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老人組團偷南瓜,真管不了? 老人組團偷南瓜,真管不了?第004章 直播!觀眾人氣10萬+!在線免費閱讀_塔靜小說
◈ 老人組團偷南瓜,真管不了?第003章 一百萬!在線免費閱讀

老人組團偷南瓜,真管不了?第004章 直播!觀眾人氣10萬+!在線免費閱讀

「小龍哥,村裡這些老人實在是太可恨了!他們有手有腳,有兒女贍養着,竟然還偷瓜,太氣人了!!!」

童瑤的臉頰氣的鼓鼓的,像極了一條即將撐破肚皮的小河豚。

一河月光傾瀉在大地上,八方無垠。

陳小龍摸了摸童瑤的頭,反而安慰她道:

「好了,小瑤,我現在都不生氣了,你也消消氣。」

童瑤很詫異:

「小龍哥,你該不會是被他們給氣糊塗了吧?怎麼能不生氣呢?他們那麼壞,偷了你那麼多的南瓜;

你花費了那麼多的精力和金錢,投資的這片南瓜地,被他們偷的十有三四,損失肯定慘重;

貸銀行的款到期了,該怎麼還啊?」

童瑤的眸子里,充滿了無盡的憂愁。

對於陳小龍來說,他身上有了系統,自己剛才又抽中了定向安全防護系統,村子裏的那些老人以及周邊鄰村的壞人們,想要再偷他的南瓜,簡直是白日做夢。

在此之前,雖然自己種植的這些南瓜已然被他們偷走了很多,損失慘重,但是,陳小龍並沒有放在心上。

有了系統,他就有了翻盤的機會。

所以,他才會顯得沒有那麼的悲觀。

陳小龍反而是安慰起了童謠。

「小瑤,謝謝你的關心,你放心,方法總比困難多。他們怎麼吃進去的,我會讓他們怎麼吐出來!」

「小龍哥,我相信你!」童瑤笑起來的樣子,像極了一朵盛開的花。

兩人結伴而行,離開了南瓜地。

不過,在他們離開的時候,一雙狠毒的眼睛在死死地盯着陳小龍。

「陳小龍,這些偷你瓜的老人,只不過是開胃菜!更大的損失,還在後面等着你呢!!!」

次日。

正在熟睡中的陳小龍,突然被大門外面的一陣喧囂吵鬧聲,給吵醒了。

「陳小龍,我知道你在家,趕緊給我出來!!!」

門外的一個聲音大聲喊道。

「聽聲音,好像是安松。」陳小龍穿好衣服,打開了屋門。

大門外面嘈雜的聲音,更加震耳了。

「叫什麼叫!」陳小龍一邊不滿地說道,一邊打開了大鐵門。

門外聚集了很多的人。

為首的人叫安松,跟陳小龍一樣大的年齡,只不過,這個人是個面癱,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表情。

他跟陳小龍對門住。

「安松,你來幹什麼?」

陳小龍跟安松一起上過小學,但是,自此之後,別看他們是對門的鄰居,陳小龍卻始終沒有跟安松建立起任何的兄弟情。

他們就是路人的關係。

安松直接將一團烏漆嘛黑的東西,丟在了陳小龍的面前。

「陳小龍,這是我的愛犬!」

如果不是安松說眼前這團黑東西是一條狗的話,陳小龍簡直認不出來。

「關我什麼事!」陳小龍應聲說道。

「哼!跟你關係大了!我的愛犬變成這樣,全是拜你所賜!一百萬!否則,這件事沒完!」安松叫囂道。

周圍的人聽到100萬,全都石化在了那裡。

「我勒個去!安松還真敢獅子大開口啊!」

「那可是100萬啊,我現在要是有100萬,把它們放在銀行里,光吃利息就夠我活一輩子了!」

「安松的這條狗,還真是值錢……」

「哎,我這條命,恐怕都沒有這條死狗值錢啊……」

「論訛錢的功夫,我就服安松!」

……

就在眾人紛紛對安松投去羨慕的目光的時候,一旁的陳小龍,則飛速地回想着。

但是,他絞盡腦汁,始終是沒有想明白。

自己這幾天跟安松有什麼交集?

自己更沒有做過什麼事情,讓安松的那條狗,變成現在這般模樣。

看着安松一臉兇狠的表情,再加上各種囂張挑釁的動作;

忽然,陳小龍明白了。

原來這個傢伙就是單純的想訛他的錢而已!

想訛我的錢,並且想訛我100萬,我怎麼可能讓你得逞?

陳小龍自然不甘心。

自己就這樣被安松給敲詐100萬?

絕不可能!!!

陳小龍直接站到了安松的面前,扯開嗓子,質問道:

「安松,你就是想訛我的錢,對吧?

你說是我把你的這條狗給害死的,證據呢?

沒有證據,你可不能瞎冤枉人!」

面對陳小龍近乎咆哮式的質問,安松全然不放在心上。

他冷笑一聲:

「哼,證據?我的愛犬就是證據!

陳小龍,今天你要是拿不出100萬,賠償我死去的愛犬,別看咱們是對門的鄰居,我也不會放你一馬的;

當然了,如果你一時拿不出100萬,那這樣,跟我簽訂一個轉讓合同,把你承包的那些那片南瓜地,無償轉讓給我;

想要和平解決這件事,只有這兩種方法,你自己選吧;

不過,陳小龍,你只有五分鐘的考慮時間;

五分鐘一到,如果你還沒有做出選擇,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安松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了一份轉讓協議。

眾人,包括陳小龍在內,這時候才恍然大悟,原來安松是早有蓄謀的。

牆倒眾人推。

周圍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對着陳小龍就是一陣輸出。

「小龍啊,你就聽三嬸一聲勸,趕緊把這份協議給簽了,要不然你失去的更多。」

「你三嬸說的對,小龍,你是大伯看着長大的,大伯可不希望你到最後一無所有,你現在把這份協議簽了,最起碼你身後的這個家還在。」

「小龍,趕緊簽了吧!我相信你安松大哥已經對你開恩了,要不然,你失去的更多。」

一個自稱陳小龍二大爺的人說道。

陳小龍看了一眼安松,這個傢伙此時一副小人得志的神情,眼神里充滿了挑釁。

陳小龍明白了,剛才勸說自己的這些人,恐怕早已經提前被安松給收買了。

他們是安松的說客!

就在陳小龍還在愣神的時候,一陣轟隆的聲音,從眾人的身後傳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幾台挖掘機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隨着安松的一個手勢,挖掘機停了下來。

安松對着陳小龍說道:

「陳小龍,我量你也拿不出100萬,剛才我已經給了你時間考慮,但是,你不給老子臉面啊;

那就對不住了,今天我要將的房子夷為平地!

說實話,就你承包的那些南瓜地,被人偷走了那麼多得南瓜,現在根本不值100萬!

你這塊宅基地,老子看中了,今天老子就大發善心,拿下你這塊宅基地,你欠我的那100萬,也就一筆勾銷了。」

安松表現得很大方,就好像陳小龍撿了一個大便宜似的。

如果是之前看到眼前這種架勢,陳小龍早就慌了。

但是,他現在有系統,眼前的安松,根本不足為慮。

突然,童瑤竟然跑了過來。

她站在了陳小龍的身前,張開雙臂,憤怒着小臉,對着安松說道:

「安松,你不要太過分了!剛才我已經報警了!

你要是再敢找小龍哥哥的麻煩,一會兒警察來了,他們一定會把你給帶走的!」

「哎呦喂,還沒有嫁給陳小龍呢,就開始護起這個傢伙來了!

小妮子,我告訴你,就算是警察來了,別說是市裡的警察,就算來的是省里的警察,也無濟於事!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任何人也抓不走我!」

說完安松用着一種瞧不起的眼神,看了看陳小龍,戲謔地說道:

「陳小龍,你要是一個真男人的話,就不要讓這個小妮子站在你面前,保護你,讓一個小妮子來保護你,真他媽丟人!」

語畢。

安松的眼神里,充滿了對陳小龍的鄙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