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快穿白月光渣女的十八道準則免費閱讀 第10章_塔靜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過了片刻,韓昊宇見后座沒有反應,臉色變了:「他不會真的……」

他從後視鏡看見虞曖側頭看着窗外,雖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落下的那滴淚珠清晰可見。

韓昊宇緊握方向盤的手青筋暴起,顯示出他的內心。

混蛋!

應沂這個偽君子,表面裝的溫潤和氣,背下居然敢亂來。

……

晚上虞曖還是成功的進了韓昊宇現在住的小區。

這個小區是市中心地帶,韓昊宇畢業後,因為經常要比賽的原因,就搬出來住了。

這個地方原主之前沒有來過,一進門虞曖就看見鞋櫃裏面有一雙女士拖鞋。

喲呵,這不是周慧的嗎?她早就把周慧的朋友圈扒了個遍,虞曖記得這雙拖鞋在周慧朋友圈出現過。

有意思,這是給魚群還劃分了領地意識呢,要是被周慧知道她養的魚帶了其他美人魚回家,不知道會是什麼反應呢?

韓昊宇還在想要不要讓虞曖先借穿周慧的拖鞋,就見她已經脫了鞋子,很自然的把那雙小腳塞進了他常穿的那一雙拖鞋中。

「小宇,你可以啊,什麼時候買了這麼大的房子了,怎麼都沒跟我說過呀?」虞曖走進去左看看,右看看。

三室一廳,兩百個平方,主卧面積很大,虞曖順手推門進去。

「唉!」韓昊宇還想阻攔什麼,就見她已經進去了,他快速跟進房間。

呃……韓昊宇的房間可以說是典型的單身男性宅狗標配了,也不是說亂吧,衣服什麼都是整整齊齊。

只是桌子柜子上到處都是賽車模型,還有獎盃獎盃,比賽照片啥的,把原本很寬敞的房間顯的有些擁擠。

虞曖一眼就在眾多照片中看見了相框最精緻的那個。

還沒等虞曖拿起,就被韓昊宇快速搶走。

「別碰!」

虞曖有些受傷,收回停在空中的手,「對不起,我只是看看,沒想着弄髒。」

她又看了眼韓昊宇緊張的樣子道:「原來你喜歡周慧啊。」

「我……」韓昊宇不知道自己在緊張個什麼,是怕她看見,還是怕她知道嗎?他有喜歡的人很正常啊!

想到這裡,他心裏又放鬆了很多,又恢復了一臉冷傲的表情,「是啊,我喜歡她,怎麼?」

虞曖點頭,「你連她的一張照片都這麼緊張的樣子,看來是真的喜歡她,你早說啊,我肯定撮合你們。」

「不用你管,你出去。」韓昊宇不由分說的就把虞曖往外推,然後關上了門。

001:「主人,韓昊宇好感值又掉了20分。」

001瘋狂吐槽:「這貨怎麼陰晴不定,好感值跟過山車一樣啊!」

「挺好啊!」虞曖想着,有本事就給她降完,沒本事遲早還得漲回來。

「主人,這個好感值太低了,要不咱們換個人攻略吧?」001勸着,「那個應沂好感值最高,不如我們先去找他吧,千萬不能讓周慧那個妖艷賤貨搶了先啊!」

話語才落001又發出來鬼哭狼嚎般的叫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幹嘛?!閉嘴,再嚎我就把你丟外太空去!」虞曖覺得這小變態真是吵人。

「嚶嚶嚶!主人,應沂的好感值掉了。」怎麼辦?它好着急。

「哦,掉了多少?」

「掉了10分,現在是-40了,三個人加起來都沒有一百,不,韓昊宇還是個負數,扣完他的,咱們等於一分好感值都沒有。」

「哦。」

虞曖躺在沙發上倒頭就睡,反正韓昊宇那貨現在也不願意出來。

001看她居然還能淡定的睡覺,它急的都要用腳趾摳頭了。

……

A大教職工宿舍。

「阿沂,你在嗎?」周慧在門口敲門問着。

應沂打開門,就看見門口的周慧,她手裡又提了不少菜。

周慧從口擠了進去,輕車熟路進了廚房,開始洗菜,「我就知道你肯定沒吃飯,是不是餓了?」

應沂拿下眼鏡,揉了揉眼睛,這幾天周慧每次都來找他,讓他心煩意亂,曖曖那邊他也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慧……」應沂看着周慧的背影,還是開了口:「我覺得我們這段時間還是不要再見面了吧,我……」

他聽見周慧細細的抽泣聲,又停下了話語。

應沂用手捶了捶太陽穴,都怪他!那天為什麼喝醉,還進錯房間,導致現在一團亂。

「我來吧。」他把借過周慧正在洗的馬鈴薯。

周慧像是沒有發現他過來一樣,怕他發現自己哭了,連忙摸了把眼淚,「我……我就是洗洋蔥辣着眼睛了。」

應沂看了眼,水池裡都沒有洋蔥,周慧又犯迷糊了,想着她畢竟是個女孩子,心裏有點柔軟,他低聲道:「對不起。」

周慧像是忍不住了一樣,眼淚一下子就出來了,雙手就環抱住應沂。

應沂一下子僵硬在那裡,不敢做反應。

「我不怪你,其實那晚我是高興的,我第一次能感覺靠你這麼近,你的身邊有虞曖,她什麼都比我好,比我優秀,比我漂亮,我連多看你一眼都不敢。」

周慧的眼淚像是把委屈都傾瀉了出來,「我真的太自卑了,這麼普通的我怎麼配的上你,我只想遠遠的能看你一眼就很好,那怕是一輩子以朋友的身份陪着你。」

聽了周慧的話,應沂又心軟了,原來她在虞曖的面前這麼自卑,一向在男生面前開朗大氣的周慧也會有這麼脆弱的時候。

他順了順周慧的背,安撫道:「這件事再給我點時間。」

周慧聽了心想,給你什麼時間?和虞曖離婚嗎?她根本不在乎,她在乎的是她備胎那麼多,應沂都還沒釣到手,就結婚了,這怎麼行。

她抬頭摸了把眼淚,裝作堅強的樣子看了眼應沂,「這都是你的事,我只是看你這幾天都把自己憋在這裡,不出門,怕你身體出問題了。」

應沂心裏有絲感動,曖曖這些天都一條信息也沒給自己發,小慧明明心裏也難受還時時想着他。

看現在應沂這被表象迷了眼的樣子,現在怕是早就忘了,虞曖才是他名義上的老婆,談了六年戀愛的女朋友!

……

晚上等韓昊宇打開房門,發現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還以為虞曖走了,看着門口的鞋還在,才從沙發上看見已經熟睡的小女人。

虞曖整個人蜷縮在沙發上,小小一隻,看着像只乖順的小貓咪,只眉頭緊縮,睡的不太安慰的樣子。

韓昊宇冷着臉還想用手推醒她,但看她之前憔悴的樣子像幾天沒睡覺了一樣。

氣息又慢慢柔和了下來,他慢慢靠過去彎腰,用公主抱的方式把她抱起來,往客房走。

才走幾步,沒想到虞曖就醒了,懷中的女人,迷糊着眼問道:「小宇,你怎麼出來了?」剛剛還把她關門外呢?

韓昊宇被嚇了一跳,腳下打滑,兩個人直接一起摔在了地上,在落地的瞬間,他快速拉着虞曖,給她當了人形肉墊。

虞曖整個人趴在韓昊宇身上,臉貼他胸膛緊緊的,還能聽的見他心跳聲,虞曖勾起唇角,跳的略微有些快啊。

韓昊宇冷聲喝道:「你還不快起來!」但卻沒有去推她。

「我……」

他眼睛下撇,看着虞曖還趴在自己身上一動不動,問道:「怎麼了?」

虞曖細聲細氣的說:「我好像腰扭了……」

「怎麼回事?」韓昊宇一下子緊張了,想要起來,「我看看。」

身體才離地面幾裏面,就又被虞曖的手勾住脖子往壓下,「別……別動,疼,我緩緩。」

「好,好,我不動,你先緩和一下。」

隨着兩個緊貼着身體的體溫升高,女人髮絲上的幽香順着呼吸進入鼻腔,韓昊宇自己都好像能聽到自己加速的心跳聲了,「咚,咚,咚。」

虞曖趴在韓昊宇的胸前偷笑,她就是故意的,攻略男人最快的一步,當然得從肢體接觸開始,這三個人裏面只有韓昊宇是最不願意讓她靠近的。

「你……你好點沒?」韓昊宇問。

「嗯,好像可以慢慢起來了。」虞曖假裝艱難的撐着身體,慢慢往上支撐。

韓昊宇也扶着她去沙發上坐下,「你要不要緊?」

虞曖捂着腰皺眉,「就是後腰有點疼。」

「你等一下。」

韓昊宇去房間拿了藥酒過來,「我給你擦一點。」

「這還是我媽給你賠的藥房吧?」虞曖看了眼,原主的媽媽是婦科方面的權威專家,因為韓昊宇以前開車經常容易磕碰撞傷,她找虞母專門請醫院熟人配的秘方。

「嗯,很好用,擦一點就好了。」韓昊宇把葯遞給虞曖,「你自己來。」

虞曖:「……」不解風情!

「我夠不到啊,你幫我吧。」

韓昊宇皺起眉,看着虞曖的衣服,有點不知道怎麼下手,她今天穿的是一條白色連衣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