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準則免費閱讀 第2章_塔靜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系統444:「聽說了嗎?反派組那個王牌任務者在小世界到處浪,結果一不小心撩到了主神大人!」

系統862:「是那個38號女反派嗎?」

系統093:「就是她!在小世界攪天攪地,一個女反派勾的男主男配都跟着她跑了,這次居然撩到主神頭上了!差點被抹殺!」

系統444:「聽說她馬上要被重新分系統了!」

新上任的001系統聽着同僚的對話,默默在心中禱告,這種宿主千萬不要分給它!

【叮!001系統請就位,38號任務者綁定成功!】

下一秒,001就被主系統傳入虞曖腦袋裡了。

「001?」虞曖柳眉輕挑,高貴的表情配上一雙絕美的雙眸,淺棕色的瞳,只一眼就能讓人陷進去的美貌。

她纖細的手腕上還被束縛着主系統世界最高級的鎖銬,可整個人絲毫沒有狼狽,甚至還悠然自得。

001怯怯道:「主人,您好,我是您的新系統,001號。」

它要陪虞曖在新出的反渣世界累積夠一億積分才能重回主腦世界,消除囚禁。

「新人?」虞曖聽着小奶音,皺起了秀眉,派個新系統給她?是怕她又把小世界攪的天翻地覆?也罷,反正跟着她混的系統後面都能被逼成老油條。

「主神真小氣!就睡了一次而已,這麼耿耿於懷,積分而已,輕輕鬆鬆,走吧,帶我進入世界!」

001:「世界傳送中,001系統為您保駕護航!」

在進入世界的瞬間,虞曖罵了個字:「屮!」

主腦居然把她記憶洗了!玩不起啊!

……

剛睜眼,她就感覺不對了,身體有點軟,還有點麻?胸口還濕濕的?還有一隻爪子在胸前?

定睛一看,這個全身**的裸男是怎麼回事?

一來就上硬菜?再來晚一點就全壘打了?

她心裏喊道:「系統?系統?」她怎麼什麼都不記得了?

沒有任何回應。

男人一把抓住她下頜抬起拉在臉上,手勁把她下巴捏的生疼,生理性的疼痛從眼角落下一滴淚來。

「哭?」男人冷笑一聲:「我對裝可憐不感興趣,虞曖,給我下藥?你在我身邊這麼久,我還真是沒看出來你有這種心機!」

虞曖?

不會吧,這個男的是男主?原主給他下藥了?這麼古早又中二的劇情?

突然她腦袋一疼,暈了過去,腦子裏面浮現出了原主生平所有回憶。

內容卻和她想的古早劇情大不相同,原主雖然家庭不算大富大貴,但也是高知家庭,她的父親是大學教授,母親是婦產科主任醫師。

原主長相漂亮,性格溫和,從小就是別人口裡的乖孩子,還是A大畢業的高材生,還有一個相愛六年的教授老公,本來是人生贏家的她,卻在25歲這一年卻被人毀的乾乾淨淨。

周慧,人如其名,名字普普通通,人長的也普通,但就是這麼一個人卻能吸引無數優質男掉入她的魚塘,這種人俗稱海王。

原主的老公應沂就是這片魚塘的一尾魚,包括剛剛見的那個裸男,是原主的上司,名叫墨毅寒,還有一個和原主從小長的竹馬韓昊宇。

如果是周慧是引子,那這三個男人可以說是把原主推向深淵的罪魁禍首。

命運的轉折就在今天。

今天是原主和戀愛六年男朋友應沂的婚禮,整場婚禮定在原主自己公司也就是墨毅寒旗下的酒店。

她本來一直歡歡喜喜在酒店等待着老公,卻沒有想到,狗血就是這麼猝不及防。

原主老公應沂進錯房間了!去了隔壁伴娘周慧的房間,不知道他是下意識行為,還是真的喝多了,在結婚的第一天就出軌了。

從此之後就和周慧開始了長達一年的感情糾纏。

而這邊,在商業應酬不小心中套的墨毅寒走錯了她的婚房,墨毅寒喝多了,還自作多情的認為是原主想上位,故意勾引他。

明明是他犯錯,卻說她故意預謀引誘,事情傳開後,為了面子不明真相就直接把原主從公司開除。

原主從此後就開始抑鬱,後面原主老公應沂明明知道一切,卻不明說,任由原主在深淵掙扎。

應沂心裏有愧,結婚內這一年雖然對原主百般好,但就是不碰她。

原主一直還以為是自己的錯,對應沂是無微不至,可她再漂亮,再好也不如一個長相普通深諳漢子婊精髓的周慧。

到後來原主親眼目睹了老公出軌,這讓她很難接受。

更讓人難以置信的是她從小的玩伴韓昊宇居然說是因為她自己不招人愛,還死不放手。

她才知道原來韓昊宇早就喜歡周慧了,把周慧當女神一樣看待。

原主氣的發瘋,明明她才是受害者,應沂還想跟她離婚,原主怎麼甘心,六年的感情說散就散嗎?不喜歡了不愛了可以明說,為什麼要騙她?

她開始各種找周慧絆子,去學校說周慧是小三,但周慧魚塘裏面的魚,又怎麼會讓她傳播周慧的污點呢。

應沂要和原主離婚,理由是她結婚當天出軌上司。

墨毅寒為了保住公司和自身顏面,說她故意勾引上司。

韓昊宇要原主和應沂離婚,給周慧騰位置。

A大教授的女兒居然拜金,還已婚勾引上司,這消息一下子在原主爸爸教學的學校傳開了,原主的父母都是有頭有臉的人。

原主爸爸作為大學教授,自己女兒被這樣傳謠,氣的直接一病不起。

母親因為原主醜聞鬧大被醫院開除,一下子老了十歲。

原主精神崩潰,站在她結婚時的酒店,年紀輕輕就在樓頂跳樓自殺了。

……

虞曖緩緩醒來,感覺自己胸口怨氣難平,這就是原主的情緒嗎?

「喲?不裝暈了?」墨毅寒去浴室沖了個涼水澡,壓了壓火氣,一邊拿走擦着頭髮,一邊輕蔑的說:「差點就着了你的道了,我怎麼可能碰你這種女人,你現在不走,我就叫保安……」

「啪!」

墨毅寒話還沒說完就被扇了一巴掌。

虞曖這巴掌她打的很舒爽,不會說話,就閉嘴。

現在不能讓他叫保安,就是叫了,她也只能是受害者,原主性格軟弱,出了事只會哭,情緒上頭,連為自己辯解的話都說不出來,所以這件事就這樣被顛倒黑白了。

「虞曖!」墨毅寒臉上陰沉,她居然敢打他!

作為任務者的慣性思維,虞曖很快便進入角色。

「下流!」她眼角流過幾滴清淚,聲音哽咽,表情脆弱,道:「我要報警!」

「我今天結婚,你這個樣子突然出現在我房間算什麼?」

看她身形慌張,裹着被子就往門口走。

墨毅寒也反應過來,看了眼房間裝飾,確實像是酒店特意布置的婚房。

墨毅寒晦暗眼神中有狠厲閃過,他這次着了道。

虞曖是他自己公司的人,張總那頭豬,再蠢也不可能讓他公司里的人來勾搭他,確實是走錯了。

等他回過神,虞曖已經快碰上房門的門把。

墨毅寒快速過去攔下門口的女人,一隻手把房門鎖死,另一隻手抓住她胳膊,「別動!」

被碰到女人像受驚了的兔子躲避推搡掙扎,「別……別碰我!」

身上只裹了床被子,在扭動中脫落一半,欲語還休。

女人白皙的皮膚和極好的身段,裸露在男人眼前。

墨毅寒眼神深邃,喉結滾動,喉結滾動,看着虞曖眼神惶恐,像受驚嚇的小兔子,帶着垂涎欲滴的眼淚,惹人意動。

虞曖抬頭,面前的男人雙眼盯着她像一口美味的蛋糕,「你……你先鬆手。」

兩秒後,墨毅寒勾唇笑了,長這麼大就沒有委屈過自己,不就是個女人嗎,有什麼大不了,想睡就睡。

「啊!」虞曖被騰空抱起,驚嚇道:「你快放開我,你想做什麼?」

「閉嘴!」

女人身體輕微顫抖,眼睛紅紅的,在昏暗的燈光下,水霧朦朧,被嚇到的樣子,脆弱又膽怯,讓人很有征服欲,男人俯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