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準則免費閱讀 第6章_塔靜小說
◈ 第5章

第6章

虞曖出門還撞上了迎面進來的李哥,她連忙低頭道歉:「對不起……」

「唉!」李哥還想說什麼,就見虞曖已經跑出去了。

「怎麼跑這麼快,還想拉着一起去慶功宴呢!」

李哥進休息室看了眼一臉冷氣的韓昊宇問道:「怎麼了?這是吵架了?」

韓昊宇繼續換衣服,沒理會。

「唉,我說你咋一碰上小曖就這樣啊?以前不是挺好的嗎?我記得小曖不是剛結婚嗎?我看她挺憔悴的,她老公對她不好?」

韓昊宇換好衣服,就一身冷氣往外走。

「唉!你跑什麼,慶功宴你不去了?」李哥在後面喊道:「你可是主角啊!」

「不去!」

李哥嘆了口氣,他認識韓昊宇這麼久,已經習慣他這陰晴不定的性子了,好在這次都是熟人,他自己飯桌上也能解決。

老舊的塞車道上,韓昊宇飛快的飆着車,心裏一股子冷意。

那個蠢女人!

001回報道:「主人,韓昊宇現在又負分了,已經跌到-30了。」

虞曖則泡在浴缸里,躺着舒舒服服,完全沒有剛剛表演時的憔悴感。

「哦~挺好的。」

「主人,都負分了!」001有些焦急,它完全看不懂主人的想法。

「急啥,這才開始呢。」

「韓昊宇目前在幹嘛?」

001回復:「系統地標點顯示在一個廢棄車道。」

「老校區後山?」

「主人,你這都知道?真聰明!」

虞曖輕笑,以前韓昊宇以前每次比賽輸了,或者心情不好,總會去那裡飆車,原主也一定會去找他。

和虞曖想的差不多,韓昊宇準確來說是以前喜歡過原主的,畢竟得不到,因愛生恨嘛,不然為什麼認識這麼多年,他對她的好感值比剛認識的路人還不如。

韓昊宇在老舊賽道上飆了好幾圈才停車,他站在賽道旁,靜靜的看着賽道旁邊那個石墩。

其實他以前最喜歡的還不是賽車,是機車,記得以前每次練習或者比賽,虞曖都會在那個地方坐着等他練習完再一起回家。

他們是鄰居,他家裡人都反對他玩車,只有虞曖是支持她的,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起,她就變了。

是那個男人吧!那個男人出現後,以前場場都到的她,再也沒有看過他賽車,她當時還說過最討厭玩車的男人?

呵……果然天下女人都是一個樣。

只有他的慧慧是真性情,虞曖就是個虛偽的女人!

「主人……韓昊宇好感又降了20分……都-50了。」

「這不挺好的嗎?波動挺大啊。」

001:「可是這不是正常的波動啊!是掉分!」

「閉嘴!都凌晨了,別打擾我睡美容覺,以後在我休息的時候別吵醒我!」

001:「……」

誰能告訴它,現在它該怎麼辦?

……

陽光透過窗帘縫隙折射進來,床上女人撐了個懶腰。

好好睡了一覺精神就是好,又可以開始快樂的一天了。

虞曖整理完畢,出門前照了照鏡子,不錯,這妝扮很適合霸道總裁俏秘書的劇情。

墨毅寒從那天過後就總是不經意的透過辦公室窗戶,盯着總裁辦的辦公區看,那個女人已經兩天沒出現了。

他怎麼不知道員工休婚假要這麼久?

突然墨毅寒眼眸微眯。

只見虞曖從辦公室門口進來,就在她的辦公位上,開始清理東西。

總裁辦公室外面就是高層秘書和行政的辦公區,他這邊內里窗戶剛好可以看見她的工位。

在虞曖隔壁電腦前辦公的同事璐璐見了她,有些驚訝問道:「虞曖?你怎麼來上班了?你不是在休婚假嗎?」

女人身體一頓,微笑道:「我老公出差了,所以乾脆回來上班算了。」

「不是吧,你們結婚還出差?你老公不是大學教授嗎?還這麼忙?」

虞曖手下動作頓了頓,「是……是啊,他要做學術研究的。」

璐璐不滿道:「小曖,我跟你講,男人千萬不能慣,剛結婚他就不歸家,以後怎麼辦,男人就得管着……」

虞曖聽着璐璐的不斷提示她要看緊老公的話,她只是輕輕一笑,璐璐性格直爽,是原主在公司同事裏面為數不多關係好的那個朋友。

在虞曖進辦公區時,墨毅寒就起身在門口開了個縫,聽着外面的聊天。

他冷呵一聲,就她那老公結婚那晚連婚房都沒進過,這種男人想也知道是個渣男。

如果虞曖要是能聽見墨毅寒此時內心想法,只怕得大笑一聲,都是豆腐渣,半斤對八兩。

璐璐看着虞曖清理東西的手沒停,璐璐問道:「你這是在幹嘛啊?」

「我跟汪姐申請了換崗,去下一層。」

虞曖撩了撩掉落的碎發,微笑着說道:「她已經同意了,你以後中午還是可以和我約着一起去食堂吃飯的。」

「啊?好好的為什麼換崗啊?」虞曖和璐璐都是總裁辦去年進的新人,在公司眾多老人中,她們倆關係最好了,中午公司食堂人多,虞曖還會經常幫她佔位。

璐璐小聲問道:「是不是那個老妖婆又刁難你了?」

她嘴裏的老妖婆就是汪姐,是總裁辦副秘,一個四十多歲離異的老女人,就看不得小姑娘年輕漂亮,平常沒少折騰她們倆新人。

「你別多想,是我自己想換崗位的。」見璐璐還想多問,虞曖說道:「中午再和你聊吧,我先……」

話音未完,總裁辦公室門打開。

墨毅寒從門口出來,冷聲道:「都閑聊嗎?倒杯咖啡進來!」

轉頭看見熟悉的面容,虞曖被嚇的哆嗦一下。

墨毅寒看着虞曖呆愣的樣子,眉頭微挑,抬手指向她,「就你!站着的那個,十分鐘。」

說完就轉身回了辦公室。

璐璐坐在凳子上一動不敢動,被嚇的。

她壓低着聲音問虞曖:「怎麼辦?總裁是不是聽見我們聊天了啊?」

虞曖搖頭,「不知道,我現在得快點去煮咖啡。」

璐璐一副憐憫的表情看着虞曖,比了個加油的手勢,「加油!你可以!」

整個總裁辦誰不知道他們大BOSS有多挑剔,只喝手磨現煮咖啡,十分鐘怎麼夠?

半個小時後,虞曖在總裁辦公室門口局促很久,才敲門。

「進。」

男音低沉,暗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