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楚楚韓江的三個孩子是誰的 第7章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聞言,韓江早有準備,也不怕和妻子對視:「陸楚楚,你現在是江東首富,你的財富保守估計也有八百億,我並不會獅子大開口和你平分財富,因為,那不是我賺的。但是,這十六年來,你是實實在在欺騙了我,一年給我一個億作為精神損失賠償費,十六年十六億,我覺得並不過分!」

陸楚楚神情就變得清冷起來,美麗的眸子炯炯地盯着韓江,試圖從韓江的微表情和眼神中讀取韓江的真實想法,結論就是她覺得面前的韓江突然變得陌生起來,一起睡了十六年的男人,竟然變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韓江則以為是陸楚楚不肯給錢,就冷笑:「陸楚楚,談到錢,你就變臉,不過,這也讓我看清了你另外一張醜惡的嘴臉!如果你覺得我圖錢,那我不要錢,我們馬上把婚離了。」

「你……」

陸楚楚的確是以為韓江索要十六億是借口,她是不可能滿足韓江這個要求,正要喝斥一番韓江,可韓江提出不要錢也得離婚,她就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

「陸楚楚,你不承認出軌,不給我賠償,也不肯跟我離婚,你到底想做什麼?想要吃定我了?我告訴你,沒門!」

韓江語氣越發陰冷。

「韓江,我再說一遍,我沒有出軌,沒有背叛你!你再誣陷詆毀我,損壞我的名聲, 我可以告你的。別看我們是夫妻關係,我一樣可以讓你付出代價。」

陸楚楚警告韓江之後,隨即採取懷柔政策,用溫柔一點的聲音道:「老韓,我們不要鬧了,你跟我回去吧,我需要你,孩子也需要你,家更需要你。」

不提孩子,韓江還能壓住火,可家裡的孩子也不是他的,他沒有義務去伺候撫養那仨個野種!

當然,他也不是大吵大鬧的人,他想冷處理這些事,特別是聽到門外走廊有人聲,他就用緩和的語調說道:「陸楚楚,我已經提供了那麼確切的證據,你怎麼選擇忽視呢?我再說一遍,孩子不是我的!

「冥頑不靈!我讓你回家你不回,那你就不用回了!你就在這裡頹廢吧!」

陸楚楚對韓江很失望,轉身離開。

韓江站在窗邊,可以看到看到下面妻子的豪車,她在下面等了大概三十分鐘,顯然是給他台階下。

你出軌了,你給別人生了三個野種,你把我對你的愛都糟踐了!

陸楚楚,你乾的不是人事!

韓江將窗帘拉上,再去看電視,不知不覺就睡過去。

次日醒來,他發現枕頭都有些涼,是他的淚水!

該死,昨晚陸楚楚找來,就讓我破防了?

韓江自認為自己是堅強的,然而,實際上,在他進入精神放鬆的睡眠中時,他的脆弱也就悄無聲息地到來,不經意間讓他淚濕枕巾。

惆悵了好一會,他也離開酒店,來到岳父岳母的家門口,又駐足良久,他還是推門進去。

岳父家也是別墅,是年代久遠的房子,但這裡的環境極好,住在這個小區的人,都是退休的老幹部或者是叱吒商海的退休老董事,總之,非富即貴。

韓江進來,發現岳父陸伯林正在跟一個老幹部下象棋,打了招呼,隨後問了才得知岳母不在家,去走動她的老閨蜜關係了。

岳父的棋局來到中後盤,他就很吃力已經顯露敗相,給韓江使眼神求助,得到指點後,他勉強下成了和棋。

老幹部略微不甘,因為大好形勢,看一眼身邊的韓江,他就道:「老陸,大好形勢讓你翻盤,我不服啊,我們再下一局,但你們你們翁婿兩人不得眉來眼去。」

「爸,我去看會書,你下完棋,我們再談點事。」

韓江知道老幹部不高興了,徵得岳父同意,便先去書房。

大概半個小時後,岳父讓韓江出來,一起送送老幹部,再回到客廳,他讓韓江坐下,跟韓江下棋。他發現韓江不斷對子,是奔着和棋下的,他也只能草草結束。

他還見韓江將保姆也給支走,家裡就只留給他兩人,他便道:「有什麼話,這麼神秘,直說吧。」

韓江問了幾句岳父的身體,再根據他對岳父氣色的觀察,覺得岳父身體還算硬朗,他說的話應該不會刺激到對方。他就直接拿出一份親子鑒定書,讓老岳父過目。

岳父看了一眼,本來放鬆舒展的眉頭,瞬間皺了皺,隱隱約約預感到了一絲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