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舉世神醫 第7章 _塔靜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天快亮的時候,白秀娥才一瘸一拐的偷偷離開陳二狗家。

就在昨天晚上,陳二狗在她身上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把白秀娥弄的連丟了好幾次。

她從來沒有這樣瘋狂地玩過,她男人陳雙彪即使使用印度油也達不到這種效果,簡直就是飄飄欲仙,妙不可言。

陳二狗今天連續大戰,消耗了不少元氣,感覺有些睏乏,可是躺下後,他卻全無睡意,腦海中浮現出玉佩傳承中的木皇心經,不由自主按照口訣修鍊起來。

「木皇心經」能通過自身對春氣駕馭,藉助身邊所有的花草樹木,吸取它們的精華春氣,從而達到自身的武功精練。

除此外,還有許多妙用,全都一一閃現陳二狗腦海。

很快,陳二狗就感覺到周身出了一身通汗,全身的經脈氣血全都翻滾起來,可以跟隨自己的意念,把勁力運送到全身的任何一個部位。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沖開任督二脈?

儘力灌溉全身,陳二狗覺得渾身都是勁,暖洋洋的氣流,貫通全身,消耗的體力全部恢復了。

陳二狗現在簡直就是滿血復活!

太陽都升起來了,陳二狗才補了一覺。

睡得正酣,突然聽到李雪梅喊道:「二狗,快醒醒,出事了,咱家的牛闖禍了。

把大虎家的桑樹啃了。」

陳木匠家裡養了一頭老牛,前幾年耕田都變了果園,幾乎用不到牛去耕田了。

可是,大家對這頭老牛感情深厚,捨不得把它賣掉,就栓在後院養了起來。

河東村的村民有一半種植桑樹養蠶賣蠶絲,另一半種植果樹用來經濟收入。

聽說自己的老牛闖了禍,陳二狗連忙跟着李雪梅來到出事地點。

陳二狗的家在河東村的最北面,家後是一片桑樹,這片桑樹原本是鄰居小寡婦柳湘芸養蠶種植的。

可惜,紅顏薄命,柳湘芸一年前,竟然失足掉進桑樹林旁邊的魚塘淹死了。

這片桑樹林後來就被陳大虎霸佔了,現在,陳大虎和他的老婆唐金蓮抓住陳二狗家的那頭老牛,正嚴刑逼供。

陳大虎一臉兇惡,手裡揮舞着鞭子,狠狠抽在老牛身上,「畜生,竟敢到老子這兒來偷嘴,今天非把你燉了不可。」

陳大虎的老婆唐金蓮長得非常漂亮,是大河鄉數一數二的美女。

她黑髮如瀑,臉上薄施粉黛,細細的眼眉,黑白分明的杏核眼,光潔的臉蛋,紅嘟嘟的小嘴,五官十分精緻。

唐金蓮不但長得漂亮,而且喜歡打扮,就像城裡的女人一樣,穿着時髦性感,紅色T血衫V字形的領口開的很低,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膚,高高挺挺的雙峰渾圓誘人。

通過T血衫上的凸點可以猜到她連胸罩都沒帶。

超短裙下面修長的雙腿,黑色的**,黑色高跟鞋顯得性感十足。

唐金蓮自從嫁到河東村,就成了村裡所有男人的性幻想對象。

她經常不帶胸罩戶外運動,村裡的男人想盡辦法追在她的屁股後面,甚至跪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希望能夠一窺春色。

有人調侃說唐金蓮的內衣都被偷沒了。

的確,她嫁到河東村才兩年多,內衣已經丟了一百來件。

她那些花花綠綠,透明性感的小內衣,究竟被偷走幹什麼用去了?

估計大家心裏都有數。

如此一個大美人,因為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成為河東村土皇帝陳雙彪的長兒媳後,逐漸成為陳大虎的幫凶。

他們夫妻倆壟斷了全村的蠶絲銷售。

低價收購村裡的蠶絲,高價賣給縣裡的商人。

李雪梅看到自己家老牛被打,心疼的不得了,趕緊跑過來,拉住陳大虎的手臂,「大侄子息怒,這牛是我家的,別打了。」

其實,陳大虎已經知道老牛是李雪梅的,前幾天自己把陳二狗打了,為了讓二狗不報警,不得不拿了好幾千醫藥費。

陳大虎心裏的氣出不來,這樣兇狠地抽打老牛,就是為了多訛陳二狗幾個錢。

陳大虎哼了一聲說:「伯母,你也是咱們村要臉的人,今天這事,你都看見了,你家的牛啃了我家的桑樹,你說怎麼解決吧?」

李雪梅看看眼前的桑樹,確實有好幾棵被老牛啃了,就陪着笑說:「大虎,我認賠。」

陳大虎點點頭說:「你態度還不錯,我就不追究這頭牛的責任了。

老婆,你算算,讓陳木匠賠償多少?」

唐金蓮早就算好了,她知道陳木匠是全鄉有名的木匠,積攢了不少錢,不趁機敲詐點,實在對不住自己精明的頭腦。

她佯裝笑意,「伯母啊,咱們雖然是親戚,但是總不能讓我家損失太多吧?

你就賠一萬塊錢吧。」

李雪梅大吃一驚,「金蓮,你說什麼?

賠一萬,這幾棵樹能值一萬塊錢?」

唐金蓮不慌不忙地說:「伯母,你可能不知道,你家老牛啃的這幾棵桑樹,可是國內最昂貴的樹種呢。

當前的市場行情,一棵樹苗就上千元呢。

這幾棵樹被你家老牛這麼一啃,今年肯定沒收成了。

我要你賠一萬元,也是看在鄉里鄉親的情分上呢。」

唐金蓮說完,抱着胳膊,昂起胸脯,得意洋洋看着李雪梅。

陳大虎更是面露兇相,「伯母,我媳婦都給你算的很便宜了,你是我伯母,我不想難為你,你也別不識抬舉。」

此時,引來不少圍觀的村民,大家議論紛紛,都說陳大虎夫妻太霸道了,幾棵桑樹怎麼可能值一萬元?

但是,誰也不敢上前來理論,村長的兒子,誰敢得罪啊?

陳雙彪不僅是村長大權在握,而且,沒當村長之前,就是全鄉有名的混混,打架不要命,更有一幫狐朋狗友,擁護身旁。

當了村長後,縱橫黑白兩道。

這些年來,大家都默默忍受陳雙彪的壓迫和剝削,實在是胳膊擰不過大腿啊!

陳大虎不願在這兒耽誤時間,今天他還忙着收購蠶絲,准運運往縣城呢。

陳大虎就囑咐媳婦唐金蓮負責理賠事件,自己背着手先走了。

面對灼灼逼人的唐金蓮,李雪梅一點辦法也沒有,正要忍痛認罰,誰料,陳二狗突然大喝一聲,「小媽,這錢我們不能出。」

唐青蓮看到說話的人是陳二狗,氣不打一處來,罵道:「傻子也敢跟着摻和事,你找死啊?」

陳二狗說道:「當著各位鄉親們的面,咱們評評理,如果是我家的牛,啃了你家的桑樹,我們自然認罰。

關鍵是,這片桑樹不是你們家的。

是柳湘芸嫂子的。

我們憑什麼賠你錢?」

唐金蓮理直氣壯說:「我說是我家的,就是我家的。

村委會都蓋過章的。」

陳二狗冷笑說:「金蓮嫂子,公章就如同你家的私印,蓋不蓋的說明不了啥。」

唐金蓮氣道:「你一個傻子,我不想跟你廢話。

伯母,你也不管好你的傻兒子,搞不好那天他犯了傻病,跳進大清河淹死嘍。」

陳二狗不慌不忙,對李雪梅說:「小媽你先回去吧,這件事我來處理。」