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陸楚楚韓江的三個孩子是誰的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韓江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三份親子鑒定,紅色印章內的『確定無親緣關係』,分外刺眼。

三個女兒,全部和他確定無親緣關係。

大女兒十五歲,二女兒11歲,三女兒6歲,養育了這麼多年的女兒,竟然都不是他親生的!

太扯淡了!

他渾身發冷,緊握方向盤的雙手都在發抖,心裏痛苦又煎熬。

他跟妻子陸楚楚同齡,24歲時相識,相愛,然後結婚,恩愛了十六年。

這期間,妻子給他生了三個女兒,付出很大。很多女人生育後,身材大都會走樣,但是妻子不然,反而三次生產後,她的身材更加成熟和完美,整個人**,臉上沒有半點皺紋,白皙細嫩,彷彿一直保持在二十八歲的年紀。

妻子家庭顯赫,她又是獨生子女,五年前繼承家業,出任陸氏集團董事長,一舉成為江東女首富。

妻子是名副其實的白富美,三個天使般的女兒,讓韓江一度以為自己是江東最幸福的男人。

可誰曾想……

韓江想到自己出身漁戶,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背景,五年前父母雙雙病逝,他幾乎就沒背景了。

他也只是江東大學附屬醫院住院部的一名普通的醫生,工作十八年,結果也只是名不經傳的主治醫師。

這麼多年來,妻子也許將他當作傻子,當作一條聽話的狗,隨意使喚,背叛羞辱。所有對他的好和包容,也許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施捨。

想到就算回家揭穿妻子的醜行,財大氣粗的妻子甩給他幾個錢子作為分手和封口費,可能連姦夫是誰都不知道。極端一點的,就算妻子告知姦夫的身份,他也做不了別的什麼事,他就更加鬱悶。

於是,他選擇逃避,沒有回家,經過一個酒吧時,也就直接進去。

自從他進入卡座,倒酒的手兒,就從來沒有停過。

韓江容貌英俊,臉面乾淨,襯衫西褲,有着一股儒雅的氣息,但從他喝酒的動作來看,他就差將故事寫在臉上,所以,很快就被酒吧里的**們盯上。

不過,當第一個穿着包臀裙的煙熏妝御姐上去,被韓江口吐芬芳『賤人,滾』,撩漢失敗後,別的浮浪姊妹也就按兵不動,但都做好等韓江喝醉,然後上去撿便宜的準備。

韓江全然不知,也顧不得這麼多,現在他只想痛痛快快地買醉一場,忘卻跟妻子的過去,現在,以及將來。醉生夢死中,祭奠祭奠自己錯付的青春,荒唐的婚姻以及狗血的人生。

不知何時,酒吧DJ轉換到一首閩南語《浪子回頭》。

煙一支一支一支的點!

酒一杯一杯一杯的干!

請你要體諒我!

我酒量不好賣給我沖康!

……

韓江喝得更猛,終於在喝完了這一杯後,他的意識就模糊起來,醉暈過去。

迷迷濛蒙中,他感覺到被人架着離開,對方肩膀柔軟,力氣不足,左搖右擺,顯然是一個女人,可他無法睜開眼,看不清對方是誰。

接着,他上了一輛車,在如同搖籃般的顛簸動蕩中,他舒服了,勉強掙開了一下眼,看到車窗外流光閃掠。

再看開車的人,有着一頭如瀑的長髮,韓江以為是『妻子』,直接就質問:「陸楚楚,你為何要騙我,你為何要背叛我,你在外面的男人是誰?

開車的人沒理會韓江,他就繼續道:「你不要狡辯,我有你出軌背叛我的證據,只要我拿出來,你就會身敗名裂。

前面的人沉默,不見答話,他就大聲道:「你倒是說話啊,我這麼愛你,我全心全意地愛着你,你為何要騙我?謊言,全他嗎的都是謊言!

他的氣力似乎只有這麼多,吐槽過後,也就再睡過去。

車子停下的時候,他被攙扶下車,依靠着『妻子』,他才沒倒下,又掙開了眼,迷迷糊糊地發現身處地下車庫,以為是『妻子』新置辦的產業,就道:「陸楚楚,你露出狐狸尾巴了!你買這麼多房子,是不是為了方便跟野男人幽會,是不是,你說啊,你怎麼不說話,敢做不敢當了嗎?」

『妻子』沒回答,將他攙扶進屋,無力撐到卧室,就雙雙倒在客廳的地毯上。

韓江的醉意進一步上腦,完全睜不開眼,更加迷糊,四仰八叉地躺着,在最後一絲神志消失前,他非常篤定,『妻子』在脫他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