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牧野葉思婉的小說名叫什麼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此時,法庭之上。

華修文緩緩走到台上,對着法官道:

「光刻機的設計圖紙,能給我看看嗎?」

法官不由得一愣:

「華老,我國不是已經正在研發1納米的光刻機嗎?」

「他這個已經先給米國用的6納米的光刻機圖紙還有研究的必要嗎?」

華修文冷冷的道:

「他這個光刻機不是說要送給大國的嗎?」

「我倒是想看看,他給大國的光刻機,和送給米國的有什麼不同。」

「很難說,他是是不是收到米國一份錢,將假的光刻機圖紙送給大國。」

「好用來誤導大國的科研工作!」

華修文此舉不為別的,只為了再讓林牧野罪加一等。

讓這種人還能活在世上,簡直就是對華夏科研界的侮辱。

也是對聶平江的侮辱。

「華老說的沒錯!他這種人既然已經選擇了叛國,又怎麼可能把圖紙送給大國?」

「怎麼?難不成一份圖紙,還要收兩份錢嗎?」

「等等,你們快看網上!消息已經爆出來了,這光刻機的圖紙,是林牧野竊取外國科研員成果的!」

「什麼?這光刻機居然還不是他自己研發的?」

「真是醜惡至極!我大國怎麼會出現這種敗類?!」

「連科研成果都是盜竊的?這……也太丟人了吧?」

頓時,場上的無數人紛紛拿出手機,看着網上的評論。

這下所有人看向林牧野的眼神之中,又徒增了幾分厭惡!

「我還以為他還算是有點實力呢,想不到連科研成果都是盜竊的。」

「真是丟我大國的臉,我大國不承認有這種人!」

「攆出去算了,這些外國佬不是想世界審判他嗎?讓他在全世界都臭名昭著!」

眾人之言,彷彿是一把把利刃,不斷插在林牧野的身上。

如果眼神能殺死人的話,那林牧野現在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但林牧野仍舊是一臉的平靜,看着台上的華修文。

他很想將圖紙一把搶回來,不讓華修文看圖紙的內容。

因為這圖紙上的,根本就不是眾人想像的那個樣子。

但是即便他想做,也根本做不到。

……

「好的,華老您請便。」

看到場上已經炸開了鍋,法官點點頭,將桌子上的光刻機圖紙遞給華修文。

他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華修文接過來,緩緩展開圖紙,眯起眼睛看了起來。

但僅僅是一瞬,他的表情頓時變了。

從一開始的冷漠,變得凝重,隨後……是震驚!

「華老這表情,是發現什麼了嗎?」

「這傢伙該不會真的如同華老說的那樣,想拖延我大國的進度吧?」

「必須要罪加一等!像是這種毫無廉恥之心的人,就該被處以極刑!」

見表情永遠都是嚴肅和正經的華修文居然露出如此表情,眾人再次議論起來。

只有林牧野緩緩閉上了眼睛。

「這……這不是6納米的光刻機圖紙!」

華修文震驚的道。

拿着圖紙的手,都在不斷顫抖!

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向林牧野,大步朝着林牧野走了過去。

「你為什麼會有這張圖紙?」

「為什麼?!」

「這圖紙……怎麼來的?」

華修文此時已經顧不得四處都是人了。

也顧不得自己的院士身份。

他對着林牧野咆哮道。

林牧野看着華修文,眼神仍舊是平靜至極。

華修文看得出來,他沒有想要解釋的意思。

這一幕,頓時讓周圍所有人愣住了。

「華老這是怎麼了……這不是6納米光刻機圖紙,還能是什麼?」

「我還從來沒見過華老這麼激動,這圖紙里到底有什麼玄妙之處?」

「看樣子,華老似乎見過這張圖紙?」

「這怎麼可能?6納米的光刻機我大國至今都出現過。」

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法官不由得疑惑的開口道:

「華老,這圖紙……怎麼了嗎?」

華修文深吸一口氣,後退兩步。

似乎在極力平復自己的心情。

良久,他才拿起圖紙,指着圖紙道:

「這是1納米的光刻機圖紙!」

這份圖紙,就算是化成灰,華修文也認得!

「1納米的光刻機圖紙?這怎麼可能?」

「全世界不是只有華夏才能造出1納米的光刻機嗎?!」

「對啊,林牧野怎麼會有這套圖紙,還在書信里?」

「華老,您是不是看錯了?」

無數人紛紛湊了過來,都想看看這份圖紙的模樣。

但華修文卻是直接將圖紙收了起來。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

「我不可能看錯,這份圖紙,就是1納米的光刻機圖紙!」

華修文深吸一口氣,極力壓抑着情緒:

「我國的1納米光刻機圖紙,是在兩年前有人匿名寄來的。」

「就是這份!連字跡都一模一樣!」

華修文的話,讓整個法庭都炸開了鍋!

要知道,林牧野的這封書信可有些年頭了。

要是這麼說的話……

難道匿名寄來圖紙的人,是林牧野的妻子葉思婉?!

思來想去,只有這一個可能。

這一個讓所有人都不能接受的可能!

「林牧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份圖紙到底是不是你寄來的?你說句話啊!」

華修文看向林牧野,低聲咆哮道。

他這個時候多麼希望,林牧野能否決,哪怕只是搖搖頭。

但他也知道,即便是林牧野不承認,這也是鐵打的事實!

這是1納米的光刻機圖紙!

是整個世界最尖端的科技!

是其他所有國家難以望其項背的存在!

正是因為這個圖紙,才讓大國的芯片一舉成為世界第一!

無人撼動的位置!

當時包括華修文在內的所有人都在尋找這個匿名人。

但是卻根本一點線索都沒有。

現在,卻在林牧野的書信中看到了!

這件事,讓華修文怎麼可能不激動?!

場上和先前不同。

沒有熱烈的爭吵聲,沒有口誅筆伐的聲音。

像是死一般的安靜。

所有人都在看着林牧野。

看着這個坐在被告席上的男人。

這個被稱為叛國賊的男人!

這份足以讓大國人民驕傲的圖紙,卻是這個叛國賊匿名寄來的?!

這件事,怎麼可能能被人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