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準則免費閱讀 第8章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虞曖水汪汪的眼眶已經被淚水模糊,「求求你放過我吧,你把照片刪掉好不好?我有老公的。」

「好啊!」看着女人楚楚可憐的表情,殘忍的說道:「那得先讓我玩膩。」

他墨毅寒本就不是什麼好人,什麼樣的女人他沒見過,現在剛好有個對他口味的。

辦公室禁忌?正好沒玩過,不過這個女人也真是好騙,他那晚自己睡的也是迷迷糊糊的,怎麼有時間偷拍,偷拍這種下作的事情他根本不屑於做,不過逗逗這個女人而已。

虞曖慘白着臉問:「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我要你做我貼身秘書,表面秘書,私下情人,等我玩膩了,我就把照片刪了。」

女人望着他的眼神不可置信,「我有老公!」

「有老公才刺激啊!」墨毅寒又說道:「在我和你保持關係的這段時間,你不能讓任何人碰你。」

他墨毅寒從來不用別人碰過的東西,他能對她產生繼續的興趣也是知道那天晚上,她是第一次。

看着女人下唇緊咬,他抬起手掐住虞曖的臉頰,用大拇指摸了摸虞曖唇瓣上被她咬出的齒痕。

「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沒有我的同意,不許咬自己!」

虞曖表面軟弱可欺,眼神渙散,內心卻狠「呸」一聲,真是霸總上身。

那天晚上墨毅寒想拉她上車,虞曖借口直接跑了。

……

001問:「主人,你昨天晚上為什麼不加把勁再賺個二十分?」

「你以為睡幾覺就讓他愛上我?這麼簡單就能好感充滿?那他就不是渣男了。」

再好吃的蛋糕吃多也會膩,原主長這麼漂亮,渣男們不也會喜歡平平無奇的海王嗎?

她先在公司又請了幾天假,吊吊墨毅寒胃口。

001:「那你現在熬湯是要幹嘛?」

「辦正事!」

……

應母剛練完晨操,聽見敲門聲,開門就看見一大早站在門口的兒媳婦,還愣了下,反應過來立馬笑着帶她進門。

「小曖啊,你怎麼來了?你不應該和小沂度蜜月了嗎?」

應母看見虞曖手裡提了不少東西,連忙幫忙拿進來。

不出所料,應沂沒敢跟別人說他丟下虞曖去加所謂的班了。

虞曖一面奇怪道:「啊,媽,阿沂沒告訴你們他在出差嗎?」

應母放東西的手一頓,有些生氣道:「這孩子,怎麼回事,度蜜月還出差!」

她馬上去拿手機說:「我去給他打個電話問問。」

虞曖趕忙攔住,「媽,他肯定在忙,就別打擾他了,他最近在忙學術演講,蜜月什麼時候都能去,他工作重要。」

應母嘆了口氣:「唉,虧得是你,要是別人得鬧翻了,等他回來,我替你罵他。」

「媽,別這麼說,我會心疼的。」

應母是挺滿意自己這個兒媳婦的,名牌大學畢業,在五百強企業工作,家室還好,長的好看,又溫柔,現在看來還孝順。

虞曖拿出提前煲好的雞湯,「媽,你最近氣血不好,我特意給您熬的,快嘗嘗。」

應母看了眼湯,說道:「你湯得熬很久吧,你該不會六點就起來了吧?」

「我這幾天休婚假,反正閑着也是沒事,想着給你熬點湯,來看看您。」

「哎呀!你以後就別這麼麻煩了,呆會讓親家母知道了,還以為我虧待她寶貝女兒呢。」

應母是舞蹈家,和原主母親也算是舊識。

「小曖啊,那你這幾天是想回娘家玩幾天嗎?」應母問道。

虞曖搖了搖頭,「我媽她老人家忙着呢,手術多,正好我也有其他事情要忙,等應沂出差回來我再和他一起回去。」

「也是,親家母在醫院是大忙人,等小沂回來,我讓他多買些禮品陪你回娘家。」

虞曖現在還回不了家,不然應沂的謊言不就拆穿了嗎?他還怎麼和周慧發展呢?

虞父就是應沂的老師,他有沒有學術研究能瞞的過原主父親嗎?

說來這個應沂也不怕被戳穿,這一連幾天,一個信息都沒有給新婚妻子。

「001,應沂現在在哪裡?」

見自己能派上用場了,001驕傲道:「定位顯示在學校教授宿舍。」

應沂在學校有自己的房子,正巧這個地方周慧也知道。

「周慧和他在一起嗎?」

「主人……目前只能看到攻略目標的定位,要升級後才能看其他人的定位。」

「廢物。」

001:「……」

果然,它就不該得意。

虞曖不用想也知道周慧肯定會在這個時候會對應沂趁虛而入。

剛好,她也正有此意,趁着周慧現在主攻釣一條魚,她也能混水摸魚在周慧的魚塘內抓上幾手。

……

韓昊宇看着又來找他的女人,他很不耐煩,這是把他當備胎嗎?有了老公還來糾纏他?

001:「主人,韓昊宇好感-10,總共-60分!」

沒有理會001在她腦子裡的吶喊,她對着韓昊宇笑道:「昊宇,我聽李哥說你今天晚上忙完剛好有時間,我來找你吃飯。」

韓昊宇皺眉看了下手腕上的手錶,現在才十二點,「晚上有時間,你現在來找我幹嘛?」

「我反正在家沒事,剛好可以看看你練車。」

「隨你。」

他拿起頭盔往場上走:「我練車可沒時間管你。」

虞曖就真的沒有走,一直老老實實坐在訓練場邊的凳子上看他練車。

幾圈下來,韓昊宇練的成果也不是很好,他現在煩的很。

李哥攔下他,問道:「怎麼了?今天狀態不好嗎?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韓昊宇搖頭:「不用了,繼續煉!」

開車沖入賽道,李哥看着他的背影,搖了搖頭,又看了眼已經坐在休息椅上很久的虞曖。

正好想過去和虞曖主動聊幾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