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舉世神醫 第8章 _塔靜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陳二狗面對唐金蓮的盛氣凌人,不由一皺眉,他立刻升華木皇春氣,一團春氣把唐金蓮秘密包圍。

就如同給唐金蓮頃刻間做了一個X光的全身檢查,這娘們身體素質還真不錯,五臟六腑全都健健康康,一點毛病也沒有。

唯獨,她身體的偏後下方,菊花出了點問題。

做完檢查,陳二狗立刻有了主意,嘿嘿一笑,壓低聲音說:「金蓮嫂子,你病的不輕啊。

這樣吧,我給你看病,包好。

回頭,診金抵罰金,怎麼樣?」

唐金蓮怒道:「二狗,你胡說什麼呀,我的身體怎麼可能有病?」

陳二狗嘿嘿一笑,「金蓮嫂子,這幾天你的菊花疼得厲害吧?」

陳二狗一語戳中要害,唐金蓮嚇的花容失色,「傻子怎麼知道我的秘密?」

原來,陳大虎有個嗜好,過夫妻生活的時候,不喜歡水路,喜歡走旱路。

久而久之,唐金蓮不長痔瘡才怪呢。

被陳二狗知道了自己的**,唐金蓮氣得咬牙切齒,狠狠瞪着陳二狗,聲音也變小了,生怕圍觀的群眾聽到:「二狗,你去我家聽房了?」

陳二狗神秘一笑,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婉轉說道:「嫂子,痔瘡這個罪不好受吧,都怪大虎哥,夜生活不走尋常路。

這旱路走的多了,毛病自然就來了。

我家有個祖傳秘方,用藥後,三天之內肯定會好,一萬塊錢消除你的終生痛苦,超值啊。」

唐金蓮氣道:「二狗,你是個傻子,我讓傻子給我看病,我豈不是也成了傻子?」

陳二狗一本正經地說:「俺二狗傻,那是有原因的,我給你交個底也行,其實,我一直在修鍊一種神功。

因為經常走火入魔,所以看上去瘋瘋傻傻的。」

唐金蓮好笑地問:「你練的啥神功啊?」

陳二狗說:「給你說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已經修鍊成神醫。

要不然,我能看出你有痔瘡?

這可是中醫的最高境界嘛。」

唐金蓮被陳二狗一頓忽悠,竟有點半信半疑了。

陳二狗這個傻貨,不如暫且信他一次,也許他真的有辦法治好自己的痔瘡呢?

這個病折磨的我太難受了。

唐金蓮閃爍着一雙美眸,說:「好吧,我暫時信你一次,不過一碼歸一碼,你家牛啃了我家的桑樹,必須賠償給我們一萬。

只要你能給我治好,這一萬就免了。

否則的話,這一萬塊錢,可不能少我一分錢!」

陳二狗信心十足啊,立刻點頭:「放心吧嫂子,我保證能把你的病治好,你今天晚上來我家,我給你治療!」

當天下午,大虎二虎開車載着剛收購的蠶絲去了縣城,他們每周都要往縣城跑一趟。

每次來回都要兩三天。

到了晚上,陳二狗吃過晚飯,正在自己的卧室盤膝修鍊木皇春氣,突然窗檯下響起一個美妙的聲音,「二狗?」

陳二狗看到唐金蓮應約來了,開門把她放進來。

唐金蓮穿着一條超短的弔帶裙,面竟然沒有帶胸罩,一雙豐滿的玉峰把胸前高高支撐起來,裙擺在膝上二十公分,裙子下擺露着一雙白潤渾圓的玉腿,裏面的紅色蕾絲小內褲都露出大半個,隱約可見黑黝黝的森林,尤其是那比少女還要挺翹的香臀,讓她渾身上下散發著成**人的魅力。

陳二狗看到她穿這麼暴露的衣服來看病,鼻子直想往外竄血。

唐金蓮問:「二狗,你小媽呢?」

陳二狗說:「她出去串門了。」

確實,李雪梅知道白秀娥今天晚上還會來教二狗,自己留在家中實在尷尬,就借故躲了出去。

唐金蓮聽說李雪梅不在家這才放心,坐下的時候,因為屁股不能吃力,故此疼得她眉頭一鎖,輕聲低吟一下。

陳二狗說:「金蓮嫂子,你病情加重了吧?」

唐金蓮紅着臉說:「是啊。

二狗你究竟能不能治好啊?」

「嫂子,你準備一下,我這裡已經弄好了藥膏了。」

陳二狗拿過自己製成的藥膏,「你聞聞,我保證有絕對好的效果。」

唐金蓮接過那個小罐,拿到鼻端一聞:「咦?

還有一股清涼的味道?

二狗,你這個傻貨還會配藥,這藥膏真的管用嗎?」

陳二狗說:「我一眼就能看出你的病情,配的葯肯定管用!

怎麼,你不想治了?」

唐金蓮說:「治,當然要治!

二狗,你說應該怎麼治?」

陳二狗疑惑地看着她精緻的俏臉:「很簡單啊,我先給你運功按摩,然後把藥膏塗在患處,必然藥到病除。」

「你給我塗在患處?」

唐金蓮想想那個場面,唐金蓮就覺得羞澀萬分。

陳二狗說:「金蓮嫂子,你就放心好了。

我現在就是醫生,醫者父母心,你就把我當成你的爹娘,就不會抹不開面子了。」

陳二狗一本正經,挽起袖子,「金蓮嫂子,現在開始第一步按摩,你躺好吧。」

唐金蓮躺下,陳二狗的雙手很自然落到了唐金蓮柔軟的腹部上面,溫柔地幫她揉弄起來。

徐徐春氣滲入唐金蓮的丹田,她覺得陳二狗按得挺舒服,逐漸放鬆了警惕。

陳二狗解釋說:「第一步,我先運功幫你加強一下血液循環,這樣能幫你緩解疼痛。

嫂子,你把裙子脫下來吧,這樣太礙事了。」

唐金蓮猶豫了一下,還是把裙子脫下來。

儘管平躺着,唐金蓮胸前那一雙玉峰依然挺拔!

陳二狗心中暗想:「她就是全村男人的夢中情人,我陳二狗艷福不淺啊,竟然可以肆意玩弄她的身體,等會兒我還要乾的她叫不停,管我叫親哥哥。

哈哈。」

唐金蓮本來想反抗,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放棄了。

主要原因是,陳二狗雖然是傻子,但是他有着陽光帥氣的外貌,比起自己的丈夫陳大虎那個大老粗,不知道要強多少倍。

尤其,陳大虎和她房事不和諧,已經好幾個月沒有正兒八經有過夫妻生活了。

唐金蓮的內心無比的空虛,寂寞。

她做夢都恨不得村裡冒出個個男人,大膽地撫摸自己,甚至狠狠玩弄自己。

只要那人能把自己弄舒服了,自己包準不告發。

可是,因為她是村長的兒媳婦。

長久以來,村裡那些猥瑣的男人,只是垂涎她的美貌,偷她的內衣打灰機,沒有一個人敢動她。

唐金蓮的內心無比的失望,你們這幫慫包!

她本想就這樣忍受寂寞一輩子,反正,陳大虎算是指望不上了。

沒想到,陳二狗的出現,把她那顆死寂的芳心再次喚醒,如同平靜的湖面,投入一顆石子。

一層一層泛起的漣漪,強烈地撼動了唐金蓮的心。

陳二狗見她沒有反抗,似乎還很享受,二狗邪邪一笑,大手徐徐探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