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第9章

我蹲坐在地上,緩過神來才看清楚跳樓的是一個長發女人,她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暗紅色的血跡從腦袋周圍慢慢散開,在地面上不斷擴散,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滿是血跡的半張臉正對着我,眼睛瞪得滾圓,像是一直在盯着我看!

這場面嚇得我差點兒掉了魂,險些吐了出來。

等我緩過神來,四周已經圍滿了人,有人拿出手機報警。

我從地上站起來,看到自己的鞋子和褲腿上都被濺上了紅色血跡。

「流了這麼多血,應該是不行了。」

「你說好好的一個姑娘,年紀輕輕的怎麼就想不開了呢……」

「你們看這姑娘穿着一身紅衣服跳樓,明顯是想死後變厲鬼報復人啊!」

聽到周圍人的議論,我這才看清楚,跳樓的女人從頭到腳都是一身紅,衣服、褲子、鞋子、襪子、指甲,甚至就連自己的頭髮都染成了大紅色!

這女人真夠狠,這麼做一點後路都不留,就是要死後變成厲鬼!

而且更加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那個女孩的右腿上,還用紅繩綁着一個秤砣。

詭異!

我跟在秦老身邊,也多少了解一些,人死後若是帶有怨氣且身穿紅衣就有可能變成厲鬼,這姑娘生前究竟有多大的怨氣,才會讓自己從頭到腳都一身紅!

這跳樓自殺以後要真變成紅衣厲鬼,那可就是超級大厲鬼了!

不是鬧着玩的。

我這最近真是有夠倒霉,什麼不好的事都能碰上,趕緊走,這姑娘生前的怨氣太大,可別把是非牽扯到我身上。

此地不宜久留,想到這裡我趕緊往回走。

可是沒走幾步,我就覺得身後好像有人一直盯着我看,脖子後面冷颼颼的,我連頭都不敢回,一路小跑着回到了棺材鋪。

店裡蔣超已經靠在躺椅上睡着,我先是回到屋子,換了一身衣服,把沾血的褲子和鞋子全部沖洗乾淨,才把蔣超喊醒起來吃飯。

這頓燒烤我是完全無法下咽,只要一吃東西,就想到了那個紅衣跳樓女人血腥的畫面,那隻看着我瞪大的眼珠始終在我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蔣超看到我不對勁,於是對我問道:

「初九,你出去了一趟怎麼了?跟丟了魂一樣。」

於是我把剛才自己看到的一幕跟蔣超說了一遍,蔣超聽後立馬對我說道:

「那女人肯定會變成厲鬼,她那麼穿是鐵了心想變成厲鬼報復仇家,你是她臨死前看到的最後一個人,萬一她把的樣子給記住了……」

「你給我打住,閉上你的烏鴉嘴!」我連忙喊住了蔣超,被他這麼一說,我心裏是更沒底了,別說吃飯了,這心臟開始毫無預兆的突突突狂跳,總覺得身後有人在盯着我看。

不行,這事情太詭異,我得告訴秦老。

想到這裡,我馬上拿出手機找到秦老號碼打了過去。

萬幸,這一次電話接通了:

「初九,這麼晚了,有什麼事?」

聽到秦老的聲音,我心裏頓時踏實了不少。

我連忙在電話里把之前所遇到紅衣女人跳樓的事情仔仔細細的跟秦老講述了一遍。

包括那女人跳樓的地方,具體時間,還有綁在女人右腿秤砣的這些細節我都說了。

秦老聽後,語氣大變:

「這乃是子夜紅衣,秤砣墜魂,極陰極煞,怨氣衝天,必為厲鬼啊!」

我一聽差點兒給嚇尿了褲子:

「秦老,那……那紅衣厲鬼不會找到我吧?畢竟冤有頭債有主……」

「她死後的頭七回魂夜,第一個找的人就是你!」

聽到這裡,我是又害怕又冤枉,我這招誰惹誰了,最近怎麼就跟鬼過不去了,我跟她無冤無仇的憑什麼報復我啊!

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

「那紅衣厲鬼本就怨氣極大,在斷氣之前又看到了你的模樣,況且你的衣服上還濺上了她的血跡,肯定對你心生怨氣,找你索命。」

「秦老,那我應該怎麼辦?」我是徹底怕了,這個從頭紅到腳女人一旦變成厲鬼,那怨氣可想而知。

秦老在電話那頭想了一會兒對我說道:

「我現在還回不去,不過那女人在死後的第七天午夜十二點才會回魂,初九,你和蔣超明天一早就去找你們的師父劉文刀,他肯定有辦法。」

「好,我知道了。」掛斷電話後,蔣超擔心我一個人在店裡睡覺害怕,非得留下來陪着我。

一整個晚上我都翻來覆去睡不着,到了凌晨在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時候,好像看到了有個人從房間外面推開門走了進來。

那人一步步靠近,完全聽不到腳步聲,我只看到一身血紅色的衣服和紅色的長髮。

房間里變得陰冷起來,我躺在床上屏住呼吸,嚇得一動都不敢動,眯着眼看到她走到床邊坐了下來,猛地一轉頭,一雙瞪大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我,咯咯咯的冷笑着……

突然,那紅衣女張開一張血盆大嘴,朝着我就撲了上來。

「啊~!!!」我一下子就從床上坐了起來,看到周圍的情況這才反應過來,剛才是在做夢。

睡在旁邊的蔣超也被我給驚醒了,他從床上坐起來看着我問道:

「初九,做噩夢了?」

我擦了擦的臉上的冷汗,喘着粗氣說道:

「對,我……我夢到了那個跳樓的紅衣女人!」

蔣超咽下一口唾沫:

「沒事,這馬上天亮了,再熬一會兒,等天亮了我就陪你去找劉文刀,他肯定有辦法。」

我和蔣超好不容易熬到天亮,立馬出發前往稻家村。

稻家村,我倆先是去道觀尋找,沒有看到劉文刀,然後又把村子裏每個房子都找遍了,一整個上午都沒有找到劉文刀。

「初九,要不咱先去吃點兒東西,明天再來,反正那紅衣厲鬼頭七才能回魂,咱還有時間。」蔣超說道。

眼下也只能這麼辦了,希望明天能夠在稻家村找到劉文刀。

回到棺材鋪,我和蔣超隨便吃了點東西,一下午渾渾噩噩的過去了,傍晚蔣超被他師父老李頭喊回去準備明天的哭七關。

我一個人留在店裡,剛要關店門的時候,突然接到了秦老的電話。

「初九,你找到劉文刀了嗎?」電話里秦老的聲音有些緊張。

「還沒有,我和蔣超去村子裏找遍了都沒看到他。」我問道。

「來不及了,我昨天給了忘了一點,這子夜紅衣乃是讓怨氣衝天,那秤砣墜魂可是為了讓厲鬼提前回魂,綁着秤砣自殺的人,不用等到頭七回魂,在其死後的第二天子夜就可回魂化為厲鬼!」秦老在電話里對我說道。

我一聽頭髮根都立了起來,腳底一陣寒意,整個人就像觸電了一般。

第二天子夜就能回魂變成厲鬼,那可不就是今天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