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牧野葉思婉家書 第3章_塔靜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法庭之上。

法官展開書信,慢慢讀道:

「致吾妻思婉。」

「見字如晤,展信舒顏。」

「近來安好?悅兒的學習沒有落下吧?」

「對不起,我還在國外,因為一些事沒法回國,我不是一個好父親。」

「我不奢望得到你們母女二人的原諒,但希望你知道,我愛你們,真的很愛你們。」

「我何嘗不想骨肉團聚,又何嘗不眷戀家中溫存。」

「奈何大事未成,我還不能離開,還沒法見你們。」

思婉,是林牧野的妻子葉思婉,悅兒則是他們的女兒。

聽到這,周圍不少人頓時露出嗤之以鼻的表情。

站在最前方的陳國生更是冷笑一聲:

「因為一些事沒有回國?」

「是在幫米國研製武器嗎?」

「骨肉團聚,這種敗類也配?!」

平日里雖然平和的陳國生,今天像是變了個人一樣。

一旦涉及到林牧野,他就有些綳不住情緒。

但沒有一個人會去怪他。

骨肉這兩個字,現在就是陳國生心中的逆鱗!

他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心中該是多麼的痛苦!

「陳司令說得對!如果不是得知了真相,還真以為他有什麼難言之隱呢。」

「還大事未成,真是可笑!他眼中的大事,就是幫他國研發武器來對付自己的同胞!」

「字字句句都令人作嘔!葉院士嫁給他簡直就是一輩子的污點!」

「沒錯,葉院士可是我國享譽盛名的工程師,怎麼能嫁給這麼一個敗類!」

「真是可惜啊!葉院士為大國貢獻無數,近期還修建了通灣大橋,促進大國關係!」

「夫妻二人,一個在為國效力,一個卻賣國求榮,真是何等的諷刺!」

眾人眾說紛紜,僅僅是開頭這段話就像是點燃了引線一樣,不滿的情緒傾瀉而出。

信中所寫,都是對家人的思念之情。

但因一些大事掣肘,不能回家?

想到這所謂的大事就是幫米國研發科技,就令人作嘔!

「肅靜。」

法官見現場狀況有些失控,輕咳一聲道。

緊接着,他繼續往下看去。

眾人也都收了收聲。

所有人都想看看,林牧野這個敗類的家信里,到底都寫了些什麼。

法官清了清嗓子,繼續讀道:

「記得那年冬天,我們在京北大橋相遇。」

「那時候,你還不是葉院士,我也只是個剛畢業的學生。」

「我們一見鍾情,私定終身。」

「還記得你第一次給我做的飯。」

「說實話,咽下這口飯的難度,比我攻克6納米光刻機的難度不相上下。」

「但這頓飯的味道,我永遠都不會忘,這是家的味道。」

短短的幾句話,樸實無華。

分明沒有華麗的詞藻,確實讓人心頭一暖。

字裡行間之內,都充滿着深切之情。

但周圍無數人又是冷笑一聲。

家的味道?

那他又可曾知曉,因為他毀壞了多少大國家庭?

陳國生,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

「兩年後,你生下了悅兒,那時候的我是最幸福的。」

「若能如此過上平靜的日子,幸甚至哉!」

「但奈何天不遂人意,我必須要離開。」

「悅兒還未出生,我便離開,我知你會怪我。」

「但我必須要走,必須要捨棄掉小家,為了大家而奔走!」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

「勿念,勿念,勿念!」

讀到這裡,周圍人冷笑不已,彷彿聽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笑話。

「還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薦軒轅,魯先生的詩詞也配被他引用?」

「都已經是個賣國求榮之徒了,居然還想着用這些話語來矇騙林院士!」

「迫不得已離開?賣國也是迫不得已?幫別人研發武器,將槍炮對準同胞,這也是迫不得已?!」

「這個王八蛋,在林院士還身懷六甲的時候就跑到國外去了,還將責任推卸給了大國!」

「負心漢,真替林院士感到不值!」

「也不知道林院士現在在哪,就該讓她看看這些,看看這個男人噁心的醜惡嘴臉!」

眾多院士、記者、各行各業的人物都憤慨至極。

殊不知,此時坐在被告席上的林牧野雖然仍舊一臉平靜,但雙眼卻是通紅。

他不是在為自己被口誅筆伐而痛苦。

而是在懺悔。

從始至終,林牧野都覺得他對不起葉思婉,對不起這個深愛着他的女人。

但他不後悔。

如果再讓他選擇一次的話,他也會義不容辭的選擇離開。

這,是屬於他的戰場。

是不為人所知,卻真實存在的,血淋淋的戰場!

……

與此同時,大國西北方向。

開發大西北項目的工地上,辦公室內。

一個女子看着電視上的直播,潸然淚下。

她緊緊擁着懷中的女孩,一言不發。

她,就是收信人——葉思婉。

而她懷裡的,就是林牧野唯一的骨肉,林悅蓉。

「媽媽,爸爸是壞人嗎,好多人都在罵他……」

小小的悅兒眨了眨水靈靈的眸子,疑惑的問道。

雖然她沒見過林牧野,但她仍舊能認出,電視上的這個男人,就是她的爸爸。

是她的媽媽每天晚上對着照片上的他以淚洗面的人。

葉思婉拭去淚水,擠出幾分笑容:

「不是,你爸爸啊是個很偉大的人。」

「只是現在被人誤解了而已。」

悅兒不解的看向葉思婉:

「那爸爸為什麼不解釋呢?」

「被誤會了,就該解釋呀,這是媽媽教我的。」

葉思婉親吻着悅兒的額頭,眼淚再次落下:

「悅兒啊,你爸爸他之所以偉大,就是他肩負着常人所不能肩負的使命。」

「這份使命,讓他不能解釋。」

「哪怕是丟了性命,也不能。」

悅兒眉頭緊皺,小小的眼睛中閃過無數疑惑:

「我不要爸爸死,可他們都想讓爸爸死。」

「他是悅兒的爸爸,悅兒都還沒見過他,他怎麼能死呢……」

「媽媽,悅兒想見爸爸!」

稚嫩的聲音,讓林思婉的心一陣刺痛。

像是被千萬把刀凌遲一樣。

她又何嘗不想見到林牧野,和他緊緊相擁?

但她知道,她不能……

信上的內容,還在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