聽到敲門聲後給我嚇了一跳,好傢夥,還沒到子夜呢,居然來的這麼快!

緊接着門外響起了秦郁的聲音:

「張初九,你在不在店裡?」

又跟我來這一套,看來那紅衣厲鬼無法進入棺材鋪,想利用我熟悉之人的聲音來欺騙我過去開門,想都別想!

過了一會兒,我手機居然響了,我拿出來一看,正是秦郁給我打來的語音通話。

這是什麼情況?難道說外面敲門的人還真是秦郁?

想到這裡,我接通了電話:

「喂,張初九,你不在店裡嗎?」

「秦小姐,剛剛外面敲門的人是你?」我問道。

「你聽見我敲門了怎麼不說話?」秦郁問道。

我一聽果然是秦郁來了,搞半天是自己誤會了,於是馬上掛斷電話,過去將店門打開,秦郁站在門外疑惑地看着我:

「初九,我都敲老半天門了,你在裏面幹什麼呢?」

我笑了笑道:

「剛才在上廁所沒聽到,秦小姐您這麼晚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秦郁往前走了兩步,正好踩在門框邊的穀米上,腳下一滑,整個人往地上摔了下去。

我下意識向前兩步想扶住秦郁,卻被她整個給壓在身下,這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次和異性親密接觸,一股清淡的洗衣液味道鑽進了我的鼻子里。

我似乎聞到了戀愛的味道……

秦郁先從我身上站了起來,我緊跟着起身,此時我倆都有一些尷尬,特別是我,身為一個男人,臉上發燙,紅的就跟猴子屁股一樣。

秦郁乾咳了兩聲,從自己包里拿出了一個證書遞給了我,首先打破了尷尬:

「這是我們給你和秦老的表彰證書,感謝你們,我最近工作忙,今天剛下班就順路給你們送過來了。」

「太感謝了,替我跟秦老謝謝你們。」我接過表彰證書時看了一眼時間馬上快九點了,越晚這裡就越危險,於是我便對秦郁說道:

「時候也不早了,要不你先回去……」

「行,那我先回去。」秦郁看我臉色有些不對,但也沒多問,點了點頭,剛準備走,本來開着的店門,卻「砰!」的一聲,自己關上了!

秦郁被嚇了一跳,她回過頭看着關上的店門對我問道:

「初九,剛才誰把門關上了?」

「我……我也沒看見。」其實我剛才看的清楚,那店門就是自己關上的,根本就沒有人碰它!

我猜測恐是那紅衣厲鬼來了,門上貼着的門神顯靈,提前將店門關上,保護屋子裡的人。

看來今天晚上秦郁是走不了了。

「秦郁,要不然你待會兒再走?」我開口說道。

秦郁一臉狐疑的盯着我:

「我說張初九,你這一會兒讓我走,一會兒又不讓我走,你到底是怎麼回事?」

本來我並不打算對秦郁講紅衣厲鬼的事,一來她跟這件事情沒有關係,二來即便是說了她也不會信,不過事到如今,我是不說也得說了:

「秦郁,你相信這世界上有鬼嗎?」

秦郁笑了一聲:

「呵呵,胡說八道。」

「實不相瞞,秦郁,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得如實告訴你,今天晚上會有一個紅衣厲鬼來找我索命,剛剛關門的正是門上的門神,這證明那厲鬼馬上就要來了。」我看着秦郁,神情嚴肅且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